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风雪夜归人(4)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初然怔在那里,这个时候她该害怕,却意外地平静了,追了那么久的猫鬼就是这家伙,就是它把老师杀死了,就是它,让她连道歉的机会都没了。

    人类最软弱的地方,就是在无能为力的时候希望转嫁那些糟糕的情绪,她也一样。夏初然红了眼,她没办法再对老师道歉,她的悔恨再也无法对老师说,她这几天一直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和老师说那些话,为什么要让老师在死前也没办法得到解脱。

    她从白布包里拿出一大袋相思豆,她之前了解过了,猫鬼最怕这个——嫉妒是个体,相思却成双。

    她抱在怀里,眼睛盯紧猫鬼,用手抓出一大把,很显然,猫鬼知道她手里有什么,所以迟迟没动。

    猫鬼的身体半透明,有绿色的液体不断流出,因为空间狭窄,夏初然根本出不去卧房,绿色液体流淌到她脚边,“呲”冒出声响,夏初然低头看了一眼,猫鬼迅速冲上,抬起前爪将夏初然按倒在地,夏初然撞到了地板上,左肩被压住,她此刻大脑一团乱麻,感情控制了她的思维,她举手将一把相思子猛地甩到猫鬼脸上,猫鬼非常怕,瞬间弹开,而且身体立刻缩成只有枕头大小的橘色猫,站在了衣柜上。

    橘色猫毛发很长,表情凶狠,牙齿露出下颚,被它咬一口,半条手臂保不住。

    此情此景夏初然也有点发憷,她竭力稳住心神,她又掏出一把相思子,挥出,橘色猫迅速躲开。

    窗户开着它却不离开,夏初然知道了,要不是这里有东西,就是猫鬼也不想夏初然好好离开这里。她退到门边,门锁完好,没有被撞开的痕迹,这门刚才是从里面开的,难道是筱晓开的门?

    刚一分神,猫鬼迅速冲上,夏初然速度怎么会有它快,一个踉跄就跌到了卧室外,猫鬼想要咬住她的手臂,却刚好撞到了门柱上,夏初然赶紧往后退,相思子死死抱在怀里,抓起一把朝它身上砸去,三四颗相思子砸到了猫鬼身上,肉眼可见的灼烧,猫鬼痛得发怒,紫红的眼睛恶狠狠盯着夏初然,然后瞬间袭向了她!

    夏初然惊慌,立刻盖住眼睛。

    “花妹!趴下!”就在夏初然大脑一片空白之际,屋外传来了另一声疾呼,夏初然连忙卧倒在地,不管不顾地滚向一边,撞到客厅沙发,就见着刁浪进入了屋里。

    他来了夏初然不止安心了一点,仿佛所有的压力都有了泄气口,她抹掉眼角的汗或泪,刁浪已经到了她身边,看她这样生气道:“不说回家吗?这是你家?!”

    夏初然自知理亏,吞吞吐吐地解释,“师姐家也是家。”

    “行,你就胡说八道吧!”刁浪也不管她了,他怎么会想到这姑娘一点也不怕死,他晚来一秒呢,给她收尸?!

    猫鬼见又是刁浪,忽然化身无数条长蠕虫,迎面向他袭来,他提溜住夏初然,往自己身旁一拉,侧身避开,可蠕虫未完,它们分散开,每条都有一米长,他知道为什么看金教授和赵大的尸体成像那么痛苦,他们必定也被这种东西钻入了身体里。

    “你小心,别被这东西缠上,缠上你就和你老师一样了!”虽然生气,但刁浪还是迅速叮嘱,夏初然抿唇重重点了点头,忽然,她想到筱晓在筱安手里,如果不去找她们筱晓很有可能会出事,看了眼猫鬼再看了眼刁浪,自己在肯定会拖后腿,得赶快离开这间屋子!剩下的刁浪的能力绝对可以解决,毕竟几千年前,他可是鬼神都不惧的角色!而老师的事情交给他,她也能安心。

    “浪哥,我要去追筱晓,她们那边情况更危险!”夏初然被拉着后领在筱安家一通乱转,转的她是头昏眼花,立刻要吐。

    “那你还不走!”刁浪嘴上说着,行动上避让猫鬼,手上还不忘关照夏初然。

    “浪哥,你手,我,我要吐了……”夏初然晕晕乎乎,刁浪嘴上一句真是麻烦,一甩手把她扔到了沙发边,夏初然爬起来,本来马上就要到门口,还被刁浪甩回来,她嘴上没抱怨,摸黑再往门边跑。

    刚要到门边,刁浪抓住她后领又拉住了她,还叫唤,“你走不走啊!”

    “我刚要走!”夏初然第一次对他大吼,气的话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她被扛到了肩上,拼命拍打,“你倒是让我走,顺便开个灯!”

    话音未落,屋里通亮,猫鬼重新凝聚步步紧逼,刁浪眉头皱紧,几多不快,“你在这,我伸不开。”

    夏初然爬下来,拍拍他的肩,相思子扔他怀里,“我说我要走!”然后趁机跳开,飞快地往外面去,猫鬼想找弱的人下手,刁浪挡住,血扇掩笑,“你的对手可是我,再追她我就对你不客气了,你要是没点用处,活不到这么久。”

    说完,刁浪眼神瞬间凶狠,飞身冲向了猫鬼,黑猫又化成多条蠕虫,比在林子里清楚百倍,它们迅速通过刁浪,刁浪察觉它这是要跑,于是立刻封住了这屋子,蠕虫翻动,撞回了屋里。

    这些白色长蠕虫,顶端都长着猫脸一样的长胡须,身体如手指般细长,一弓起,身子又和蛇一般敏捷。

    跟普通的猫鬼不一样。刁浪心中很清楚。

    猫鬼蠕虫见出不去,向刁浪蜂拥而去,一个个身体弹起,刁浪一手挥掉一个,脚下踩着。只是这东西极为难缠,数量又多,他徒手抓住一个,刚使劲,猫鬼蠕虫突然炸开,绿色的液体溅出,刁浪匆匆用手挡住,衣袖处呲呲冒着烟气。

    这猫鬼难道是和虫子一起练的?!刁浪心里是一个疑问接一个疑问,这样的猫蛊近千年难遇,对了,说是一个地王宫出来的,谁的地王宫?就他所知,不会有人把招阴的猫蛊放在自己的墓地里,除非这不是人的地王宫。

    念头一闪而过,猫鬼重新凝聚,它一定了解要离开这里就必须解决刁浪,所以越发凶狠,呲牙咧嘴朝他而来,刁浪左闪右避,将血扇收回腰间,拿出夏初然留给他的相思子,一起挥出。

    挥出的那刹那,相思子变成了一颗颗火球,直直朝袭来的猫鬼而去,猫鬼几多避让但还是让相思子们打了个正着,因为一次没避开,后面数十颗带火的相思子纷纷砸向了它,巨大的冲击力将它撞击到墙上。

    猫鬼本来在林子里就已经被刁浪打成重伤,几番周折已经气息不顺,它顺着墙面滑落在墙角,刁浪不急不躁,变出千集布,这是专门用来困妖兽的,虽然刁浪本来的意思用渡魂咒给它驱散怨气,可这一段段下来,发现这猫鬼怨气难除,先抓回去再说。

    千集布是集天下符布而成,虽然看上去破旧但非常好用,特别是他觉得麻烦的时候,只是有一个致命缺点需要注意。

    千集布朝猫鬼投去,可一个转弯,意识已有的千集布忽朝刁浪而来,将他罩了个满怀,刁浪当即怒道,“混账,我叫你出来是撒娇用的?!”对了,有了灵气的千集布,特别爱撒娇。

    猫鬼乘此,迅速往厨房一边躲,刁浪瞧见了,一手握住千集布,一手幻出火团朝猫鬼投去,猫鬼避闪不及被火烧身,可它速度不减,加快往水槽边去,只一刹那,火光消散,猫鬼顺着下水道跑了……

    刁浪当场愣在那,他哪想到还有一个下水道,他动手打了自己一巴掌证明这不是梦,又跑了,自己真他娘的悲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