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幻影重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初然不由自主地发抖,她没敢再回头,而是后退再后退。

    “你能看到我吗?”声音就在耳边,毫无生气的声调混着一股海腥味冲击着夏初然的鼻腔和大脑,她失控起身,大声尖叫。

    “啊!”整个身子像是挣脱开沙发,她直接站了起来,又因为突如其来的释放感重心不稳,后仰跌坐在地上。

    “呼呼”

    “呼呼”

    夏初然紧闭双眼不断喘息,“咔咔”房间里莫名的响动声和她的呼吸声一起回响,夏初然觉得安静,她勉强睁开一只眼,沙发安然地横在她面前,就如没人动过一样。

    夏初然迅速站起,额头还有细密的汗,这个房间没有东西被移动。沙发在原处,茶几在原处,卧房……!她快速朝向卧室,卧室床底被床单盖住,看不见床底,窗帘在微风下飘动,屋外残存的阳光照进屋里,看起来正常又安静。

    不会吧,怎么回事?夏初然站在原处,她觉得不可思议,但这种想法很快就被她消化了。她开始慢慢转动身体,因为从刚才站起来开始,她就觉得后背又一股凉意。

    她的身体还没完全转开,耳边又是一声,“我知道你看见了我。”夏初然双腿发软。

    筱安披头散发,原本白皙的面容变得空白,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头梗着,眼睛上翻,在夏初然转过身的一刹那,筱安突然高吼,猛地冲向了她,夏初然惊慌下挡住脸,身体往后退,脚下的绒毛地毯绊了她一脚,她扑向茶几,带着玻璃杯子一起摔向了地面。

    “嘶”手掌被摔在地上的玻璃碎片割破,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夏初然发觉房间又恢复平静,当她想要去低头去看地上玻璃碎片的时候,又是干净而整洁,只有她的手掌在一点点渗血。

    为什么?这是幻觉还是真实?

    夏初然慢慢冷静,想起了蛮灵早上解释自己入幻境救她的场景,蛮灵说她能看到夏初然,而夏初然的每一步都是真实与虚幻交错,所有的感官都正常,所以她的声音也能进入夏初然的脑中,而这就是施加者和解救者在距离和能力上的对决,说起来有点玄乎,但只要理解,夏初然能通过别人离开幻境,也能被人拉入幻境,能操控,也能被影响。

    可……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到底该怎么离开才重要吧。夏初然通过这一些奇怪的事,已经意识到自己和那一日一样被迷惑,所以才会处处变得奇怪,只是有点不同,意识属于她自己,行为属于她自己,只有空间在不断变化,哪里出了错……等等!意识!夏初然盯着渗血的手掌看,疼痛让自己清醒,这才是一次次影响断开的原因。

    “我知道你看见了我。”一双白手毫无预兆的伸出,一把抓住了夏初然的手腕,力气极大,拉得的她生疼。

    夏初然没有像前两次一样惊慌,她抬头,身体控制住不让筱安拉动,“不是你是筱安,而是我在想着筱安;不是老师在那,而是我认为他在那。成像由心生,是我认为的场景控制了我的思想,你是谁!”

    “呵呵呵呵”“筱安”忽然笑了,手慢慢松开,四周的光景飞速旋转变化,一会儿是筱安的房间一会儿是金教授的屋子,接着又是学校,又是小区门口,每一次都不一样,就在不断地变化中,四周陷入一片漆黑,“筱安”慢慢后退,脸渐渐溶于黑暗,夏初然被此情景吓到,于是迅速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反方向跑,“呵呵呵呵”的笑声环绕在她身边,如同大网将她罩住。

    她不惧于黑暗,只是讨厌那笑声,恐惧和混乱交杂,她只想寻找一点亮光,突然,在黑暗中出现了“叮铃”的响声,夏初然停住,她惊喜,她知道亮光来了!

    她飞奔向那声音,声音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努力跑了很久,夏初然只感到腿打哆嗦,耳边的笑声变成了千万种声音混杂的语言,“我知道你看的到我……”

    身子猛然沉到冰冷的水中,突如其来,鼻腔被灌入了许多水,夏初然拼命游动,四肢在搅不开的水中变得沉重,她突然碰到一个手,手心传来的温度将她拉回现实,她探出水面猛吸一口气。

    “小夏老师?你怎么样?!”月桂园小区的保安拉她出了水面,脸上是焦急不安。这是小区的一个园中水池,池水不深也就到人腰际,平时就养些小鱼小虾,夏初然两步就爬了上来,话说不出,嘴冻得直打颤。

    “去保安室热乎一下吧,你不是准备了衣服什么的,还有这个,你说要是天快黑了你还没来找我,就要我带它来找你,那,给你。”保安爷爷,将手里的白布包递给了夏初然,背包一角挂着碰铃一对,夏初然拿住布包攥紧,被保安爷爷引进了保安室。

    ……

    ……

    “怎么了?好点没?”保安大爷在火炉边递给夏初然一杯热水,她换好衣服,从一边的更衣室出来。

    夏初然将毛巾搭在头上接过水杯,语调轻松,“好多了,今天真是谢谢您了。”

    见夏初然坐下,保安又问,“你去水池里做什么,吓死我了,突然跑过来一下就跳到了水里。哎,你是特意跳水里才准备的衣服?”

    保安爷爷的好奇心也重,夏初然笑答,“当然不是知道自己要跳水,我就是准备一下,以防万一。”夏初然没有过多解释,避重就轻。

    “也是。”保安爷爷很快释然,“金老教授就总说,你的想法异于常人,总是做些出其不意的举动,这次你又有了什么发现?”

    夏初然抱着水杯低头,脸上是被热气熏染的红晕,“也不知道,就是心里不安。”

    保安爷爷拍拍大腿,感慨道,“自金教授死后,似乎这里都变得不安分,心里总是挠的很,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可能不是错觉,夏初然喝了一口水,视线移向水深处,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但显然她有了一个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