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枉死城
    ,!

    刁浪鞠着手臂跟在前面的书生鬼后面,他们先是从殿厅的右侧出来,接着走进了一个弯弯绕绕的廊道,廊道底是由无数的脚下鬼组成。说起这脚下鬼,刁浪听传言是因为上辈子恃才傲物不把人放眼里,死后这才遭受六欲之苦,要被踩过万次。周围呜呜哼哼,刁浪感觉脚底软软的舒服,但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渗人感,各罪各罚,他也担心自己犯过的好多事该怎么办,只是这念头一刹而过,想完他也就不太在意了。

    “唉,你们这里就这么暗?都不点些灯。”廊道又长又黑,除了偶尔飘过的白色鬼火,几乎没有其他的亮光,虽然他看得见黑暗,可刁浪在世间待久了,不喜欢这么暗的地方。

    书生鬼回过头看了一眼,但也只是带路,刁浪开始无聊,整个人都不舒服,书生鬼不能说话,这也是为什么卞城王让他带路的原因。

    “哎呀,你们这些人,肯定没见过光,要是见过了,保准不想呆在这里。”刁浪还在自言自语,这是百无聊赖下的自我调节。

    书生鬼又回头看了几眼,说不定回了刁浪,只不过是些听不到的声音。

    两人又走了很久,后面的路程真是长到刁浪直打哈欠,半个时辰没算这条路吧?刁浪走着走着还是有所顾忌。

    “到了?”见书生鬼停下,刁浪越过他向他前方看去。

    前方黑压压一片,和来路情况差不多,只是空间大了,刁浪回头看来路也被隐藏,现在脚底又很虚无,他感觉自己似乎置身黑暗,上下不通,被团团包围,要不是耳边还伴随刺耳的惨叫声,他可能会以为自己要消失于这天地。第一次感到心慌,努力平静下来后,他将手伸向黑暗,随着手的移动,慢慢的刁浪好像感受到一种刺入皮肤的寒冷,咦?脑中开始组织思维,他猜,这不会是……冥雾吧。

    冥雾即冥界的雾气,冥界独有。刁浪对它不太了解,他不是冥界的人,也运用不到,他只是听说身处冥雾中的人什么都看不到,连天神也不例外。外界传言这是为了保护,因为冥雾通常只处于冥界,从第一扇们开始,到最后一扇窗,通通都包裹在冥雾里,而这之中又会有千万层冥雾围绕,所以一旦进入冥界,很有可能就会迷失。

    但那是冥雾最强的时候,现在凭刁浪自由出入就可以知道,冥雾都快被人遗忘了。而它之所以最强,是因为远古寄语--冥界会是世界的最后一道屏障,这句话。万一魔物当道,这个地方能救很多人,千百年前似乎就有过一次这样的情况,只是刁浪当时还没入神籍,很多他也不了解,当然了,这世间很多事只能听一句是一句,无证可考的太多,想多了也没意思。

    正动心思,刁浪突然感到脚下鬼剧烈地颤抖,还没来得及思考,突然电闪雷鸣,紫红色的闪电在冥雾中崩裂,不一会儿,雾气就渐渐消散,露出了一扇巨型黑门。

    这巨型黑门约三丈高,两扇合门雕镂巨型图画,最上面是一条黑龙,黑龙头顶是天,脚下是地,但它不看上苍看眼下。与它只隔一层薄土的是冥界的众鬼神官,只是众鬼神官不是安于地下,而是想破土而出,层层堆砌,最底下的就是修罗地狱的众鬼。

    哎?!刁浪似乎看到了什么,他绕过书生鬼刚想去看清,书生鬼突然转身,拦住刁浪,拱手作揖,意思稍等片刻。

    刁浪抿唇,微皱眉,书生鬼貌似松了口气,稍一懈怠,刁浪大步越过他朝巨型黑门而去,书生鬼心惊连忙转身在后面猛追,就在即将追上之际,巨型黑门开始缓缓移动,门上的每一个图案紫光乍现,耀眼地张不开眼,刁浪不得不停下,挡住眼睛,片刻过去,所有的亮光才趋于缓和。

    “门前所为何人?”震耳发聩的声音,震得人耳膜直疼。

    “我……”

    “卞城王之令,开!半时辰之后此人必须出来。”书生鬼先刁浪一步说话,还是个女声,刁浪无比吃惊,这小鬼会说话?就这样还装半路哑巴?

    也是。刁浪莫名也觉得这鬼不寻常,矮不说,还很瘦,不是鬼的走路方法,之前太黑他都没注意到。

    书生鬼回头一挑眉,刁浪吓了一跳,借着门里透出来的一点光,发现这书生鬼长得眉清目秀,真是个姑娘,神韵还与夏初然相似,呸!谁说像她!呸呸!什么像她!

    刁浪朝地上连“呸”两次,然后朝“书生鬼”灿烂一笑,挥手再见,漂亮的姑娘要漂亮的对待,也不是谁都是夏初然,呸!在这里还想到她,呸呸!

    刁浪一边往门里去,一边朝地下“呸”连书生鬼都被逗笑了,刁浪又回头,这姑娘啊,笑的真好看,“怎么找你?”

    “哈哈~”鬼娘笑呵呵的发出声音,刁浪心微动,对她真是越看越舒服。

    “哈哈哈~”鬼娘原地打转,宽大的袖口随着她的舞起而摆动,刁浪想要一点什么信息,可是鬼娘除了笑就什么也不再说,刁浪忍不住皱眉,好奇的心,随着大门的合起越发强烈,他大喊,“你就在这等我出来!别走!”

    “嘭”大门适时关上,也关住了他的色心。

    “哈哈!”门外的鬼娘又笑呵呵的,她转身,身姿变幻,背影变得沉重,如来时一样,书生鬼又回来了……

    ……

    刁浪在门里意犹未尽,一缕鬼魂飘过他才惊醒过来。

    做正事要紧。他跃起上空,找了一个城楼最高的位置,俯视下城。

    这里比起外面要亮一点,只是阴霾沉沉,像极了人间的阴天。他四处看,发现这是一个规模相当大的“城镇”,入眼就是古时的市井模样,一排排房屋林立,各种商铺店户错落分布,鬼差和人的商户、小贩在城中往来吆喝,吸引一批人再吸引一批鬼,将本来死气沉沉的氛围吵的很火热。

    这枉死城,听说与现实世界相连,有时候人见鬼,有时候鬼见人,缠缠绕绕,是冥界和人类唯一相通的地方。

    刁浪勾起嘴角,高兴以后又有了一个好耍的地方。

    金明在哪……刁浪这一路都像是奔着玩来的,但最重要的事他还是放在了心里。他上上下下都扫过,似乎没见到金明的鬼。对了,夏初然和他说过,金明是生物学方面的专家,喜欢静,喜欢植物,喜欢昆虫,如果按照枉死城是现实世界的缩影,那么,金明该呆在他最喜欢的地方才是!

    刁浪想着从城楼上跃下,朝“城镇”最为黑暗的边角而去,走了不多久,到了尽头,刁浪才知道,这里有一圈高山围住,就是这群山将枉死城围了出来。

    刁浪在山脚停下,山上有常年不见光的植物,姿态诡异多变,密密麻麻分布在山上。安静,植物,似乎应了金明的喜好,刁浪闭眼凝神,耳朵里开始筛选复杂的声音,穿过人群穿过树丛,声音突然停在了半山腰的某处,刁浪瞬间行动,不一会儿就在一处山坳处,见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身影矮胖,穿着白色的衬衣加灰色的毛背心,他头顶谢了一半,没什么其他的外饰,非常的普通,他始终在拨弄草丛,就是因为这细微的声音,才吸引到了刁浪。

    “金明……”

    身影微动。

    “金明我叫你!”

    白色的身影突然一震,慢慢地从地上站起,转身。他的心口有一个大洞,嘴角处血迹明显,面无血色,眼神空洞,望向刁浪的视线,始终没有任何感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