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风雪夜归人(3)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筱安,你疯了。”夏初然情绪起伏,心绪波动,“我不管你的家事,但就老师而言,他没有一刻想过要压迫你。他把你当得力的学生,是千百个学生里最看重的。他知道你能担当大任才把你带到身边,手把手的教,用心的灌输,我以为你都知道,你在老师身边十几年,你竟然看不出老师的为人。”

    “那他偷我的研究又算什么,期刊发表,没有一点我的功劳?明明多胺研究是我执手,为什么他占为己有!”筱安眼中的金教授将她的一切都剥夺,甚至抢夺她的功劳,所以这样的金教授在她眼里死不足惜。

    对了,也就是因为这样,那一晚她才能心安理得看着金教授死去,在她面前气息一点点消失也没事,这一切都是他的错,都是他们的错,她只是……什么都得不到,世上的人都太过虚假,以至于没有人承认事实。

    “这么说老师剽窃咯?”夏初然反问,怒不可遏,“师姐,你真的神志不清了吗?多胺从头到尾都是老师一人研究,我们甚至都没插手,老师研究二十几年,在我们没有认知的时候已经在这上小有成就,多胺的研究一直有规律性,老师还没想好接手人,也不想强加我们,才一直不让我们进入,你在说什么?谁要害你?是你臆想太严重了!”

    “就算不说这件事情,你明知道你来研究所,是因为大学教员里排挤,你求救于金教授,老师才力排众议把你带到身边,你现在颠倒黑白,把老师说的一文不值,甚至连一点忏悔的心都没有,你才是该说!你为什么杀了老师!”

    “还不都是因为你!”筱安尖叫,夏初然有理有据,筱安一点都不想听,她怒吼,“你不要说了!还不是因为你!不是你在四天前和金教授说了我的过错,我能一错再错吗!”

    四天前?也就是金教授遇害的前一天?

    “我听见了,我听见你们在办公室的对话。他说要你回来,他说我不够资格,所有的事情还必须你来,是我架空了他,他听到了,所以,所以,他知道他那些事都是我说出去的,他想毁了我,对,对,就是要毁了我!不可能,我不会让他得逞!呵,那天我去找他,他说他要休息了,老不死的明明平时都晚睡,那天尤其早,不是因为不相信我,不承认我吗?好啊,我就求助于香髦,呵呵呵,那老不死的还在挣扎,香髦从他耳朵跑进去,他那么难受,直叫,我看他可怜,就没想折磨他,一直等他断气了才把他的心挖出来,我想要看看,我在这心里的位置到底怎么样,嘿嘿,你瞧怎么着,红的,那样的他心脏竟然是红的!”

    夏初然浑身发抖,对筱安发自内心深的恐惧,她那个四天前,已经不是夏初然认为的四天前,她真的疯了……

    四天前,夏初然被金教授临时召回了研究所,她不愿意帮忙,走走看看还没够一刻钟就要走,被金教授骂了一顿。

    “走走走,就知道逃,一点都不像你爷爷!”金教授脸拉得老长,板的一副样子吓坏了办公室其他人。

    但夏初然不怕,头一歪,“有什么,像爷爷的话就和你一样顽固,我还有课,回去上课了。”

    “你走一步试试!”金教授教鞭都拿了出来,恨铁不成钢,“我教了你多久,你看看你,有你师姐的一半吗?!还做老师,你会为人师表?”

    “客气客气,我是师承您。”夏初然回嘴一流,一点也不客气。

    “你你你!我要告诉你奶奶,让她好好教育你!”金教授气糊涂了,拿起电话就要打,夏初然天不怕地不惧,就怕她奶奶,一听金教授来狠的也急了,一把拉住他。

    “老头,你干嘛,不就是吵个嘴嘛,学术我又没放,我以后好好用功就是啦!”

    “你放手!我要你别走你就走!天上地下拦不住你了是吧,趁我还有一口气,我非把你的臭毛病改过来!”

    “改也改不了了,都这么大了。您说哪里不是科学,哪里不能成家?只要可以,在这里还是外面不都一样嘛!”夏初然急了,金教授一个电话奶奶、小叔的责骂排山倒海,哎哟,她最怕了。

    “那为什么不能是这里!”

    “这里?您不是被架空了吗?!您老难道不明白!”夏初然心急把什么都说出来,几个月前的研究所风波,早就把金教授的势力架空,包括筱安都不在老师一边,老师虽然明白但也要夏初然放筱安一马,放其他人一马,这件事就当过了。不过,此时她说出来,还是伤到老头子的心,他颓然坐在椅子上,像泄了气一样,摆手赶出了所有人,“走吧,走吧,都走吧,爱去哪去哪,我不留了……”

    就是因为这件事,夏初然和金教授生了变扭,本来,他们明天就能和好的,但谁又料到,世事无常,明天再也不会到来。

    夏初然双唇泛紫,不知是因为窗外的寒风还是因为筱安骇人的话,她望了一眼地上的筱晓,她不清楚筱安和筱晓的矛盾有多重,但很明显,因为筱晓的出现,筱安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老师……你来了?”夏初然突然盯着筱安背后出神,筱安惊慌,猛然转身,对着空白的客厅怒吼道,“不可能,老不死你已经死了!”

    “啪!”夏初然飞起一脚将筱安踹出了门外,然后顺势关上房门,拴上了门锁,筱安在外面拼命敲打房门,咒骂声持续不断,夏初然跪到了地上,把床底下人拖出来,拨开头发一看果然是筱晓,一模一样的脸。

    检查了一下伤口,筱晓就手臂处被划了一道大口子,血不断的流,她脸色发白,唇部已无多余血色,夏初然赶紧在一旁的衣柜里翻出大量衣服,使劲按住了她的伤口处,筱晓感到痛,意识恢复了一点,半睁开眼,问道,“姐姐呢?”

    “在门外。”夏初然看她醒了,手上的功夫没停下,简单给她包扎,压住了流血处,将手臂向上用衣服系住,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门外的叫喊声很大,筱安应该是拿了什么重物再砸,夏初然已经报了警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她此刻一边照顾筱晓,一边想着怎么离开这里。

    她把筱晓靠着床坐正,拉扯床单布匹,拉成长条一个个结起,又选了很多有用的东西,考虑从这里顺着长条爬下去,虽然有风险,但值得一试。

    “姐姐她怎么了?”

    筱晓有气无力,夏初然手上不停,随意回道,“见到你激动坏了,这不,高兴地叫唤呢,别理她,千万别开门!”

    能拖多久拖多久,夏初然估计了一下筱安的力量,暂时是敲不开房门的,于是她也能稍微喘息一下。

    “下午姐姐叫我过来,没想到她拿着刀,划伤了我的胳膊。我知道姐姐恨我,可我不想伤害她,我已经和姐姐说了,我绝对不会和她抢姐夫,这次也是想和她说我自愿离开,没想到……”筱晓啜泣,哽咽难自抑。

    “你没说其它的东西?”夏初然表示怀疑,没点刺激筱安会这样吗?可是看筱晓哭成那样,她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我不会说的,她可是我姐姐。”

    行行行。夏初然不管她们,爱谁谁,爱干嘛干嘛,她就想老师的事情赶紧结束,以告慰老师在天之灵。

    “砰砰”的撞门声越来越响,夏初然不知道能撑多久,不过,因为吵喊喊的声音,吸引了周围的邻居,楼底下有一伙人正在观望,夏初然探出头,心道正好,可以把筱晓先放下去让他们帮一下忙

    “唉!大婶大爷们,能不能帮个忙,我们这边出了点问题,要从……!”突然前方蹿过来一到红影,以极速袭来,夏初然惊恐话都忘了说,顿时邪风四起,屋子的东西被吹的东倒西歪,夏初然蹲在窗边遮住眼睛,想到筱晓还在那边,迅速卧伏前进。

    “给我起来!”筱安不知怎么从门外进入了卧室,她拉起在地上的筱晓,拖出了门外,夏初然大惊,赶忙起身追上,忽而一到红影以迅疾之势出现在她的眼前,弓起的身姿顶住了天花板,那双紫红的眼睛一动不动望着她。

    大猫?!

    夏初然僵着不敢动,猫眼恶狠狠盯着她,笑也不是哭也不该,夏初然只觉得混乱占满了她整个思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