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不同的房间
    ,!

    刁浪将一本表皮是黑色的本子拿在手上,那本子有书本那么厚,里面密密麻麻记满了笔记,封面没有任何说明,只有书脊处有一个白纸贴着的26数字,夏初然当场惊呆,迅速打开随身的帆布包,里面东西基本都在,只有一样,现在正在刁浪的手里。

    “咳咳。”刁浪清清嗓子,有模有样的翻到其中一页,“十二月八日,雪,今天老师辞世,我很难过,但现有两件事必须确认,第一,所见黑猫画像,第二,室内构造……”刁浪翻转了一下笔记,朝向夏初然,“你进入主题真快,悲痛的程度也真快。”

    夏初然惊叫,“我的笔记为什么会在你那!”

    “我有什么不知道,也不看看我是谁。你那包里的东西我都不需要打开就一清二楚,还有你的上下五千年都瞒不过我。”刁浪晃了晃手里的黑皮笔记本,颇为得意的说。不过,后一句真的是刁浪在逞强,他只是昨晚在她房间观察时,看到了其中一层书架的最下面有其余一模一样的二十五本。他原以为是书,觉得好奇,翻开其中一本才知道这是她的笔记,从第一本到第二十五本,笔记由简至繁,内容由表至深,应该是很小就开始写的,看得出来很念旧,秘密应该也很多。

    而刁浪说这些,是为了在俩人交锋中占据主动,毕竟他看的出这姑娘没那么好糊弄。

    刁浪说出了威胁性的上下五千年,夏初然倒冷静了,笔记看了没问题,上下五千年她还有保留,于是浅浅一笑问道,“那我谁是?”

    刁浪被问脱口而出,“夏初然啊!”但一刹那,他立刻明白了夏初然的意思,他不可能知道她的上下五千年,不然俩人绝不可能这么对话。照这么说,夏初然是和他相识,并且熟识的老朋友,就在那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里。

    惨了,输了一局。虽然这是夏初然有意无意的提醒,但意识到情况的刁浪,心里仍是不痛快。他掩饰了下,轻笑,翻开笔记继续看,里面夹着一张叠了几叠的厚纸,试着抖开,“夏初然,你这……又是……什么?这么长?!”刁浪抖开纸,发现它长快一米,宽也有四十以上,上面画着图,分上下,像是户型,里面分三小格继续从平面,侧面,正面展开,是一层房子的构造。

    刁浪相当吃惊,拎着一米长的纸走到她面前,抖了抖,“你要造房子?”

    夏初然接过纸,平铺在了一边的石桌上,低头随口说,“哪有,我有房子你不是知道吗?另外,警局好玩吗?树上好玩吗?”

    这小鬼,昨晚真的看到了他!刁浪对她惊讶又佩服,拍拍手,“你就是知道我在警局,才编造了一个我的假身份?”

    “方便,为你也为我。”夏初然咧嘴笑,回报刁浪之前的坦诚。

    她没坏心,只是自己最近太松懈。这是刁浪的总结。

    “你这画是什么意思。”他继续将注意力放到画上,这户型构造夏初然为什么要画下来?又是哪里的户型。

    夏初然按篆,竖起两根手指,“第二点,室内构造。”刁浪下意识的看了眼夏初然的笔记。

    “昨天我被迷惑的时候,进入了一个房间,它的构造进屋便是一堵墙,很高,巨幅黑猫画像就在上面,占满了一堵墙。视角的墙右面是卫生间,卫生间的右边直角第一间屋子关着门,暂且可以定性为书房,在书房旁边是‘老师’的房间,玄关和这个房间中间阻隔的一个长廊,尽头是阳台。”夏初然指着第一幅画解释,刁浪也凑过去听她说,画是非常严谨的,各个地方如夏初然所说,甚至她说的黑猫画像也在侧面图中描绘出来。

    “而下面。”夏初然提了提画,将下面的那半幅图展示出来,“这是老师的房间真实布置。一进入,首先看到的是一个老式的挂钟和沿墙一排的电话柜,往左手边去才是餐厅,餐桌正对面的是书房,书房左边是卧室,卧室左边是阳台,布置正好和我看到黑猫的房间相反,而卫生间老师家的格式也是在卧房左边,方向上也颠倒,我不知到具体房间大小,我只能就简单的进行描述。”

    刁浪对着画看了一会儿,抬头道,“你画的?”

    夏初然摇头,“我最差的就是艺术,只负责记忆,今天早上找我学艺术的学生帮忙的。”

    刁浪点头,“你觉得这房间上格局的变化,和这件事有关联?”

    “我不清楚,我只是把我看到的、听到的,能记录的记录,能调查的调查,为后面铺路。我现在不确认看到的场景,是我脑子里刻画的?还是谁强加给我的?连是不是梦我都不清楚。”说完,夏初然就看向刁浪,她想要他给自己一些答案或者可能,这样自己能判断的东西就不止这么一点了。

    刁浪接收到了夏初然的信号,沉默,夏初然有些超乎他预料,行为颠三倒四,做事却有条不紊,他们之前接触,刁浪就感觉到了压力,没想到,她的能力不限于此。

    刁浪没说话,夏初然就绕过去,望着他,一下扬起笑容,“你是不是在想着,哇,这姑娘有点厉害,聪明啊!”

    啊?刁浪露出惊讶的神色。

    “我知道我知道,跟我接触的人,都会被我的魅力打到,哎,我啊这锋芒就是藏也藏不住,啧啧,真惭愧。”

    惭愧你个头。刁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是被你的口才惊讶到了,话唠鬼。”

    夏初然摊摊手,还蛮受用。

    “不跟你贫,我有两点要和你确认,确认之后我才能给你一些有用的信息。”刁浪认真,双手交叉在原地转了一个圈,之后望向金教授的那一层楼,“第一,昨天你给我形容的场景,有什么让你影响深刻的感受,那里面的金教授处于一个什么状态?第二点,火东镇这个地方,你知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场所。”

    夏初然接受了信息,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第一点,昨天那个场景很模糊,很大程度上我都以为自己在做梦,所以细节有很多已经连接不上。最印象深刻的是黑猫画像和恶心感,我从进入屋里看到黑猫画像之后就犯恶心,关于金教授,只知道打开那扇门,金教授就在浓雾后面,他喊我,我原本本是想逃的,却被推了出去;第二,你说的火东镇,我不知道你要什么特别场所,我只知道那里有八城大学。”

    “八城大学?”

    “是啊,我就是八城大学的老师。学校分为文学院,工学院,艺术院和医学院,除了新建的医学院在织火镇另一个分校区,工学院、文学院和艺术院都是在主校区,另外,还比较有特点的,就是离八城大学的不远有一个寺庙,我经常去求神拜佛想见你呢。”夏初然重点突出最后一句话,满目含春柔情似水。

    你想见谁?夏初然最后一句话刁浪不以为然,也认为她的柔情似水就是一汪混水,混球的混。他不愿意再被夏初然带偏,于是继续翻看笔记,翻到其中一页,忽然停下,似是随口,“你知不知道鬼上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