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摩擦
    ,!

    “不知道!说了不知道!”蛮灵不想和他们继续聊下去,这时候面馆里的人和外面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比起之前的嘈杂声,这次彼此间的声音都被埋没,不认真听就模模糊糊,一直沉默的白玫,情绪已经克制到了极点,她虽然保持着一贯的波澜不动,但那隐藏的狐尾在夏初然和刁浪面前上上下下,已经充分说明了她的心情,夏初然立刻说,“不说就不说,吃面吧,啊,咱们吃面吧。”

    虽然夏初然心里也很急,但是能怎么办,此刻能有点突破的就是蛮灵了,惹得她不高兴,他们就要多走弯路,她并不愿意,老师的事情拖得越久,她越不安。刁浪也是这意思,蛮灵小丫头脾气可以哄哄,白玫可不这样。

    “吃什么吃,我又不是来和你们吃和解酒的!”蛮灵一句话又将气氛推至冰点,她天生如此,从不妥协,认定自己脾气和本事一样大,谁也奈何不了她。

    “也是,喝惯了仙汁灵露的人,怎么会看得上人间的粗汁淡味。”许久没出声的白玫开腔,一开口话里有话,就这么展开了一番唇枪舌战。

    蛮灵眼睛斜视,白玫撵杯,举手投足文雅大方,五分气质五分可人,是男人最喜欢的那种!可清心寡欲的模样,蛮灵讨厌透了,不仅矫情还装样子,“是是是,谁不知道你,面上风光无限,内里阴暗腐坏。说狐山上的天狐娘娘犯了事,被贬到同样犯了事的火神身边,看管永远也渡不过的星砂之海。你们多能干啊,粗茶淡饭,小资怡情,我这种在天灵山呆久的人,都不得不被迫了解你们的光荣史。”大闹冥界这种家常便饭就不说,几百年前还占领了沿海地带,要凡人朝贡,吃的流油肚肥,却什么事不管,惹得上面派人下来,虽然最后不知道为什么不了了之了,但很显然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白玫冷笑一声,“世人笑看痴蠢货,就包括你吧。”

    “你说什么!”蛮灵蹭的站了起来,满眼怒火,与其纯美的外表不太适合。白玫也不甘示弱,只是一贯的不急不躁,眼微抬,一股轻蔑之气。

    “那,那个……”夏初然和刁浪两个愣头傻青年,眼看氛围不对了,焦急的左看看,右悄悄,都不知道从哪里劝,本来不饿的两人,此刻真的用心考虑什么时候可以吃早饭。

    “这,那个,姑娘,蛮灵是吧?”长得真好看,刁浪笑呵呵地先站起来,接着规劝,“我不知道你对我们有什么误解,但那也只是坊间传闻罢了。我们刚刚不是聊得好好的?如果我有什么怠慢的,你说,我改。甚至因为那天我伤你的,你也可以还回来,你看,这边两人尸骨未寒,花妹也是为追查此事一夜未睡,你要是有点什么消息就给我透露透露。事情一结束,该怎么罚怎么罚,你要什么我们从长计议,要钱找花妹,我觉得她一定给!”

    说我干嘛?夏初然睁大眼,但很快,她也跟着站起来,笑脸咪咪一副讨好的嘴脸,似乎一句“小妞,喝一杯”就要滑落嘴边,但还好,她没让这讨打情况出现,直笑道,“浪哥说的是,有什么事情再商议,大家不是初次见面吗?我们就以这顿饭为契机了解了解对方,我现在饿得很,又困,不趁这个时间补充点能量,没人出事,我也要凉了。”

    白玫本来就容易冷静,既然都这么说了,她自然也不会故意将事情弄大。蛮灵被这么一搅和也平静下来,四周都是人,闹大了影响不好,和他们说清楚也好,早点摆脱他们,她可不想再生什么事端。

    细细一打量那两位,夏初然倒笑的自在,就是刁浪皮笑肉不笑的讨好姿态,看的她直烦,“你是人?”蛮灵指夏初然,之前都没有细瞧她,这么一看,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你眼神可真好,1000度近视吧。”刁浪脱口而出,耍嘴皮这功夫,他练了千年,可喜可贺,从没令人失望过。

    夏初然在桌下赶紧踢踢刁浪,但蛮灵似乎没听清,就看见夏初然傻乐着回答,“人人人,坏人一个,准备遗千年。”

    就一句话,蛮灵就不问了,火神都让她跟着了,自己一个局外人还掺和什么,“好了,吃饭吧,你请客?”

    啊?啊?!夏初然吃惊,转头茫然地望向刁浪,怎么又是她?你们神仙都没钱?

    “走走走!”刁浪想赶紧远离是非之地,拉住夏初然这个付账的就去了柜台,夏初还没回过神,听刁浪这个那个点一气,算好帐,伸出手,夏初然就自动的奉上钱,全程一句话说不出,直到刁浪良心发现,问了她一句,“你这几个钢镚不要了吧,我就当俸钱了。”夏初然才恍然大悟,这几个人是骗子,什么神仙全是骗子!

    “我明白了,你们连青菜都买不起是不是?”夏初然看着刁浪把钢镚揣兜里,然后他摸了摸鼻子,灿然笑着,“是啊,就是啊,我们那点钱都去拯救世界了。”

    夏初然欲倒,手掌用力压住柜台撑住自己,她记忆里的人是这样的?她莫不是被骗了?这一定是梦,她都在做什么,一个月的工资都没了,“为什么吃早饭要花四十七块钱。”

    “因为没下顿了。”

    他倒很清楚。

    夏初然差点流出血泪,但也只能和他并肩站着等着他们的早饭,为什么不回去,理由是一样的——天已经很冷了,那个位置都在结冰,他们真没必要玩命。

    过了一会儿,热腾腾的鸡汤面做好,搭配着一些小菜他们端回了位置,白玫抬头,见夏初然,疑问道,“小夏,你在哭?”

    “没有,热面熏的。”夏初然噙着泪,不敢说她心疼钱,这样显得小气,她,她该大方的。

    刁浪拉她坐下,鸡汤面多好吃,何必为那么一点钱难过。鸡汤面的底汤熬得很香,就是他们在巷子口闻到的香味,师傅手艺很好,滑润的面条配上点葱花和鸡丝,忽然之间有了艺术的享受,热乎乎的餐食一吃,刁浪周身暖烘烘,不由感慨人间美味不过如此,“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真愿意学那些鸟人,吃也吃的高兴。”

    蛮灵斜眼嗤鼻轻哼,似乎总想怼刁浪两句,可她只是擦了擦嘴角,客气地说,“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软,我就再说两句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