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顾芸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蛮灵留下一句她来找人就离开了现场,白玫和刁浪并没有完全依靠她,自己也派出了人手。

    顾芸和这一世的存在,虽然看起来像是两个人,但她们来到这里的意义都是一样的。

    “我在冥界打探到,今日顾芸的转世大限将至,会死于坠楼,只是前因后果不知晓,目前只知道,转世留有梦娘。”

    梦娘?“是未成形的婴孩所幻成的灵?”白玫立刻想到。

    刁浪点点头,白玫不再放松,她问道,“你还记得三百年前死去的顾芸,她所带来的婴灵吗?”

    白玫说起,刁浪也想起了三百年前的那件事……

    顾芸,古时高官的大女儿,风姿卓卓,芳华绝代,年仅十六便出落得亭亭玉立,在当时的地方是一等一的美人。她还有一个同胞妹妹,名顾荷,与胞姐不同,朴素淡雅,同样的十六岁却默默无闻。故事,就是从她们两个开始。

    顾芸十六岁的时候遇到了青年才子薛俊,被他的文采折服,芳心许他,后来向官居高位的父亲举荐他。顾芸的父亲一向对这个大女儿宠爱有加,所以事事都顺着她,知道她有这个意思后,也在多方面帮助薛俊,所以不出两年薛俊一飞冲天成为朝廷要员,并且顺利和顾芸结为夫妻。

    婚后的顾芸非常幸福,她深爱她的丈夫,事事为他着想,所以当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后,顾芸欣喜若狂,小心安胎,梦想着有朝一日成为三口之家,成为人人称羡的一家。

    可好景不长,在她怀孕五月有余,她从薛俊那里得到了一个噩耗。皇上指婚,将她的妹妹顾荷许配给他,顾芸身处女性三从四德、男子三妻四妾的年代,所以虽然她内心极为抵触,但也忍了下来。

    薛俊承诺她,只要她安心养胎,再生个大胖儿子,地位不会变,正房永远是正房。可是薛俊的安慰并没有能使她感到舒坦,怀孕六月,妹妹进门,而至此,薛俊有了各种理由流连顾荷偏房,再也没有踏入过顾芸房门一步,她嫉妒,她愤怒,大吵大嚷将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薛俊对她胡搅蛮缠的做法越来越厌恶,在顾荷身边的时间越来越多,对于未出世的孩子不再关心,顾芸渐渐地也迷失了自己。

    她痛恨丈夫的变心,妹妹的背叛,她先是向父亲举报了薛俊暗中勾结父亲门生,将势力移向自己的阴谋。接着伙同父亲,劝骂不知廉耻的妹妹,顾荷那时候刚过门三个月,已经怀孕一月有余,却被顾芸逼着喝下了堕药,顾荷痛苦,开始变得疯疯癫癫,说话也颠三倒四。

    可是事情还没有完,薛俊因为背叛顾芸的父亲被知晓,势力一夜之间被击垮,他从高位落至平民,一切回到原点。在他奔溃之际,顾芸说愿意陪他吃苦,承诺他永远在他身边,只要他永远只看着自己一个人。

    而就在当晚,顾芸临盆,已经一无所有的薛俊带着疯疯癫癫的顾荷,在西宅放了一把火,他们火中歌舞,又哭又笑双双被烧死在了西宅,知道消息又在临盆的顾芸气息不足,也就那样难产而死,和那婴灵一起成为怨鬼,浮荡于世。

    “后来那婴灵如何,你是直接当事人,你不是也在看过顾芸的魂魄后拒绝她入星砂之海吗?”回忆完毕,白玫询问这件事的主办人刁浪,刁浪当时和冥界也闹了一闹,本来按他的性格说不行就不行,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可能说动他。

    刁浪长叹一声,缓缓道,“话是这么说,可上面来了大人物,说赤月乃大凶,千年难遇,若是违背天意,到时候受苦的不止这么几个人,我真不愿生事,上面能给出这个方案我也就听了,毕竟我的主神神尊也是个糊涂蛋,出了事也不知道为我挡挡,后来我了解过,那怨气颇重的婴灵由人间道士斩除,具体下落不知。”

    上面,大人物?“哪位大人物说得动你。”

    “华卿大帝啊。”刁浪挠挠头,“三万年都不出灵山的人出来了,你说我能怎么办。”

    白玫听完名字微皱眉,“你怎么都没和我们说过。”

    “怎么说?你还不知道这里的那位娘娘也牵扯进去了?我不把这是烂肚子里,那时候绝对出问题。”刁浪自己还感到委屈,白玫一想,没错,此地的主神娘娘和华卿大帝一向意见不合,若是三百年前刁浪说了这件事,就不仅仅是要个人渡星砂之海的事了,“你也知道那位娘娘最近与大帝矛盾重重,注意不要随便掺和。”

    “是是是,还用你说,我已经二十几年没见她了,目前也不会见。”刁浪不喜欢白玫唠叨,她和夏初然的呱噪不同,白玫一件事反复说反复说,就好像他听了会改一样,多此一举还见天说。

    “我看出了你的不耐烦,此表情再让我看到第二遍,我就不是说说了。”刁浪的小表情特别多,也特别显眼,白玫一眼望穿他的心思,吓得他连连点头。

    事情说完了,白玫和刁浪一起等消息,日渐往西去,白玫有些担忧,于是问道,“话说,小夏怎么样了……”

    ……

    房间里,夏初然一直趴在沙发底下,她不敢动,那个盯着她的人脸,惨白的瘆人,从她寒意刺人的微笑中,夏初然认出了她,这是她的师姐——筱安。

    筱安什么时候在这里?原来就在?一直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就等她入虎口?夏初然越想越心骇,身子慢慢挪动,她忘了要怎么呼吸,几次屏息之后手脚已经发软,她试图让自己镇定,她一定要离开这里,先不管筱安为何在这里,自己又有没有能力应付她,如果一直呆在沙发底她的情况就太被动了!

    夏初然有了想法就赶紧行动,她往后倒退,速度慢行动僵硬,她的眼睛就没敢从和筱安的对视中移开,直到她的脚卡在了后面沙发罩上,她试着踢了几次没能挣脱后才回头迅速望了一眼,脚后面没东西!她当下心惊,耳边传来细微的喘息声,一股刺骨的寒意从她的发迹处传遍全身各处,她知道,筱安已经近在咫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