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8 谅解?
    “其次,我前段时间查了美、日、中三国综艺相关的讯息,尤其是中国,中国的综艺节目缺乏创新,而且目前韩流在中国已成大势,借着这股东风,我想如果节目收视可以的话,转播,或者卖版权,收益会让我满意的。最重要的是,海外的版权收益,全部是我的哦”

    泰妍两眼直冒小星星:“那如果卖海外版权的话,会卖多少啊?”

    张石:“和收视率以及话题度挂钩,算法还是满复杂的,还要考虑可复制性,可操作性,等等。总之,会很多”泰妍装作听懂的“哦”了一声,靠在长椅的椅背上,小心的喝着热咖啡。

    在工作日的上午,清冷的初冬,公园里连老年人都看不到。两个人坐在这里,看着忙忙林海,看着蹁跹枫叶,看着云卷云舒,听着江涛阵阵。喝一口热咖啡,从喉咙暖到胃,和身边人相视一笑,从胃暖到心

    张石看一眼身边的泰妍,莫名的有些迫切,甚至幻想现在就有人来找他谈版权出售的事情,哪怕人民币三四十万也卖给他,然后挺直腰杆,说出那句话。

    想着那样的情景,张石心头一热,转头看着泰妍的童颜,嘴角弯起,那个时候,她会是什么表情?

    被张石目光吓到的泰妍,伸手把张石的脸别向另一边。张石作势要咬,泰妍皱眉嘟囔着缩回了手。

    张石拍了拍自己和泰妍之间的缝隙,下巴一抬:“坐过来。”

    泰妍双手捂着热咖啡屁股向原理张石的方向挪动,张石眼睛一眯,泰妍才鼓着腮挪了过来。张石伸出手指戳了戳泰妍鼓鼓的脸颊,然后拎起泰妍外套后面宽大的连衣帽,在泰妍奇怪的目光下,迅猛的盖住泰妍的头。在泰妍手忙脚乱的埋怨声中,翘起二郎腿喝一口咖啡,长叹:“今天天气真好!”

    隔壁的汉江大桥上,往来的司机纷纷心疼又无奈的调高了空调的温度,想想上涨的油费恨恨的骂了句贼老天。

    又是一个清寒的上午,张石走进新沙洞r咖啡厅,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一处卡座跟前。

    李政宰坐在位置上,满脸忧色,看到张石来了,身体坐正放下二郎腿,伸手示意:“来了,坐。”

    张石嘴角噙着微笑,对侍者道:“一杯,谢谢。”说完自顾自坐下,微笑着像个老朋友一样道:“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没有行程吗?”

    品位着张石的话,李政宰无言笑了笑,缓缓起身,伸出右手对张石道:“正式介绍一下。演员李政宰。”

    张石也站起来,表情严肃:“nn,社长,张石。”李政宰眉毛向上一挑,敏锐的察觉到,手里大象集团这张牌已然打不出去了。

    李政宰庄重的和张石握手:“阿尼啊塞哟,张社长。”

    张石:“阿尼啊塞哟,李政宰。”目光交汇,相视一笑。

    两人落座后,李政宰踟蹰了会,郑重的说道:“非常抱歉,关于之前的事情。”

    张石不以为意的耸耸肩:“没必要道歉,我能理解你的决定,换做是我,可能也会这么做。何况,柳暗花明又一村不是吗?”

    李政宰客套的笑了笑,不知道如何开口,张石看出了他的窘迫,主动道:“这次找我来,或许是有什么事情?”

    李政宰点点头,叹道:“是关于岷宇的,我到现在才知道,他为了开除你,居然伪造你的签章和借条。”

    张石笑道:“可能你并不知道,当我刚在您那里上班的时候,可以说是穷困潦倒,当然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至少不用担心温饱。那个时候,我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朴民奇和宋岷宇似乎对我有种难以理解的敌意和排斥意识。”李政宰眉毛一凝。

    张石接着道:“那天,宋岷宇让我和朴民奇去买咖啡。到了咖啡店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脑子在想午饭是不是能在剧组吃,晚上就不吃了,第二天早上怎么办,吃什么。朴民奇突然说让我埋单,那天买了很多咖啡,主要是供给剧组的,我大概记得金额是30万以上,我全身上下连2万都没有,仅有的钱是今天的交通费。当时我说没有钱,朴民奇让我把随身物品抵押在那。”

    “当时我就打电话给宋岷宇,奇怪的是,宋岷宇的口径居然和朴民奇是一致的,就是说,我是刚入职的,所以咖啡费必须由我来付。”

    张石长叹口气:“我当时就感觉特别绝望,一个整日发愁该怎么填饱肚子的人,却要承担30万的咖啡钱,这个数字在当时,对我来说就是天文数字。在我无助的时候,还是咖啡厅的工作人员暗示我,正常买咖啡是有卡的,用的是公司的钱。”

    张石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可以说,给您任职的期间,一定程度上来说,我是受到压迫的,可是这些话,我直到今天才能和你说。”

    李政宰愈发沉默,本想打的人情牌,本来想好的交易条件,现在被堵的严严实实,半句也说不出口。好好的谈话,突然变诉苦,还件件有实锤,李政宰除了歉意之外,还有一种失去节奏的无力感。

    尝试着回归谈话目的的李政宰接话道:“这些,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张石摊手:“我不是那么爱打小报告的人,职场里也没有那个立场,而且那个时候即使说了,您信宋岷宇还是信我?显而易见的。”

    李政宰无力的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决定直入正题:“张石,其实我这次来,是为了珉宇而来,希望能谋求你的谅解,在量刑上有所削减。”

    张石毫不意外,李政宰明着就是来谈条件的。刚才的谈话,让感情牌打不出来,那么相应的条件上自然要比之前付出的更多。

    初步权衡一下感情因素和现实条件,张石摊手道:“我能理解您为宋岷宇所做的一切,可是,我为什么要谅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