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 人脸
    ,精彩无弹窗免费!

    血迹还是……夏初然凑近闻,这上面有股刺鼻的味道。

    次氯酸!漂白剂?!夏初然震惊,筱安用这个做什么?凭味道的浓烈程度和发散来说,应该是今天才擦拭过的,所以这个房子的卧室窗户才开着!

    那……她视线移向地面,如果说筱安真的在这里做了什么,那么沙发套一定换过了,按平时筱安细心的程度,该考虑的她应该都考虑到,除了一点。

    夏初然从口袋里拿出黑色的长条发卡,扒开拉直,小心跪在地上。客厅地面是白色的大理石一块一块拼接成,除非真的神仙来,不然谁都不可能将这些大理石在悄无声息下全部换走,换言之,如果没人能换走这些大理石,流进缝隙里的东西就不好说了。

    夏初然跪在地上用黑发卡一端插进了大理石拼接处,缓缓拉动,勾出来的东西黑中泛红,夏初然屏住呼吸,从身边的白布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有棉签和塑料试管还有其它工具,夏初然用棉签沾染,然后扔入小试管盖好,接下来就是出房间,找人检验这到底是不是血。

    “咔”房间里有响动,夏初然警觉地直起身。

    “咔咔”又是一声,她分辨不清声音的来源,脸上细细密密的布满汗珠,脸憋得通红,她早已因为各种突发的事情心乱如麻,迫使自己冷静的声音早就被心跳声掩盖,脑子里一遍一遍的预想可能的突发情况。

    筱安出现,猫鬼出现,怨魂出现自己该怎么办,拖还是跑,掩还是变!

    在短暂的考虑过后,她立刻做出反应,她掀开沙发套,刚才她踢到沙发,发现地下是空心的,打开一看果真如此,距离高度也足可以塞进一个人。

    算是病急乱投医,她迅速挤进沙发底。

    沙发靠近卧室房门的位置,与床的方向正好是斜对角。因为高度有限,她几乎平趴,又因为她的穿了很厚的袄,此时卡在沙发与地面之间难以动弹,但她感觉安心了不止一点,人对空间上的满足感能加大安全感,而她只需要一点就好了。

    过了很久,咔咔声时有时无,没有走动声,自己也安然无恙,但她不敢懈怠,仔细听,过了半响恍然大悟,卧室窗户开着有风必然会带动窗帘,有了猜想她挪动身体,想要确认。

    一点点移动,她将自己的方向转向卧室房门,有点吃力,她呼出气继续移动,忽然她停住了。

    卧室床底下,一张惨白的人脸盯着她,趴在那个位置,不说话不动弹,如早已预料一般微微在笑。

    夏初然睁大眼,呼吸变得急促,全身发冷,她似乎能感觉到身体每一个细胞的变化,聚集、膨胀、破裂。夏初然觉得此时此刻她也如细胞一样,高度的恐惧感将她顶上了边缘,破裂即将在眼前……

    ……

    八城考古中心外。

    “地址对了,可是你说的猫干尸在哪?”白玫和蛮灵接到消息立刻便来到了考古中心外。可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任何异样,当白玫装扮成考古队的一员小心询问后,也得到了一样的结果,并没有人送来猫干尸,而考古队也并不打算将猫干尸要回来。

    “这就奇怪了。”刁浪摸摸下巴,来回踱步,蛮灵很快就没耐心,喝住了他,“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你是想干嘛!能做就做,不能做让我赶紧走!”

    “哎,别急嘛……”他对女人总是客客气气,只是嘴贱改不了,“你走了,万一被猫鬼害死,暴尸山野,我们还得给你挖个坟了。”

    这家伙,到底想说什么?!

    “你别嘴贫。”白玫提醒刁浪,眼瞧着蛮灵快爆发,她适当的转移话题,“既然这样,那么猫干尸被送回来这件事是谁说的,可靠性高吗?”

    “是花妹学校的学弟学妹,好几个人都说过差不多的版本,应该错不了,要说真的有差错,那么也只能是——送它过来的人。”刁浪若有所思,随后对白玫说,“你还记不记得一个人。”

    “谁?”

    “顾芸。”

    听到这名字白玫显然一惊,“这顾芸是不是三百年前渡星砂之海的那位?”她在刁浪身边的时间也长,刁浪遇过的人和事她都多少知道点。

    顾芸是三百年前死于难产的一位孕妇,她带着死婴出现,曾导致皎月赤红,因为恨意和怨恨太深,上面要求星砂之海洗刷。刁浪当时本不愿意招惹这样一位死者,和冥界你推我让许久,后来上面发话了,他才同意。但刁浪也说了,这位叫顾芸的嫉妒心强,颠倒是非,臆想严重,即使再给她一世也不太像是能渡过,但已经如此刁浪也没办法。后来顾芸的恨意整整洗刷了三百年才清洗干净,按照日期,如今也有三十载。

    星砂之海?蛮灵听他们说略感惊异,星砂之海不就是那个希望之海!

    星砂之海,远古之海,与天地同寿。它是存在于现实和虚幻的交界之海,当你游历海上之时,你可能就身处其中。传说,它的海水不同寻常,是投入海中的灵魂落泪所致,他们对前世眷恋、悔恨、不甘、失望,所有复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汇聚成了汪洋大海。当有遗憾的灵魂从这头随波到另一端,灵魂洗净,你就可以重新回到人间,带着过去的记忆,等待过去的人,做出该做的决定,使这一生不留遗憾。

    可是蛮灵还听说,这个星砂之海虽被称为希望之海,渡过的人却极少,就连看管它的天神也渡不过去,所以也有人称它为罪孽之海。

    没想到,神秘的星砂之海就是刁浪这位天神在管。

    啧啧啧。蛮灵在心里嫌弃的啧嘴,难怪难怪,就刁浪那副模样渡不过也是应该的。

    “白玫,我就知道你不会忘。”刁浪似有笑意,“你记住她就好,你现在给我找一个人,筱安,花妹的师姐,听说就是她带走了猫干尸。”

    “你能确认?为何只找筱安一人?而且特意提到顾芸,难道……筱安是这一世的顾芸?”白玫继续和刁浪就顾芸的问题交谈,刁浪没急着确认,“其他先不说,就筱安,今早我见她,发现她已经开始怨气缠身,起初我以为是她今天要经历生死才会这样,可现在想想,或许她是碰触了猫鬼,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听完刁浪述说,白玫急问,“那我们怎么找她?”

    “猫鬼白天气息不宜被察觉,刚才我观察过研究所非常干净,她自然也不会在,那么现在就是要找到她的人,看情况,她应该有意识到不对才会带猫干尸离开,不会往人多易被找到的地方,你四处查看,用什么办法你定,尽量在天黑前,不然我们都会很难办。”

    白玫听完,对身旁不知何时出现的狐火说,“听到了吗,可以开始行动了。”

    “哎哎哎!”一直不说话的蛮灵突然制止道,“我是透明人?你们怎么不问我要怎么办?”

    刁浪觉得有意思,一笑,“你有什么好主意?”

    蛮灵勾起嘴角,一股轻蔑之气,“交给我就行,结果你们等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