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荒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得得得”厨房传来切菜的声音,夏初然揉揉眼睛,半梦半醒地望着天花板,不片刻,她坐起来,胡乱套了两件衣服下了床。

    冬日的早晨阳光刺眼而温暖,它透过窗纱跃进屋子,落下的剪影斑驳的可爱。

    夏初然打着哈欠下楼,楼下也全是阳光,伴随着甜甜的香味,萦绕在她身旁。

    嗯,今天是甜薯熬的粥?夏初然舔了舔唇,合适宜的肚子开始饥肠辘辘。

    “然然,你起了?”厚重的男声闯入夏初然耳中,她僵住,不敢相信,将视线投向了客厅的餐桌边。一位中年男人坐在餐桌落窗的位置,正在看报纸,他带着儒雅的眼镜,一眯眼是温润的笑,他没听到夏初然的回应,移开报纸,探出头,疑惑。

    “然然?怎么了?不打招呼?”

    “爸……爸?!”夏初然热血上涌,顶住了她的眼眶,红润的酸涩。

    “啊,是我,你爸。”夏爸爸被夏初然奇怪的举动逗笑,朝厨房喊道,“卿卿,来看看你傻气的女儿,呆头呆脑,早上就开始分不清情况,跟你啊是一模一样,就说像我多好。”

    “大河,说什么呢你。”厨房里传来女人嗔怪地声音,“然然谁都不像,她就是她自己,世界上独一无二,我的宝贝丫头。”

    夏初然闻声疾步奔入厨房,女人背对着她在拿碗盛粥,夏初然小心翼翼地靠近,手触摸她的发丝,乌黑的头发在阳光下有温度,柔柔地触及夏初然的内心。

    这时夏妈妈转过身,望着自己女儿的痴傻模样,也和夏爸爸一样笑了,除了眼角的皱纹,一如当初的模样,夏初然再也忍不住了,突然奔溃大哭,“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没走,你们在这,你们怎么可能不来看我,我就知道。”

    “怎么了怎么了?一大早就哭,会影响一天的心情,这可不好。”夏爸爸也来到厨房,拍了拍夏初然不清楚的小脑袋,夏初然抬头,泪水依然止不住的流。夏爸爸摇摇头,自己的孩子多愁善感,一点点小事就容易感动,这可这么办,夏妈妈笑地温婉,她将已经和她一般高的孩子揽入怀中,轻声呢喃,“乖孩子,不哭了,你看,早晨已经来到了……”

    ……

    睁开眼,又是头顶白花花的天花板,夏初然早就说过要换成五颜六色的漂亮图画,可夏仁杰就是不同意。

    这样真单调。夏初然不知道已经第几次吐槽夏仁杰的古板。

    夏初然换好衣服,下楼,楼下有米粥香,还有淡淡的咖啡香。

    “喂,兔崽子,你又偷喝我的咖啡!”

    “你再喊一遍,你叫我什么?”夏仁杰坐在餐桌边背窗的位置,此时也背对夏初然。

    夏初然撅着嘴,从书架上拿下今天份的报纸,踱到他一侧坐下,拍了下桌子,“我可是给你磨好咖啡粉送到你府上了,咋子,还要从我这里抢,你家不远吗,老来我这里吃早饭,阿九嫂都要被你逼疯了。”

    夏仁杰拿起桌上的筷子敲夏初然的嘴巴,“一大早就嘚啵嘚啵嘚,你怎么话就说不完。”

    夏初然推开筷子,眼睛斜视,哼气,“等我不说话,就是你该说话了。说吧,找我什么事。你又不是闲人,没点屁事来我这?”

    夏仁杰筷子又要挥上去,夏初然机巧地挡住,立刻谄媚道,“注意措辞注意措辞。您老找我什么事呢,小的一定有力出力,有钱出钱。”

    听到夏初然退一步,他也自然抽回手,这时,阿九嫂端了一碗粥给夏初然,然后配了点肉松甜菜。夏初然特别爱甜食,阿九嫂疼她经常早上准备。

    阿九嫂是护院管家阿九的妻子,俩人都是四十几岁,就在离这栋房子不远处的小河边居住。

    “你还记得十年前发生在四季山上的一件怪事吗?”夏仁杰开口,夏初然喝粥听着。

    “十年前,四季山上的四季村一村十九口人,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五年后,在四季山上的荒地陆陆续续出现十九具风干的吊尸,而这十九具吊尸全部被吊在一株荒地仅存的百年老树上,闻风赶到的人群,都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得魂不附体,这一事件,就是……”

    “四季山荒尸。”夏初然接道,但很快她又诧异,“十年前、五年前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最怕妖魔鬼怪,平时都不让我说的。”

    “话虽这么说……”夏仁杰推了推眼镜,“那里还记得五年前,四季山隔壁山头萧山水家的事吗?”

    水家?

    “萧山水家的水夫人,五年前走失,水家找寻几年未果,就在前几天,她的尸体被发现吊死在了萧山内河的一棵树上。”夏仁杰说的神秘,夏初然却越来越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什么荒尸,水家,他要做什么?

    夏仁杰看出夏初然的不解,开始解释,“今天是水夫人葬礼的日子。”

    夏初然端起粥碗一边喝粥,一边望着他,“然后呢?”

    “萧山水家一直是我们酒坊的水供应商,所以,你今天有空吗?”

    “没有!”夏初然立刻回绝,因为她已经知道夏仁杰找她什么事。

    “你不是放寒假?阿九嫂说,你这几日无所事事,昨晚还和她说无聊想出去逛逛。”

    阿九嫂……夏初然视线移向厨房,阿九嫂站在门边掩嘴笑。

    这对叔侄的你来我往最有趣。

    “可我……”

    “我下午要参加水夫人的葬礼,公司的面子不好驳,你呐,就帮我去照顾小咪。”

    小咪?“可我……”

    “好了,一切就交给你了。”夏仁杰没等夏初然说话,她话多,一套一套的借口也多,夏仁杰站起,轻轻擦了一下嘴边,还拍了拍夏初然的肩膀,难得的露出笑容,但夏初然看着像威胁,“你不会把我养猫的事说出去吧。”

    当然不会,但“我……”夏初然对目前的情况不消化,而夏仁杰也不希望她消化,她只有糊涂的时候才能蒙混过关,夏仁杰怎么会不了解。

    夏仁杰没听她回答,径直走出大门,夏初然顿了一顿,突然恍悟急忙追上,一边追一边喊,“你就让我看猫啊!兔崽子,你这自说自话的本事到底像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