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风雪夜归人(2)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初然站在那门外,门牌号是303。

    看到筱安居所的窗户被关上,她自然想到了这两次被迷惑的关联性。首先,或许存在一定的真实场景,这才是夏初然没去过筱安或后八栋的新式住宅,幻境里也能看到不同结构房子的原因。还有迷雾中的金教授,金教授可能当时真的不在那里,但是他的状态其实已经告诉夏初然他出事了。

    今天她同样被迷入幻境,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筱安,如果按照幻境存在一定真实的可能性,也许这个房间里真的有什么东西存在,因为它的存在才会出现在夏初然的意识里,比如——人。

    她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深呼吸,接下来的一切可能都无法预料了,不过既然走到这里,不看眼真相,以后会因为没为老师尽力而悔恨吧。

    “咔咔”钥匙插入缩孔,声音熟悉,她当时听了几次的咔咔声怎么和这个很像?!夏初然疑惑,但她还是打开了门。

    屋里很黑,只有从卧室那里照来的微光能让她勉强有个方向,她摸着墙,小心翼翼绕过玄关拐角处。她一只手扶在墙上,一只手靠近地面,大理石地砖冷的刺骨,夏初然缩了一缩。她朝卧室微亮的光前进,突然莫名的,她感觉身后有一道反光,她回身,反光处正好划过一张人脸,夏初然猛然一惊,迅速站起,而就在一刹那,那个寒光后的身影,瞬时冲向她,夏初然凭借着下午的记忆往后一倒,从沙发上滑过滚落到一边。

    “谁!谁在那?!”夏初然一边回避一边尖叫,下意识的往卧室跑,后面的身影不发一语,脚步却紧追不舍,在身影粗重的喘息中,夏初然心跳变得越来越快,她侧身躲进了卧室,反手关上房门,屋外的力气与她不相上下,可与夏初然的猝不及防、气息不稳、力气不均相比,外面目的性强,夏初然撑了一会儿,左脚不知被什么勾到,重心不稳随着冲力被推到了墙角。

    夏初然撞到了一个柜子,她迅速翻身在桌子上翻找有用的东西,在碰到一个开关后,屋里随即通明,身影也停顿了一下,夏初然快速站起,看清了来人,立刻大惊,“师姐!”

    筱安面容惨白,身上手上各处都沾染着血,她的手里拿着菜刀,刀口还有顺流的血。她神情恍惚,双手颤抖,握住了刀柄再次朝向夏初然,“你看到了吧,你都看到了吧!你在楼下都看到了吧!”

    夏初然先是惊疑,随后瞟向了地面,顿时倒吸一口气。地上的血泊里倒着一个女人,头发凌乱,衣服被血水沾染分不清颜色,胳膊和头朝外,大半个身体被塞在了床底下,夏初然就是被她伸出的手绊了一跤才摔倒。

    “师,师姐,这是咋回事?!”

    筱安的手在颤抖,“你今天下午看到了吧,你跑开的时候是不是去报警了?!你说!”

    果然现实和虚幻交叉,夏初然看到的筱安鬼影应该就是出自这里,她下午根本没有出现在这个房间,但筱安注意到了坐在楼下的她,“她是谁?她,她,她死了吗?!”

    “不用你管!”筱安进了一步,手上明晃晃的菜刀,夏初然连忙挡起手,不敢动,“师姐,你小心点刀。”

    “贱人就该死,我的东西一个人都夺不走!”筱安面部狰狞,不一会儿她又笑了,“我是顾芸,我是顾芸,这一世我该到头了,该到头了!哈哈哈哈!”

    筱安笑的疯狂,夏初然一点也不感到该笑,她哆哆嗦嗦将视线移向地面躺着的人,那人侧躺,头发盖住了脸,手臂有一个大刀口,此刻还不断有血流出,隐蔽的胸口有起伏,其他要害不知道,但是人一定还活着,必须赶快止血!

    等等!那手表!地上的女人手腕处有一块手表,这个手表样式独特,黑色皮制,上面刻有银色不同音符,她见过两次这个手表,一次是筱安手里,在她结婚的典礼上,另一次也是结婚典礼,就在她妹妹筱晓的手腕上!筱安自从带过一次就再也没带过,难道……

    夏初然惊慌,躺在地上的难道是筱晓?筱安的同胞妹妹?

    对了,今天在办公室,听她们说今晚筱安要签离婚协议,是因为筱安的丈夫和筱安的妹妹筱晓在一起,逼迫筱安不得已做的妥协。

    “师姐……”筱安几近疯狂,又哭又笑,夏初然欲靠近,筱安突然抬头,表情冷漠,夏初然立刻又缩回去,筱安面无表情道,“既然你看到了,那你也不能出去。”

    “等等等!”夏初然被筱安的话吓得不轻,立刻制止,“我我我,天生眼睛有问题,我什么也没看到,天黑一片模糊,这房间有什么?我什么也没看到啊。”

    筱安举起菜刀,冷笑,“呵,看不见?你一向说胡话,胆大妄为,你忘了今天在车上和我说的话了吗?”

    车上?

    “主动权可掌握在我手里。”那该死的欠嘴话!

    “师师师姐,我我我,你还不知道我,我就是能说,别的什么都不行,我就是逞能瞎说的!刀,刀别乱舞……”

    “闭嘴!”筱安尖叫,怒目圆睁,“你别以为我信你的鬼话!金教授相信你,我一个字都不信!你有什么好,他凭什么事事都以你为骄傲,我呢,我的存在呢,我也为他做了很多事,甚至研究理论一个也没有少,为什么,为什么干尸不让我碰,凭什么学术不让我上,你走了为什么他还事事为你考虑,那个老不死的早就该死了!”

    筱安剖白一般的言论冲击着夏初然,她来的时候怀疑了筱安,但没有确凿证据她也不愿相信,可现在筱安说出了对老师的恨意,夏初然突然之间不能呼吸,“老师,是你杀……”如鲠在喉,夏初然没能继续说下去。

    “对,是我!”此时的筱安受到了刺激,疯狂而绝望,“那个老不死的不知道猫干尸的秘密,想从外面研究?能研究到什么?!他对历史一知半解,猫干尸的秘密怎么可能被他发现,只有我,夜以继日,不断创新,香髦才对我敞开大门,它只对我!”

    香髦?猫干尸的称呼吗?夏初然的心已不能平静,“从什么时候开始。”

    “你离开之后,我就得到了猫干尸的青睐,呵,我不会重蹈覆辙的,该是我的就是我的。”筱安转动脖子,低头看向血泊中的筱晓,“一世都挣脱不开你,这次可以了吧。”

    “师姐……”夏初然双唇颤动,她不可理解。

    “不能理解是吗,呵呵,你们都是被星砂之海骗了的人,什么希望,什么永恒,就是深渊就是罪孽!我们谁也渡不过!”

    筱安的话夏初然越来越听不懂,但筱安仿佛无人一般,自说自话,自言自语,泪水喷涌止都止不住,“我那么爱他,我为了他放弃千金之躯委曲求全,他竟然要和顾荷在一起,我怀着孕呢,他明明说过只要我一人,为何当晚又去见顾荷,好,既然他这样,我就烧死他们!烧死他们!要死大家就一起死,哈哈哈哈哈!”

    筱安疯了。夏初然慢慢靠近墙,手背在后面,寻找柜子上可用的东西。

    筱安不停,继续痛哭,“这一世还是一样,明明是我帮助了他,明明也是我和他结了婚,为什么搞错了还要回头,错了就该错下去,为什么要抛弃我!”

    听筱安这么一说,夏初然又想到之前办公室八卦,说筱晓才是和筱安丈夫初识的人,因为搞错了,她丈夫才找到筱安,当时他不知道筱安还有个同胞妹妹,筱晓又旅居国外,在和筱安经历一番波折之后,喜结良缘。可婚礼上筱安丈夫见到了筱晓,立马认出了她,于是不管不顾又陷入爱河,结婚刚一年就提出离婚。

    “搞错了就该错下去,就该错下去!都是你们的错!为什么不选择我?!”筱安的情绪越来越激动,“金教授也是,我为他做的研究他发表了,却没有属我的名字,我在他手下就希望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却被他处处打压,他把我调到他的手下,就是希望榨干我摧残我,将我的一切知识源源不断输送给他,他是个恶魔,早该死了早该死了……”

    激烈的叫喊变成了喃喃,夏初然手用力握住,心绪翻动,她忍不住,“筱安,你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