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星砂之海(4)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同一个话题,说了两遍。

    他想知道什么,他在怀疑什么。

    夏初然静静看着他不发一语。她要过海,是因为意识上不清;而他要过的海,是心灵上的责罚。现在不可以开始,因为还没做好准备。

    “好啦,心善的神,如果你真的想帮我,那就帮我把老师带去一个好的地方,地狱太过阴暗了,他的老寒腿可怎么办。”

    夏初然不想说,刁浪也看出来了,这也更加深了他的疑问,他没着急,轻呡一口酒,还可以开始,还没结束。“什么老寒腿?他蹲在那里扒拉草的时候蹲的挺好的,也没见他有什么问题。对了,你老师总在地上找什么?”

    “找什么?能找什么?我不太清楚,我有段时间没与老师长时间接触,对了,生前做的事死后会延续吗?我只知道他的老寒腿很严重,年轻时不知为何冻伤了膝盖,到现在几乎蹲不下去,跟我们讲解的时候经常坐着,我也是操心他这样,老去给他热敷。难道……不在人世,身体也就不痛了?”

    有可能。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刁浪突然想起了什么,手心变出了一枇杷叶,然后递给夏初然,“给。”

    “什么?”夏初然此刻已经有些发晕,烈酒此时才上头,她红红的脸蛋在寒风里愈发红润,她接过枇杷叶,叶子枯黄,有些清脆,黑夜里看不出什么。

    “你老师的信。”说完,他抬手,不知将什么萤蓝色的东西从海里唤出来,点点如繁星,似划过银河般落到了他们身边,围着。

    此情此景梦幻而唯美,但夏初然一点欣赏的意思也没有,只看枇杷叶,手在颤抖。

    萤蓝色的亮光照出了枯叶上的文字——花香非蕊,花香非萼,骨中香彻。

    这封遥远的信函,带来的是金教授的回应——无论相隔多远,无论分隔多久,那份关怀和深情,已经印入彼此骨髓深处,没有遗忘就不会分别……

    夏初然捏紧了那片树叶,期间刁浪试图唤她,她似乎听到了,又似乎没听到,始终没有给以任何回应。刁浪没想到她会这样,她是知道老师死讯第二天依然和他嬉闹的姑娘,也是在危难现场依然不忘吵嘴的少女,他原以为她能接受这一切,不说理智,至少明白。但现在,刁浪倒希望她像那天一样痛痛快快哭一场,眼睛肿了,心才会舒服。

    “浪哥。”夏初然拿起酒杯,白玫给他们的是普通的白瓷杯,就像她陪金教授抒发心中郁闷的那些夜晚,喝到的酒杯。酒入口浓烈,不,可能太辣了,她只觉得一股冲劲顶到鼻腔,剧烈的冲击引得她阵阵咳嗽。

    只是还好,鼻涕不会流。

    “我生在大户人家,从小规矩很重,我特别讨厌。”猛烈的咳嗽完,夏初然盖住鼻子缓缓说,而刁浪也不打断。

    “从小我就特立独行,小叔不知道,他总以为我是跑到山上后才性格大变,其实,我早就这样了。其后发生很多事,我的性格慢慢凸现出来,越来越无法无天,然后爷爷就和我说,要一个人管管我。”

    “是金教授吧?”

    夏初然点了点头,“看见他那一天,就觉得阳光灿烂,天也放晴,人也欢畅,好像什么都是刚刚好,他出现的刚刚好,我来到的刚刚好……”

    金教授静静地站在树底下,顶着他的大肚子,吹着微风。夏初然从院子的围墙外爬进来,挂在墙头,金教授眼睛眯成了缝,笑着望向她——“你可真调皮。”

    “你的肚子可真够大。”夏初然盯着他的肚子打趣,人也不知该下该上,他能站在这里应该是爷爷或者家里的朋友,儒雅的样子,该是个学者吧。

    “你就是特别调皮的然然?”金教授又问,五月的暖风吹的人心痒痒的。

    “嗯,我就是特别漂亮的然然。”夏初然决定翻下墙,金教授用手托了一把,怕她跌着。

    “那从今以后,调皮又漂亮的然然就跟着我吧。”金教授微俯身,看着快和他一般高的孩子。

    “为什么?”夏初然问。

    金教授摸了摸她的头,满目笑中却有一些悲伤,“因为我和然然都是一个人,我们在一起,就不孤单了……”

    夏初然喝干那杯酒,不再喝了,“刚刚好,我又是一个人了呢……”她又抬头往那片海看,不知在想什么,海浪翻涌,潮水的声音此起彼伏,可是她的声音那么那么轻,“我本来不准备过海的,不过海的话,至少我这辈子能过好……”

    她站起来要走,刁浪也跟着站起来,她的语调很平静,这一切的平静都是在她剧烈咳嗽后,她的感情喷了出来,又被她咽了下去,虽然很苦,但她知道自己能接受。

    “我送你回去。”信函会产生这样的结果是刁浪没有预料的,所以没来由的有些愧疚,他想套些话,这种亲密的事情被发现,心胸总会打开几分,可一打开,他自己不愿意了。

    再回到夏初然的家时,已经早上,日光从地平线上露出一点缝。夏仁杰的车子在夏初然家院子里,车里有灯,他在里面睡着了。

    “到了。”

    夏初然没说话捧着叶子,朝他点了点头,她有些疲累,或许是醉了,又或许是困了。

    望着她的背影,刁浪犹豫,当她走到院子的梨树前,刁浪还是喊住了她,“话我也不多说了,提醒一句,你身后总出现五个孩子的魂,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他们,他们在商店里、车窗外、马路上,总会盯着你看,只是我始终没看到你和他们对视,现在他们也不在你周围,我只能提醒你小心。那么……咱们就此别过,有缘再见……”等要过海的时候,一定会再见。

    夏初然未转身,她只是停了一停,又接着走,她的方向始终在前。

    她来到院子里,院里停着夏仁杰的车,车灯还开着,夏初然开了开门,能进去,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夏仁杰一下子惊醒,看到夏初然,忙问,“怎么这么晚,有什么事吗?”

    “没事。”夏初然抓起他的手,轻轻拍了拍手背,然后露出笑容,“这样晦气就没了,小叔又能长命百岁了。”

    夏仁杰没睡醒,神智还不够清醒,但他知道夏初然这个动作,在过去的好长一段时间里,她都这么拍着他的手、大娘的手、金教授的手、哭泣人的手,她说这样就没有晦气了,这样就不会离开了,这样就能长命百岁了。

    但她难道不知道这没用吗?她知道,一直知道,所以总在哭,她从来不是坚强的孩子,却是懂事的孩子。

    懂事的孩子没糖吃。当然她也总是这么说。

    此时夏仁杰也没再说什么大道理,只是坐好关上大灯,陪着夏初然一起沉默,夏初然靠在椅背上,好像要睡过去,夏仁杰看她抱在怀里的叶子,忍不住轻声问,“这叶子是什么?”

    “是宝贝。”夏初然闭上眼睛,露出笑容。

    “此去经年,千种风情,与何人说;”

    “花香非蕊,花香非萼,骨中香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