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再起风波
    ,!

    第二日午后,八城大学。

    天空蔚蓝,因为没有一片云的装饰而愈发澄明,这雪后的晴空总是让人舒心,即使温度低了那么一点,似乎也阻挡不住晴空万里的宽广。雪压在枝头,晶莹剔透,一缕午后的阳光从树杈间穿插而过,斑驳的影子晃在了窗户上,配合着点点日光,照在了熟睡的人儿脸上,此情此景,难得的恬静闲适,若是此刻有人经过,或许还会感叹一声:这女的睡得真像一个会呼吸的包子。

    夏初然平躺在学校医务室的床上,完全睡死,右手盖在了眼睛上,嘴巴张大,好像在说,她正在发酵,请勿打扰。她用一张报纸盖住了肚子的位置,然后就迷迷糊糊的从早上睡到现在。

    “叮铃叮铃!”放在一边的诺基亚3210发出了声响,夏初然惊醒,她还不习惯有手机,于是放的有点远,摸索了片刻,接通了手机。

    “喂。”声音懒洋洋。

    “你在睡觉?”电话那头有不满,“我告诉你过,这样睡觉容易冷,不要随便在外面休息。”

    听到夏仁杰的声音,夏初然一下子清醒了,忙擦掉嘴边的口水,解释道:“小叔,我盖被子了!”她说着挥动手里的报纸,也不管他看不看到。

    电话那头叹气,根本不相信,但又不能发脾气,谁知道她因为昨天的事恢复的怎么样,看情况也是因为心事没休息好,导致现在在睡觉,所以今天就稍微客气点,“那随你吧。”

    听夏仁杰缓和,夏初然别提多高兴,咧着嘴也不说什么俏皮话。

    “这样,我找你是有事的。”短暂的寒暄过后,夏仁杰直入正题,“风晓镇又发现一具尸体,是一个成年男人,昨晚出事的,死因和金教授大致相同,我觉得警察可能还会找你了解情况,你认识就认识,不认识就否定,如实说就行,你昨天的不在场证明非常合理,嫌疑大概排除了。”

    “不是吧……”听到又有人出事,夏初然对自己洗脱嫌疑这事也没那么上心了,她只觉得脑瓜子疼,起床气支配了她现在思维,只觉得一股怒气翻涌,接着脱口而出道,“我不高兴了小叔。”

    听夏初然口气不对,夏仁杰忙压低声音,安抚她,“有我呢,我来,剩下的事你别操心了,安心做你的事吧。”

    “小叔,你的大男子主义又犯了。”夏初然算准了夏仁杰不同意,而这件事又该是自己,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医务室和紧闭的门,接着说:“我能见到鬼,这件事我觉得就该我来。”

    “唉……”夏仁杰叹出了声,无比头疼,“初然你别闹了,你这样大娘会担心,不要总是说自己见到鬼,即使见到,你也不该将这件事公诸于世,将自己处于危险中。”

    “我不危险。”夏初然急忙否认,“这件事只有小叔知道,小叔又不会害我,再加上,这天地万物谁想理我,它们自己都顾不来,这件事我来可以。”

    夏仁杰依然认为夏初然在胡搅蛮缠,呵斥道,“够了,我说不行就不行,安静呆着!”

    “兔崽子!”夏初然反嘴,电话那头的夏仁杰立马脸绿了,“你再说一遍试试!”

    “兔崽子!你自己瞎过吧,就你这样的反正也找不到媳妇!”夏初然大喊啪嗒一声挂了电话,房间突然安静,夏初然看了眼树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料想这兔崽子此刻绝对心情很好。

    电话那头的夏仁杰总算松了一口气,夏初然只要会吵嘴,心情就在变好,他就放心了,想着,他摸了摸身旁的黑猫,黑猫身上缠着白绷带,在夏仁杰一下又一下的抚摸中,慢慢睁开了眼……

    ……

    “老师老师!”

    “学姐学姐!”

    化学工程系,b3606的大教室里外都站满了学生,今天夏初然只有下午一节大课,所以过了两点才姗姗来迟,学生们一见到围着白围巾的女人,都知道是夏初然来了,虽说教室里很暖和,但夏初然还是裹得乱七八糟,臃肿的不行。

    夏初然刚到三楼,一看屋里屋外的仗势也懵了,刚想开口问,就被学生推进了教室,七嘴八舌,各个看起来都很焦急。

    “夏老师,他们说金教授死了,是真的吗?还说金教授是被人杀的,死的相当蹊跷,老师,是真的吗?!”其中一个略显稚嫩的男生率先问道,金教授是他们学校的老教授,一生清贫,一直都是一个人。他得高望重,学院里的研究所就是他掌管,夏初然以前是他的学生也在研究所待过,可以说就是金教授最看中的学生,这不,对于金教授死亡这件事,有兴趣的都来问夏初然了。

    听完学生的询问,夏初然心里有了数,她知道一进这地方必然会提到这个问题,所以她也有所准备。她先是站到了讲台上,压了压手势,示意学生平静坐好,然后她放下手里的教科书,声音轻柔又无波澜的解释,“这位同学所问的是真的,金教授确实发生意外逝世,只是各中原因和问题都要等警方结果,我提醒你们不要在这里妄加揣测,第一,对金教授不好,第二,对你们的学期末成绩有影响,老师一不高兴,很容易让你们挂科的。”

    夏初然说的时候还做出了委屈的表情,大家一听八卦有害期末成绩,纷纷退下找了个位置坐下,片刻,能容纳一百多人的教室就座无虚席,只有七八个不是夏初然学生的学生站在了教室门口。他们从一开始就没进来,也不发表意见,只是每个人表情都很沉重,跟这里的八卦氛围比起来,是真的焦虑。

    夏初然也注意到了他们,点头示意他们,那七八个男男女女才退出了教室。

    ……

    这堂课是一个半小时,夏初然讲的有些疲惫,昨夜没能休息好,睡觉也没补够。一个多小时过去,她宣布了下课,学生们三三两两离开教室,她才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现在教室里已经没人,刚才出去的那七八个男男女女又进入了教室,下面还有一堂别的老师的课,他们说话的时间只有二十分钟。

    “学姐……”这是夏初然在研究院的学弟和学妹,夏初然虽然和他们年龄相当,但早他们一步进入研究所,而且她们对夏初然也非常尊重,夏初然在做了一段时间的研究过后,在半年前才离开研究所成为了老师。

    “学姐……”

    带着眼镜十分娇小的女生红着眼眶,她内心感到不安和害怕,迟迟张不开口,一动嘴,眼泪啪嗒就掉落。

    “我来说吧!”其中一个男生看不下去了,冲到夏初然面前,夏初然坐着,习惯性的压手要他冷静,那男生止步,稳了一稳,情绪仍是激动,“学姐,我知道金教授死了大家都很不开心……”

    “我说小亮,对金老师的语气你稍微尊重点。”夏初然之前就不太开心,虽说老师是真的去世了,可是将一句“死了”说的那么轻巧,她非常不舒服。

    “啊……”叫小亮的男生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怎么样,但被这么一训不敢再说话,虽然夏初然没发火,表情也不严肃,可就是怕她,平常就这样,夏初然稍微认真一点,大家都不敢胡来。

    “学姐,金教授离开了,我们怎么办,听上面的学长说,我们前段时间从考古队那里得到的‘猫干尸’资料要被其他大学研究所拿去,我们努力了很久,不,不想……就这么放手……”后面有人完整的把想说的说出来,夏初然也猜到是这件事,当时“猫干尸”就有很多研究所去讨要,要不是金教授得高望重,这项目最后也不会落到他手里,现在金教授不在了,各个研究所还不得疯抢,真是人走茶凉,所有人想的都是对自己最有利的事。

    “呐,这件事你们不要问我,我早不在研究所待了,也不能插手,你们回去按学长们说的做。”夏初然离开研究所就不能管这些了,这是当时约定好的,能够来帮忙,但绝不能干涉,夏初然很同意,毕竟以她风风火火的性格,枪打出头鸟,她一定第一个被干掉。

    “学姐。”七八个人没办法才来找她,现在夏初然也没办法,他们又该怎么办。

    大家神色凝重,夏初然说不管就不管,她真不乐意做麻烦事,于是起身准备走了。

    “学姐!”刚才那个哭哭啼啼的眼镜女孩叫住她,“老师真的在那上面付出太多了,我们科研成果马上就能预见,学姐,你帮老师守住不行吗?你也知道筱安导师太专断,她不和我们商量,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情况太隐晦,我们也不要多,你帮我们去和导师谈一次,只要一次,她毕竟是你的学姐啊!”

    哎呀,那个学姐……夏初然想到她差点骂娘。筱安的专断她也非常清楚,她就是那性格,不多说,不多闹,要的东西一定要弄到,步骤有条不紊,行为一丝不苟,这真的是新时代的楷模,大家的典范,夏初然的命门。她就是不理筱安也能被她带着走,心塞塞的,还和她谈,不被骂回来,她和小叔姓!

    但……这么一说,夏初然也感受到了大家的无奈,毕竟以筱安的能力守住有可能,但她自动放弃的可能也很高,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一不知道,就没底,一没底就慌张,人微言轻说话的力道又小,夏初然想,闹就闹一次吧,反正她也不是没闹过,总能做点什么,想到这里,夏初然轻轻一点头,“好吧,我明天来,但在此之前,你们帮我准备一样东西,酒精,分析纯的那种,我要去钓仙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