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捉拿黑猫
    ,!

    晨光熹微,一点点亮光从楼道间的窗户外透进来,这场风波已经持续一夜,当事人夏初然大口大口喘息。她从没有这么疲惫过,此刻她一手搭在夏仁杰身上,一边抓着刁浪,余惊未消。

    “他怎么办?”

    “赵大”被红色的细条绳捆了个结实扔在地上,他浑身都在抽搐,额心处还有一大团未消的红光。

    “放着吧,等鬼差过来。”刁浪衣服被夏初然紧紧抓着,于是他也坐在了地上,他是不累,可夏初然和他小叔似乎不行。

    “白娘那里怎么办?”夏初然又问。

    “回答三遍了,别操心,没事。”夏初然从刚才开始就问个不停说个不停,刁浪想歇下来思考一下都没个时间,他想她可能比较紧张,所以说很多话转移自己注意力,但刁浪就是猜猜,他又不了解她。

    “我们在这里做什么?”

    “做能做的。”

    “你去哪了?”

    “地下。”

    “天上为什么不去?”夏初然说话已经开始凭心情,刁浪也没什么要想,回答的也简单,就当帮她过渡。

    “天上下次带你一起去。傻帽。”

    刁浪说完首先笑了,其后夏初然也跟着“嘿嘿”笑出声,她大大舒了一口气,身子都轻了。

    “神君,人我们带走了。”鬼差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楼梯间,两个人手里抓着铁链和引路标,头戴高黑帽,全身漆黑,长长的舌头拖到了地上。

    “你们就不能喘个气啊!”夏初然没吓到,刁浪却被吓了一跳,初然推推他,眼神示意这可是鬼,让他们喘什么气。

    刁浪见这样也不说话,抬抬手让他们带走,鬼差朝俩人各作一个揖,铁链锁好“赵大”拖走了。

    还朝小姑娘作揖,果然平时没少见。刁浪想,鬼差平时傲得很,遇到秉气弱的人根本不屑一顾,毕竟要打点的是人,难道还要他们讨好?但看他们对夏初然的态度,估计平时没少见,客客气气的。

    莫名其妙就过了一夜,夏初然原以为就几个钟头的事。回忆了一下前前后后,她倒没那么紧张了,楼外阳光愈来愈足,她考虑把夏仁杰搬车上去。

    “你果然容易招鬼,我都没想到赵大会跟着你。”气氛没那么紧张,刁浪也开始说一些重要的话题,“你体质属阴,到了这么一个阴气重的地方,难免招惹鬼祟,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哎,也许刚好,你要是在别处,我恐怕还不能找到你。”

    刁浪自问自答,自解心中疑惑。

    话说到这,夏初然也有些疑问,“为什么赵大会跟着我,我明明和他没什么接触,我连他家都没进。”

    “你在外面不是和他对答了一句吗,他就跟上了。”说完,刁浪觉得哪里不对,想深入又没有一个点,凭着他无所谓的性格,也没细想就放下了。

    夏初然想到自己回答他的那一句,又想到了她晕倒时听到的切肉的声音,毛骨悚然。他怎么死的?又是谁害的他?

    “浪哥,你说黑猫是凶手吗?”

    刁浪转头望向她,她低头沉思,又抬头遐想,皱眉不解的神情有点意思,“你觉得呢?”

    夏初然盯了他好久,接着开始说,“古书记载‘玄猫,辟邪之物’,玄猫即黑猫,它是驱邪避灾的灵物,通常出现在邪气特别盛的地方。最近这两天我一直在想黑猫以及出现在现场的黑猫画像,刚才又和它打了个照面,按理说它的出现我们应该会很被动,但我却忽然发现,它没想伤害我们,包括赵大给的威胁,黑猫都没给,它的出现只是这里出现了危险,我总觉得似乎误会了。”

    “那走吧。”刁浪拍拍屁股首先站起来,从夏初然手里接过仍呼呼大睡的夏仁杰,往肩上一扛。

    “走哪里?”夏初然毫无头绪,也无法预料刁浪接下来的行动。

    刁浪往下走,笑笑,头也不回,“去找白玫,我搞不定的东西她一定能搞定,就让我们看看这黑猫到底是什么货色!”

    俩人离开大楼的时候太阳已经冒出了头,夏初然约估有七点。八城的早上是热闹的早上,摆早餐的摊点已经热气腾腾,来往的吆喝声起此彼伏,他们此刻还有要紧的事忙,所以都不感到饿。刁浪施了点小法术,没人看到他和夏仁杰出来,夏初然开好车门,夏仁杰就安安稳稳躺在里面,她原本想移动车子,可没想到昨晚一场风雪把车冻住了,打火几次都发动不了,于是她只好叫人来拖车,连夏仁杰一起拖回去。

    “你就这么对你小叔?”

    “他还叫黑猫小咪?那么危急,你说他是不是傻。”夏初然愤愤不平,她的小叔真的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兔崽子。

    “这么说我赢了,那只黑猫和他认识。”刁浪忍不住庆幸自己没输,俩人没等拖车人来就一起走了,在雪后的大街上脚步匆忙。

    “你赢了赢了,我要找小叔谈谈了。”夏初然很快就认输,心中虽然还有点疑问,但也她不愿意占这么个嘴上便宜。

    他们来到一个深巷外面,这里是两条五金商业街,周边不到九点都不热闹,现在人烟稀少,确是躲藏和追逐的好地方。夏初然一路都注意到身旁有悬狸跑过,她从来没见过真狐狸,这些灰白色的小家伙在树灌丛中跳来跳去,特别引人注目,但似乎只有她看见。

    “就这里?”深巷外,夏初然很不确定。

    刁浪往前跑,一边跑一边说,“你就在外面看着,我去帮白玫。”

    夏初然点头同意,一个人到深巷靠外侧、两个垒的超高的垃圾桶附近蹲下,刁浪一溜烟七拐八拐跑进了深巷。

    深巷上面搭着塑料顶棚,两边的人家都关着窗户,但看平时应该是晒东西挂物件的,现在雪水顺着塑料顶棚的缝隙一滴一滴滴落,弄得深巷阴暗潮湿。前面光线不足,夏初然蹲的很焦急,几次看手表,十几分钟后,她听到了哐啷哐啷东西倒掉的声音,她赶紧躲好,视线往深巷中去。深巷里传来很多细碎的脚步声,像是四脚动物的奔跑声,不止一个。

    突然,深巷里蹿出一个黑色的声影,它的两边墙边都是灰白色的狐狸,夏初然一惊,随即看向垃圾桶,从里面翻出一个坏掉的竹篮握紧在手中,还躲在垃圾桶旁边。随着黑猫越跑越近,两边的狐狸步伐都有缓滞,她立刻蹿出来,手里的竹篮挥出,与眼前疾驰而来的黑猫撞在一起,由于惯性黑猫一下就被兜在竹篮里,夏初然被带动原地一个旋转,然后随手向深巷甩开竹篮,正好撞在了前面的墙上,里面的黑猫也被摔得七荤八素,给了尾随而来的刁浪和白玫机会。

    刁浪率先一步跳到了夏初然身边挡住,以防黑猫反扑。白玫奔向黑猫。黑猫倒在地上,四周升起一团白烟,四周灰白狐狸围住,一步步紧逼,它已经逃无可逃退无可退。

    几人好奇等待,白烟包裹处,一条细长的黑色猫尾伸出,看样子有个五六十厘米长,在白烟渐渐散去之时,众人忽然惊奇发现,原本娇小的黑猫突变成一个不着寸衣的妙龄少女,她蹲卧在地上,纤纤细腰,肤若凝脂,一张惊为天人的脸正怒气冲冲地死盯着刁浪和夏初然,那双绿眸看的出是又羞又愤。

    “哇哦。”夏初然和刁浪都不合时宜的发出感叹,刁浪更是,又摸了摸他的下巴,看的是津津有味。

    “小夏,给她件衣服!”白玫在前面喊,夏初然为之一振,匆忙看了眼白玫,她换了件红色连衣短裙,确实没什么能给黑猫穿的,刁浪又是个色胚,谁都不放心,看样子自己有袄,确实是唯一人选。

    “喂!叫你给衣服,你发什么呆!”黑猫少女发出羞愤的声音,夏初然赶紧跑过去,嘴里念叨什么对不起对不起,一边把袄脱了披她肩上。

    黑猫咬紧下唇,势微,眼里却透出一股傲气,“喂,蠢货,把你的白围巾也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