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蛮灵
    ,!

    “喂,干嘛一直盯着你的围巾看,我又不会吃了它!”黑猫少女找了个机会,换下了夏初然的衣服,穿上了白玫给的衣物,把她的长尾巴也收了,裹着夏初然的白围巾和其余三人一起坐在了一家面馆里。

    这是一个大而旧的面馆,只有楼下一层是吃面的。面馆是由很多木柱子搭建的老房子,连地面都是凹凸不平的泥土地。因为积雪消融,融化的雪水有一些流进了面馆,地面变得混乱不堪,于是地面就用石板铺在几个比较糟糕的位置。这里还开着大灯,在里面吃面也是四方桌子长板凳,刁浪他们四位没什么要求,就是很饿了,在深巷外被这里的香味吸引,只想赶紧充饥。现在,他们两两面对,夏初然和白玫,刁浪与黑猫少女。

    早饭的点面馆人比较多,他们选了一个较为偏僻的位子先坐下,叫声此起彼伏,厨师伙计忙的不可开交,谁也没工夫搭理他们。就这样大家先都看向了被他们逮住的小猫。

    黑猫少女看起来不大,十七八岁的样子,黑发飘飘,身材特别好,白玫给她了一件白衬衫和牛仔裤,穿起来非常富有青春活力。刁浪见她是个女的,还那么漂亮,惊得说不出话,夏初然被她的气势吓得,也半天说不出话,只有白玫似乎了解一切,却因为不愿意多说而选择了沉默。

    “你还看!”黑猫敲了一下夏初然面前的茶杯,筷碰瓷杯,夏初然瞬间惊醒,慌张地坐好,只是视线离不开她给黑猫的白围巾。

    小家伙,脾气还不小。刁浪撑着头盯着黑猫,一脸痴笑。

    “还有你,火神官?哼。”黑猫少女无论说什么都带刺,一脸骄傲,她明明是被他们逮住的小猫妖,却带着一股她才是获胜者的傲气,刁浪是不管,但白玫皱眉的样子,似乎心情并不美丽。

    “是是是,姑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刁浪痴像,笑脸嘻嘻地凑近了一点,黑猫少女看他放大的油饼脸,瞬间嫌恶,“你什么玩意,敢到我面前?!”

    “你是和哪位上神出来的,嘴巴不饶人,德行也有问题。”白玫喝着面前白瓷杯里的清茶,面无波澜,轻且淡地说。

    这茶比昨日夏初然请喝的差那么点,这是她此刻的心里想法。

    白玫来这里时间不长,因为刁浪的关系才偶尔出入八城。但她也了解,八城的人爱茶,自古以来就有喝茶的习惯,无论早中晚。民间有句话说“八城好,茶山上,海江口,后土娘娘摸一摸,土地变金窝。”这茶山就是八城的风景,不止家家有茶树,还家家爱制茶,到了每年的春茶时分更是有斗茶的风俗,那时候八城最热闹,几乎所有人都会聚集在一起庆祝。

    再说这海江口,八城是三面环山,一面靠海,有大片的山地和丘陵,就比如夏初然的家,就在最北边的丘陵地带。八城本身很大,少说也是一个地级市的标准,所以从最西面到海,弯弯绕绕也要六七个钟头,上面说以后通了山路时间可以缩短一半,可谁又知道这时间是什么时候。

    因为湿润的气候再加上贯穿八城的梦江,这里的百姓过得尤为喜乐安康,谢天地,谢神明,尊天重地感海福。传统的八城人信仰这些,也对赐予他们土地的厚土娘娘感恩戴德。

    想的远了,白玫望向黑猫少女,她被白玫带刺的话一说,脸色并不好,但她也只是脸色不好,嘴巴可没问题,“哼,说出来你们也不知道,你们还不够级别,再说了,你不也是跟着这位火神官,才成为狐仙而不是狐妖吗?笑话,等级一样,就不要装高贵。”

    黑猫少女自身有灵性,因此藏住了她很多妖气,这是刁浪和白玫都知道的。因为这个特殊灵气的原因,他们没能一早发现她是猫妖,而灵气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沾染在身上,所以他们猜她跟着哪一位上神修行。

    只是,无论她跟着哪一位上神,白玫此刻都没兴趣知道,她选择不说话,刁浪看出,白玫这是生气了。

    “好了,好了,咱们都是打下手的小罗罗,用得着彼此间闹脾气吗?小罗罗就做些该做的事,升官发财死老婆才重要,啊?是不是?”他随口胡诌,推了推一直没说话的夏初然,希望她帮忙,夏初然忙着盯围巾,不搭腔,刁浪一看她这状态,明白帮忙无望,决定继续糊弄。

    黑猫少女一听刁浪的声音就气得不行,她突然站起来,一把拉住刁浪的衣领,把他拽到面前,这一下突如其来也很不礼貌,但刁浪两手只是撑着桌子,不打算跟女人动手,依然笑嘻嘻。黑猫少女看他这样,更气,恶狠狠地说,“死色佬,你别忘了是谁在我肚子上扎了一个洞,要不是我修行够,现在都去阎王殿报道了!你还给我笑!”

    刁浪自知理亏笑道,“那不是不知道嘛,姑娘你还好吧。唉,等事情结束,我自罚三杯给姑娘赔礼。”

    “谁要你罚三杯!我就要一报还一报!”说完伸出了利爪,好似周围没人一般直面刁浪命门,刁浪躲闪顺势一把抓住她的手,肌肤光滑,他笑地更欢了,“姑娘,我知道你疼,你看我这边有位医术高超的白狐,我们给你免费治?”

    黑猫少女想挣脱,刁浪死皮赖脸地抓住,吐舌头坏笑,黑猫少女一跺脚,厉声驳道,“轮得到你们!别给我一巴掌还当甜枣能诱人!”

    “哎!”就在情况一触即发之际,夏初然突然高声叫唤,拽住了黑猫少女的衣角,白玫首先抬头,夏初然之前一直没说话,她还以为夏初然辛苦一夜没睡醒,所以没精神。

    黑猫少女低头,她对夏初然除了笨以外没什么坏印象,还因为夏仁杰的关系给她加了分,此刻黑猫没叫,只盯着初然看。

    “哎,你不饿?你们都不饿?对了,我该叫你什么名字?”夏初然声音持续走高,好像要压住这火药味。

    此话一出三人都看向黑猫少女,她松开力,刁浪自然也松开手,看着她鞠着手坐下,他也坐好。

    “蛮灵。”

    娇蛮任性。果然是极其符合的名字。

    “问我名字干嘛?”蛮灵斜眼瞟了一眼夏初然,凭感觉觉得,要是和夏初然搭搭话应该比另外俩人要来的简单。

    “那我叫你蛮灵,灵灵,小灵……或者,小咪?”小咪一词是从夏仁杰嘴里听到的,当时很混乱,夏初然没有仔细思考,而在来的路上,她认真分析了一下情况。

    首先,昨晚黑猫身上的包扎,一看就是人为,再加上夏仁杰不平常的举动,夏初然猜他们认识,时间长短不一定,但如果黑猫真的是为了救或者说帮助他们,那么黑猫和小叔之间一定有什么不一样的牵连,这个牵连可大可小,又有的说了。

    夏初然说话一向很直接,就是和刁浪的交流上有所保留,毕竟她不了解刁浪,又想靠近,在混乱不堪的情感中,她选择了说一留二的做法,只是在适合的人面前,夏初然又回归本性了,“是夏仁杰救了你,还是你帮了他?小叔不养猫的,我在他的外套上看到了黑色的毛发,所以昨晚把小叔留了下来,你是不是来找他的。”

    夏初然直奔主题的做法令白玫也愕然,她知道蛮灵是不那么容易开口的,但夏初然也没什么拘谨,上来就说,难怪盯着蛮灵看了那么长时间。

    “为什么要告诉你?!”蛮灵倔强地昂着头,不看任何人。

    有个性。刁浪摸摸下巴饶有兴致。

    “昨晚我和小叔遭遇危险,我怕危难还没过,希望有什么线索能帮我们解决眼前难关,而你,是目前唯一能给我们带来消息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