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公交车上
    ,!

    四人达成共识,夏初然和刁浪一组去学校,白玫和蛮灵继续寻找可靠线索。本来白玫和蛮灵这一对绝对不可能一起行动,但多亏油腔滑调的刁浪煽风点火,参考蛮灵的个性,用激将法再加点暗讽,蛮灵立刻就上了钩,一边嚷嚷“我怎么会败给臭狐狸?!”一边愤愤“一起就一起!”

    白玫倒没说什么,因为这正好戳中她下怀,无论刁浪还是夏初然和蛮灵一起她都不放心,而另外两个,只看他们各自的造化。

    刁浪跟着夏初然坐了公交,刚才有人打来了电话,通知夏初然夏仁杰已经处理好,不需要挂心。电话那头的人听声音像是一位老人,语气慢声调慢,夏初然没有反驳那人一句话,连哦哦了事的态度都没摆上,恭敬的很,礼貌的紧,刁浪不知到那人是谁,可从夏初然无奈的表情来看,她很后悔不是自己送夏仁杰回去。

    “好了,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要做什么。”刁浪转移夏初然注意力,她确实如梦初醒,从刚才低落的情绪当中迅速转入战斗模式。

    “白玫和蛮灵会继续就猫鬼展开调查,而我们先从你老师身边人抓起,说起身边人,你最有发言权,你有什么想说的。”

    车子平稳行驶,每到一个站点停一下,上来一批人又下去一批人,车外暖暖的朝阳开始了一天的生机,刁浪望向夏初然,她也学着刁浪的习惯摸下巴,“说起身边人老师有很多,他常年做研究,认识的大教授大学识家数不胜数,而且他学生众多,为人又和蔼,从他手上毕业的学生这几年大多还有书信联系。要说有点点矛盾的,我印象最深的只有因为前几个月考古队送来猫干尸,而和金教授针锋相对的几位研究所的科研人员,那件猫干尸事件闹得不可开交,我也是那件事后才离开研究所,接受学校应聘的。”

    猫干尸?研究院?有点意思,“你说说。”

    一说起这个,夏初然就头疼的不行,她倚着车窗开始缓缓道来。

    七个月前,开春时节,八城的考古队送来了一具据说是从不知名的地王宫得到的猫干尸。具体情况不是太了解,只知道那个地王宫最后塌了,死了两个人,两人手里各抓猫干尸的首尾。因为八城考古队和八成大学是合作关系,自然这具猫干尸就落到了研究所管理者金教授的手里。

    金教授掌管研究所九大科系,得力门生无数,要组织团体并进行研究非常简单,夏初然本来也是绝对的人选。可是这次所需要的人数极少,也要求不对外过多宣扬,毕竟死了人,多少有点顾忌,所以金教授决定选其中重点需要的五大科系各一人,自己带学生一名进行研究。

    可这样一来其余的四大科系不愿意了,一直强调自己在这件事上作用。金教授本来就因为上面要求人越少越好而头疼,现在其余科系一闹,垂垂老矣的金教授更是力不从心,和上面诸多周旋,最后才同意再加三人,成立十人团队,而这剩下的三人就要层层选拔。层层选拔就意味着和之前入选的七人筛选上不公平,所以很多人并不买账。

    金教授还有几年就退休了,下面人才济济,想要在这件事上展示自己的也多如牛毛,而提出的最后三人的选拔,导致了各科系明争暗斗,把好好的一个研究所搞的乌烟瘴气,最后他们还自成小团体,批判其余七人的能力,连金教授也不例外。所以事后金教授也懊悔,承认此事是自己的考虑不周。

    而其中,最受波及的就是夏初然,她年纪不够,资历尚浅,只因为聪慧伶俐又是金教授的关门弟子,就在这件事上受到赏识,平时对她就很好,这种大事也让她上马,难免有点不服众。金教授解释又解释,也没办法舒缓众人情绪,最后夏初然无奈之下退出,不仅如此连待了几年的研究所也一并离开。

    只是这样也没能挽回金教授的声望,她听说至此之后研究所很多人对金教授不满,其中几位科系主任就在其中。他们小动作不断,暗中使绊,故意拖延科研进程,也举报金教授收受贿赂多次,学校还请金教授协助调查,弄得金教授筋疲力竭,那段时间大病一场。而这些事夏初然都没从金教授嘴里听说,他为人宽厚,一直觉得是自己的失误导致这样,他也打算今年结束就从岗位上退下来。

    刁浪听完盯着某一处,这是夏初然可能不太愿意讲述的故事,毕竟被迫是最为憋屈的情绪之一,于是他关怀道,“你没事吧?”

    夏初然摇摇头,表情轻松,“我能有什么事,就是通过这件事我才发现,贪念是圣人也掩藏不了的恶欲,纵容恶欲的无限膨胀是会撕裂一个人的。我就是看透了里面的假象,才不想再待在那里,大学请我做老师,我正好和未出社会的孩子们待在一起,他们虽然有时候顽皮,但也乐的天真,再坏我也能治他们。而且离了我,九大科系正好一个出一个,不会有什么冲突,我想保护好老师,可不想他因为我受委屈。而这次如果真发现是哪个科系主任害了金教授,我一定甩他一巴掌!错为人师表!”

    夏初然有这种气势难得一见,刁浪还以为她不会冲动,也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以示安慰,只是这视线一直不在夏初然身上,手都摸到鼻孔了。

    夏初然轻叹一口气,又叹一口气,“你关怀我我是很感动,但你能别一边看女人大腿一边问我有没有事?”

    刁浪的视线在公交前头、侧座椅上的一位女子身上。她穿着超短裙,长高靴,黑色高领毛衣,米黄色大衣披在身上,她那若隐若现的大腿就随着车子一晃一晃,一下又一下的进入了刁浪的视线。

    足矣?饱矣?不不不,远远不够,要是能畅快与其交流一番,彼此再加深点关系,估计刁浪会笑地合不融嘴。

    只是这脸……能不能再转过来一点,看侧面芳华绝代,这正面……

    “浪哥,你绝对,会掉在女人手里。”夏初然可不管他,随便提醒他一句只是给他选择。

    刁浪头也不转,脖子伸得老长,随口道,“彼此彼此。”

    夏初然一点也不想和他辩嘴,一夜未睡她虽然没有困意但也已经很累了,顺着刁浪的视线望向那位女子--侧面看肤白透亮,身材玲珑有致,悠悠飘过来的香水味浓而烈。夏初然挠挠鼻子觉得这味道很熟悉。谁来着,总喷这种香水?

    “筱安,虽说这是你的兴趣爱好,但实验室里尽量保持干净,特殊的气味都不要沾染。”

    脑海中是金教授的声音,夏初然恍然,惊叫道,“筱安师姐!”

    女子闻言,转过了头,果不其然的绝美之颜,只是脸上表情不动,比起白玫的文雅之姿,这位是真的漠然。夏初然看清楚,更是吃惊,果然!

    刁浪也望见了,猛的往后靠,“是你?”

    “你认识她!”夏初然和刁浪异口同声,随着颠簸的汽车,连光影都变得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