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与何人说
    ,!

    周围群山高松,密林分布,悉悉索索的是风声还是虫声没人说得清。刁浪就蹲在金教授面前看着他,刚才刁**过他,他起身看过后,就又蹲在地上拨弄,根本没搭理他。

    刁浪挠挠头,不知道和他从哪里开始,怎么开始,于是乎从简单的问题入手,问道,“金明?”

    “金明?”问话总要喊他两边,他才抬头。

    金明又盯着他看,刁浪说,“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刁浪虽然不知道怎么听鬼的声音,但他懂他们的眼睛。万物之中,眼神是所有通话的开始,这一点刁浪深有体会,比如他第一次见夏初然,就是因为她明亮的眼眸所传达出的东西……

    金教授抬头,苍白的脸望着他,但眼神微动,似有错愕。

    刁浪清楚,摇了摇头,“你死后一个叫夏初然的孩子哭得厉害,你有什么想和她说,或者希望她帮忙的吗?”

    金教授眼神在发光,这对于一个死了才两天的鬼来说太难得了,人死头七是魂最为浑噩的时候,他原本还不抱什么希望,看来夏初然在他心里有一定的位置。

    金教授没什么能说的,刁浪得到夏初然对他的重要程度,便接着开问,“是你附在夏初然身上,将她推下楼的吗?”

    金教授瞳孔有一个明显的收缩,他在惊慌,但不一定是他。

    “你……被谁杀死?猫?”金教授微震,心口处的伤口突然流血,刁浪皱眉,确信和猫有关,“人呢?”

    听到人金教授周身突然蹭出一股邪气,这是怨灵常有的,刁浪立刻伸手按住他的肩膀,瞬间压制住他的邪气。

    他幸好被收来枉死城,要是在人间,他或许真的会伤害到别人。

    咦?金教授忽然来了一个奇怪的动作,他将左手平举抵住了刁浪的咽喉处。

    咽喉处?刁浪没预想到金教授还能有意识做出动作,但这个动作什么意思?咽喉处,是指声音?难道……

    “你没看到杀你的人的样子?只听到了声音?”金教授趋于平静,看来猜对了。

    “那……”金教授这个动作虽然不能解释太多,但延伸一下似乎又意味深厚,刁浪凝思,忽问,“是你认识的人?”

    问完这一句金教授突然站起来,周身的邪气一瞬间将他包围,刁浪一惊,瞬间抽出血扇,抵住金教授的额顶,金教授挣扎,双眼变得通红,脸部狰狞恐怖,刁浪不急不躁,渐渐将邪气挥散,金教授这才慢慢稳定下来。

    看来他之所以迟迟没行动,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那么从而推敲,其实他并无可能害夏初然,最好的解释是,他附夏初然的身是想告诉她什么,比如夏初然说的不同的两个房间。

    事情问的七七八八,一半靠猜一半靠想,刁浪依然是一筹莫展的很,快走了,他又蹲在金教授面前,金教授稳定之后又在扒拉草地,刁浪也不知道他在找什么,想帮忙也没办法。刁浪想到了什么,拿出了一直放在上衣口袋一份装好的信,上面写着:恩师亲启。

    刁浪伸手抖了抖信,递到金教授面前,金教授望了眼信,刁浪问,“是她吗?”金教授没有反应只是默默接过,这样刁浪排除了夏初然杀了金教授的可能。

    金教授动作利落,已经撕开了信封,里面一张信纸,只有一句话,金教授看了很久很久,久到整整用完了刁浪的半个时辰也没抬头,刁浪也看过那封信,从夏初然写,到装进去,刁浪也看了无数遍——

    此去经年,千种风情,与何人说。

    ……

    刁浪离开枉死城的时候已经超过了原定的半个时辰,当然免不了被卞城王用夹杂着暗讽的腔调数落,刁浪已经得了好处,他说由他说,鼻子一抹就没事。

    “哎,我问你,你这边竟然还有那么清秀的小姑娘?”刁浪出来后一路都在找那矮矮小小,说话好听的小姑娘,因为回来的路和之前的有变化,刁浪始终没能看到她。

    “姑娘?”卞城王对刁浪的风流早就知晓,此刻也是嗤之以鼻,“我们冥界有什么姑娘您还不了解?从上到下都和你打过照面,你说的清秀的小姑娘我不知道,最近也没有收入新的鬼差。”

    “什么呀!”刁浪锤了锤卞城王,肯定他就是不想介绍给自己,“不是你给我的书生鬼吗,我一看眉清目秀竟然是个小姑娘,哎哟哟,长得不错。”刁浪摸着下巴又在回味。

    卞城王一听,紧皱眉,“我只派了书生鬼,并没有什么姑娘,莫不是……”细细一想,他赶紧招来了刚才一路给刁浪带路的书生鬼,书生鬼垂着头无生气,眼睛呆滞,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鬼,虽然体弱纤纤,但也绝不是女鬼,卞城王用手轻轻绕了一圈书生鬼,接着明白了,“这啊,是您误会了,您可能见到了梦娘。”

    梦娘?刁浪略感稀奇。

    “梦娘是胎梦落成的精魂,只是最后它没能成型就死了,原本就不是一鬼,属于残魂,所以人能听到她的悲鸣和声音,她飘荡于人间地狱,穿梭于鬼怪人神之间,没有坏心,只是爱玩,不过多时就会消失,您可能遇到了她。梦娘的出现就是人间又一个造孽的事,说起来……”卞城王变出一本大册子,书页飞速翻动,“您那里有一个要过星砂之海的人吧,这孩子就是她的,上一辈子就带来了死婴,这一世又出现了梦娘,造孽啊,啊,上一世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顾芸。”刁浪很快就说出了这个他记忆尤深的名字,星砂之海的人都是特别选中的,只有这一部分的人上天会给他们第二次机会——渡星砂之海,而不是奈何桥。

    说起这个顾芸,刁浪清楚地记得她来星砂之海的那一天,怨气强烈,跳入海中之后整整洗刷了三百年才放行回人间,就梦娘来看,这一世她还是走了老路吗?

    “神君神君?”刁浪想得入神,才发现卞城王一直唤他,“这一次她要是能过海,这人就该交个我们冥界了,您对她的这一世怎么评价呢,看生辰死日,今天她就将坠楼而亡,我们也要尽快交接。”

    今日?刁浪忽然皱紧眉,没想到这件事这么快,“我知道,我会跟进的,昨天还见过她。”在赵大死亡的现场,她就是刁浪不顾夏初然追上的美女,可惜了,今天就要死了吗?“好了不说了,今天多谢你,我得走了。”

    刁浪手上的事情结束,考虑和夏初然碰个面,金教授认识的人,还得找她入手。

    出了第六阎殿,外面依然是漆黑一片,冥界就是这样,没个白昼,夜长到世界尽头。

    刁浪的脚步比刚才轻快多了,没了心理上的压力,又弄到了有用的信息,再加上,他来之前就听说大帝今天不在。

    这大帝就是冥界的酆都大帝,掌管冥界一切事物,能力天上地下,十分了得。本来刁浪和他也不会有什么渊源,但谁叫他搞掉了大帝一个得力的神官,弄得他每次见到大帝都要小心翼翼,大帝虽然不苟言笑,也看得出来的宽宏大量,可做错事的人,哪能那么有底气。

    想着想着,刁浪的步伐都沉重了几分,过去的事不会说忘就忘的。

    “大帝,这边请,说是上头的火神官又来了,冥府鬼差乱叫一气,您过去看看,也只有您能说他两句。”那边佐理神君的声音不偏不倚的飘入了刁浪耳中,他陡然一惊,原地打转是不知所措。

    哪个混蛋说不在的?!到了上面他非把他们皮都扒了!

    “不必了,他来就来,虽说闹点事,但也不至于把地府掀了,你们都太过小题大做。”酆都大帝手捧一笺竹简,面若白纸白胡髯面,虽说模样五十岁上下,但雄姿英发,自有一股超脱世俗的气魄,走路生风,气场震慑四方。他黑袍束身,其上金丝祥云出黑龙,腰间的翠绿玉珏点缀其间。大帝是做大事的人,对于此等事从来不关心,也一次没管过,就比如,他身旁的黑道里是刁浪的身影,他也只是视线轻轻扫过,却不揭穿他半分。

    过去的事过也就过去了,可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明白这个道理,还是修行不够,都不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