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雪夜追逐
    ,!

    天地茫茫,飞雪肆意侵扰着八城,遮天蔽月,洞察不明的夜晚夹杂着分辨不清的嘈杂,这个古城被皑皑白雪覆盖,犹如千年之前的废墟一般,突然之间了无生气。

    黑白在天地之间较量,起此彼伏的压制将气氛点到**,浑噩吐露着气息,点光刺穿浑噩而出,这是一场非黑即白的争斗,天地变幻间,只能有一方胜利……

    刁浪的身影在屋瓦楼宇间穿梭,他的视线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他面前一个黑而小巧的生物上。它跑的飞快,身形灵动活泼,每次只要刁浪稍一懈怠它便跳出老远,刁浪追的有些吃力,它却连喘息都几不可闻。

    漫天的大雪早迷得人眼睁不开,刁浪此时此刻急迫地想逮住这个偷窥的小猫,它作为梁上君子实在不够坦荡,现在他想确认这只小猫和今天发生的种种有无联系,刁浪现在没有其他的突破途径,难得有了一个线索,觉得必须要抓住它问个清楚!

    一人一猫在早就空荡的大街上冒雪奔袭,紧咬着、相持着,黑猫虽然一言不发,但很明显知道刁浪的厉害,几次尝试甩掉都没能成功,它抬头,绿眸看准了一处高楼群。

    这是八城新式的住宅楼,为了满足日益扩大的人口,这几栋十层高的楼房拔地而起,而且一举成为八城难得一见的建筑。建筑拢共五栋,以五环形式均匀分布,光线好地段好,只是在并不时兴房地产的时候,买的人有却不多,只知道最旁边靠护城河的一栋直接被一位买家买下,所以通体没有一丝亮光,其余四栋,只有十几户拽。

    黑猫就瞅准了这十几户拽。

    它先是加速,拉开和刁浪之间的距离,刁浪当然紧追不舍,可黑猫身轻如燕,靠近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再加上这里又是人群密集的中心,稍有差池必酿大祸,根本不是下手的地方。刁浪不由啧了啧嘴,心下是不耐烦——太能整了这只异兽,他最讨厌雪,还非得让他在雪里飘,真心觉得这只黑猫不上道,等他逮到它,非将它塞狗群里不可!

    心里就想了那么一会儿,一瞬间,黑猫就跳到了楼顶,刁浪看准时机,一个箭步冲上,甩开手里的折扇。

    这把刁浪随身携带的折扇,外壁如白玉,内里纯红色,颜色十分鲜艳。扇叶是未知的金属材料,雕镂落叶纷纷,用玉龙骨做成扇骨,其下又悬挂着不可知的碰铃灵物。而传说这把折扇在火山之巅放了七七四十九天,引玄鸟雕刻,充满了灵气与魄气,威力无穷是难得的至宝,天地称之为血扇。无数人遐想过,只是上下几千年,刁浪是唯一的主人,也从没有人能碰到它。

    此刻,血扇扇尾挂着的信碰铃发出“叮铃铃”的响声,刁浪在上空稳住身形,黑压压的乌云和漫天的大雪使得现场的氛围压抑异常,黑猫将刁浪带到最上空,轻巧的身影在楼顶飞跃,一下又一下,一栋又一栋,刁浪紧随,寻找时机,突然黑猫脚步一滞,刁浪疑惑瞬时停下,两人在一栋楼上,黑猫靠近屋顶边缘,刁浪在正中心的位置。

    雪下的越来越大,黑猫转过身望向刁浪,那双绿眸蹿动,莫名的,刁浪感觉到一股瘆人的寒意,只听“轰隆”一声,雷暴从天而降,瞬间便撕开了夜空,刺眼的魔光在刁浪眼中炸开,就连他的眼睛也被渲染成白色,而就在一秒间,雷电完全将刁浪吞噬,耀眼的强光下只留下了黑猫的笑眼。

    “蠢货。”黑猫吐露出两个字,带着人声,刺耳的嗤笑。

    天地恢复宁静,焦黑的屋顶只剩一堆被风雪很快掩盖的灰烬。

    黑猫不急着离开,蹲下,任由风雪将它的毛色沾染的雪白,它尽情的舔舐毛发,无法掩饰心中的喜悦。

    “火刃!”爆吼伴随着红色的刀光,闪电一般袭向了黑猫,黑猫无从预料,红刃随即撕开了它的身体,鲜血迸发,黑猫的身体掉下高楼,那双绿眸瞪得老大,完全不可置信……这个人,怎么会……

    “你才蠢货,我客气一点看起来就这么能欺负?!”刁浪从另一栋楼飞速靠近,他原本速度就不慢,只是和黑猫比差了那么一点,刚才雷电来袭他也顺势送黑猫几秒喘息的时间,可是说他蠢货,他可受不了,他堂堂火神,被一个不知名的野猫冒犯,这找谁说理去!

    血扇在他手里折叠,他力下留半分,这只黑猫不死也元气大伤,待他带回去好好询问,定要将风晓镇这个诡异的事件勘探清楚!

    他向下俯冲接近黑猫,身体可触之际,黑猫突然翻身,借着他的手背,一跃到墙边,然后几个跃步冲进了一个开着窗户的房间。

    刁浪吃惊,它明明身受重伤,可这速度没有一丝一毫的减慢,他没能稳住身形,只能继续下滑,然后乘机借一边的高墙,也跃向了那个房间。

    屋里关着灯,可客厅的光还是通过半开的门缝传了出来,这个时候是吃晚饭的时候,没人在房间,刁浪小心环顾了四周,忽然一家老小的惊叫声从客厅传来,刁浪咬牙,这贼猫!

    他迅速冲向客厅——客厅一对母女脸色苍白的抱在一起,一边叫一边在板凳上不停跺脚,旁边的男主人正拿着笤帚拍打地上不断蠕动的东西,刁浪定睛一瞧,心道不好,客厅地上跑动着十几只蟑螂,很明显是那黑猫的杰作,这下子……

    刁浪满目怒火的看向那个没有灯的房间,让这个贼猫跑了!

    “快快快,怎么这么多虫子,快打,别让它们到处跑!”女主人煞白了脸,安慰怀里的孩子,男主人打的满头大汗,他也害怕,他也疑惑,这么多虫子从哪里跑来的!

    就在这一家三口一筹莫展之际,蟑螂一下子全着了火,接着,门窗大开,呼呼大风和飞雪一起刮了进来,直接吹尽了这屋子里蟑螂的残骸,过程很快,风来的急也去的快,而一家三口对于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莫名其妙,就木愣愣站在客厅,很久很久……

    ……

    ……

    “好嘛,这下又得辛苦了。”刚刚漏了黑猫的刁浪蹲在某栋高楼顶端,嘴里衔着一颗枯草,他看起来百无聊赖又无所事事,只是那双眼睛俯瞰这个城镇,没有一丝松懈。

    刁浪在风雪里蹲了有一会儿,远方晃晃悠悠飘过来一团蓝色的狐火,他知道是老熟人,立马轻笑道,“白玫,我等你好久,好了,接下来交给你没问题吧。”

    那团蓝色的狐火就是来找刁浪,但不是主体,它的主人在远方的某一个地方,通过狐火,刁浪的话都能清晰而准确地传达到那里。

    狐火在刁浪面前打了一个转,示意没问题。

    刁浪当场就乐了,拍拍手站起来,咬着那根草含糊不清地说,“那我去玩了!”说着转身,狐火立刻挡在了他的面前。

    刁浪纳闷,往左走,狐火跟着,往右走,狐火看着。

    “喂,我知道我有魅力,可我不敢喜欢你,别挡着我做事,赶紧走!”刁浪已经挥手下逐客令,狐火在他眼前打转,刁浪心道不好,转身那一刻刚想逃,全身就着了。天时地利人和,细细想来他今天的命也不好。

    ……

    刁浪裸着上身在垃圾堆里翻旧衣服,他本身不怕热也不怕冷,就是为了形象,新时代的女性对外表越来越看重,不穿衣服就能上街的好时候早过去了。虽然早就有想法,可初来八城的他人生地不熟,没几个人能帮他,所以衣服全是这地方翻出来的,包括刚才烧掉的那件。

    “哎呀,这白玫,看来还是得发回老家……”刁浪翻找衣服嘴里咕哝,不经意一瞟,一团狐火挂在上头,吓得他立刻反口,“发,发回老家是为了她好,她也不想来不是,他在哪她在哪,她来帮我我怎么能玩,不够意思了不是,马上干活马上干活!”

    刁浪迅速随便翻了一件毛衣套身上,赶紧开溜,跑了有一段路,走到了大马路上,忽然看到一辆疾驰而来的银色桑塔纳,看清楚后座的人之后,他轻弯嘴角,拎了拎毛衣,追上了汽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