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浪荡仙人
    ,!

    下午四点,月桂园内。

    夏初然两手鞠在衣袖里,像村井口寒冬腊月聚在一起晒太阳闲聊的大爷一样,坐在了月桂园的一栋住宅楼后的石墩上。她穿了粗布大彩袄,翠花大袄裤,耳朵上是学校门口大爷送给她的黑色耳捂,身上挂着一个白色帆布包,包上别着落花纹样的碰铃一对,有时候起点风,这对碰铃就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

    怎么样呢……夏初然一边翘着脚思考,一边观察四周。月桂园里今天没什么人了,一是刚下过大雪特别冷,二是因为出了昨天的事,这里的老人几乎都被家里接走了,尤其是夏初然面前这一栋——金教授出事的地方。

    昨晚夏初然在金教授出事的屋顶被发现,是刁浪,她遇到的那个神仙救了她,还有她中了邪看到的黑猫巨幅画像,她有一大堆问题,可现在只能坐在这里瞎想。她后仰,靠在了身后的石桌上,身子慢慢放松,头也顺着枕到了石桌上,她巧妙维持着平衡,或许她想,掉下也没事。

    眼睛望着天空,天空灰暗,原本的晴空,在下午时分已经转暗,而这里处阴,是被阳光挡住的后院,四周有花坛,可是却没有一棵常青,如此阴重的地方,怎么没有一个人,不,怎么没有一个鬼呢,夏初然一直在等。

    “哒哒,哒哒”

    听到周围有点动静,夏初然也懒得起来,她想事情的时候要么一直发呆,要么不停走路,此刻她选择了前者。可周围声音越来越近,夏初然听出了是铃铛和金属摩擦的声音,像什么来着?哦!钥匙!夏初然觉得自己猜对,心情瞬间变得相当好,来人靠近,她也不恼,从下往上盯着来人看,是个男人,虽然因为倒着,看不清容貌,但皮肤很白,怎么样模样也不会差了,夏初然喜上眉梢,语气调侃道,“小哥好,街头的三姑娘做饼特别好吃,我请你吃饼啊。”

    “哦?又吃饼?”

    熟悉的戏虐声,夏初然猛地直起身,愣了三秒,转过脸。昏暗处的少年浅浅笑着,这里连黄昏都到不了,但是夏初然就是感到明亮,他眼神柔和,头发松松的舒展,一件浅黄色的呢子大衣外加白色的粗线高领毛衣,普通黑长裤,不过分渲染,比起昨日温暖了不止一点,夏初然非常惊讶,脱口而出道,“浪荡仙人?!”

    浪荡?刁浪被她这称呼起得莫名其妙,他指着自己,“我哪儿浪荡,姑娘你眼神有问题吧。”

    “弱水三千,嫖取一千。仙人,这不说浪荡都不该了吧。”夏初然说完还啧啧嘴,显然对他的这种态度也看不惯,长得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却是个花心大萝卜,可惜了可惜了。

    她怎么知道?刁浪心里立刻生出一股疑问,昨天他说了?她怎么会知道他的人生追求?他还没下手呢,她就看出来了?对了,她之前说过俩人见过,只是刁浪一点也想不起来。这不应该啊,这上下几千年该遇到的人他都记在心里,也有预料,从来没有超出常规以外的事情出现,现在她的出现出乎意料,怎么回事?刁浪脑中转过千弯,面上却是一点也没表现出来,他捏捏下巴,接道,“你叫什么来着,夏初然?”

    “是!”夏初然右臂高举,声线跳跃,非常的开心。

    干嘛高兴?刁浪轻轻走到她身边,左右看了看,俯身在她耳侧,并没有说出心里的一大堆猜测和疑问,只是轻声说,“刚才的事,你就当不知道,这里人鬼混杂,小心耳目,为了我以后的猎女大计,你就安静点。”

    “我有啥好处。”夏初然转头,刚要碰上,刁浪立刻移开,移开后他有点后悔,到嘴的肉不要实在是蠢。

    “好处?认识我这个仙人还不够好?放心,以后我罩着你!”

    夏初然本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不说了,只是微弯嘴角,酝酿好戏的样子,“好啊,那仙人要喝酒吗,为了表示敬意,我带了酒。”

    不说刁浪都忘了,他的贡品。

    虽说夏初然一副不惧于他的样子,可是人毕竟是人,即使看惯了鬼魔也对从天而降的神充满了敬畏,刁浪一直骄傲惯了,本来遇到她还有点气馁,现在看来,给点好处还是能就范的。

    “拿来。”刁浪伸手,眼睛似笑非笑,夏初然诺诺点头,也似笑非笑,从包里掏出一个玻璃大瓶递给了刁浪。

    这酒瓶略胖,和医院的盐水瓶类似,上面写了什么无水乙醇,分析纯分子式什么的,刁浪微皱眉,心想人类发展成什么样了,这模样的酒是个啥子嘛,他略迟疑,抬头望向夏初然,她早就头偏一边看风景,刁浪也没看清她的表情,手握着酒,晃荡了一下,就半瓶,抠门,刁浪牢骚道。

    他打开上面的瓶盖,里面还有一个塑料塞子塞着,隐约有一股香浓的酒味冒出,刁浪立刻防备全无,这酒香独特,肯定是人间佳酿啊!就这么想着,刁浪拔开瓶塞,迫不及待一口灌入……

    “噗!”悉数喷出!

    这是什么?!这就是水!

    刁浪立刻瞪向夏初然,这小妮子“嘿嘿嘿”地笑,她在里面灌了白开水,就瓶塞口处倒了一点酒沾沾味道,然后盖了起来等刁浪喝。之前想过不一定成功,但没想到这人还是个酒鬼,闻过酒味就上钩夏初然心里别提多得意。

    刁浪向上甩开酒瓶,在夏初然吃惊中突然靠近她,一把拉住她的围巾将她拖近,夏初然确实被吓了一跳,两手抵在他的胸前,原本紧张,后来随手摸了摸,不由感叹,真结实!

    “仙人消消气,今天走的急没来得及准备,想着和你见面的事,就临时滥竽充数一把,你放心,我家是开酒坊的,以后要多少有多少,你消消气,消消气。”夏初然一边摸一边笑,这胸膛太棒了!

    刁浪被摸的不对劲,知道自己被吃豆腐,他挑眉,将抛上空中的酒瓶接住,放在夏初然头顶,随后还以颜色说,“拿下来或掉下来,你老师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刁浪这么说,正中夏初然下怀,她喜出望外,扶住头顶的酒瓶,“你愿意帮忙?”

    刁浪两手交叉,“你到这,我到这,就仅仅只是偶然?你小心思耍的足,迟迟不肯说出你的下一步,要不是这事我也赶上,不会让你这么轻松的。”

    夏初然握拳轻锤刁浪的肩膀,表情是到位的喜悦,“我真喜欢你这性格,有一说一不拐弯不抹角的,哥们,不错啊。”

    “但我不喜欢你的性格,藏着掖着太多。”说完刁浪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夏初然包上的碰铃,夏初然无法察觉到他的视线,但大致也能推敲,这一点她确实做得不好,无话可说,她吐吐舌头,抿了抿唇,“这样吧,等老师的事情结束了,我们再好好认识认识,现在我有心事,无法一心二用,等到事情都结束了,作为你昨天救我的奖励,也作为你帮我的报酬,我请你喝酒!”

    夏初然笑容无比真诚,可刁浪不是容易嘴软的,他翻翻白眼,充满不屑,“又是水?”

    “不敢不敢!”夏初然头摇的快,这神仙一看就骄傲的不行,捧上去,怎么也要捧上去。

    “那么……”刁浪不知何时变出了一本黑本子,翻开其中一页,“该交换一下信息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