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 Avgr(下)
    张石用毛巾擦完脸,把毛巾还给泰妍,轻声道:“泰妍啊,我…被开除了……”

    泰妍拧毛巾的手顿了一下,继续拧了拧递给张石,张石接过毛巾定定的看着泰妍:“你就不问问,发生了什么?”

    泰妍从张石手里拿过毛巾,倾身过去给张石擦脸。手悄悄用力,听见张石嗷嗷直叫,嘴角莞尔,又转瞬即逝恢复成面无表情、漠不关心的模样。

    张石终于从泰妍手里的毛巾逃脱,只听泰妍道:“欧巴的事情,我为什么要问?”

    张石来不及喊疼,不满的问:“呀,我你都不关心了现在?”

    泰妍振振有词的说道:“欧巴是成年人了,也知道人生的责任要自己担着,自己拿主意了现在,为什么我要问?”

    张石托着下巴皱眉沉吟不说话,泰妍问:“欧巴这是什么表情?”

    张石维持这表情道:“你突然这么懂事的像个大人,我有点不习惯。”

    泰妍没好气的白了张石一眼,端着脸盆和拧干的毛巾到卫生间放好,趿拉着拖鞋再次在单人沙发葛优躺。

    张石把泰妍拉着坐起来,无视她不耐烦的表情,认真的说道:“你相信我吗?”

    面对这样的问题,泰妍堂皇的眉毛都纠结在了一起,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表情更堂皇了。

    张石半晌没得到回答,皱眉问:“你这什么表情?”

    泰妍脸的惊讶和堂皇在一起纠结着回道:“今天从欧巴说的第三句开始,每一句都是阿爸喝酒过后说过的……”

    张石托腮沉吟:“……可能,男人都这样。你爸,还有我,哦还有你哥,你生命中的三个男人,有时候都一样的。”

    泰妍眯着眼,翘着二郎腿,痞里痞气的样子,萌萌的冷笑:“阿爸,哥,还有你?呵呵呵……”

    张石摸了摸鼻子,开始转移话题:“我被人暗算了,伪造我的私人印章,然后搞了一系列事情,然后一定程度让我跳进黄河……跳进汉江也洗不清的坐实了这件事情,最后借机把我开除。”

    泰妍歪了歪脖子问:“欧巴不应该只是最底层的经纪人吗?按照权限,你的直属级完全有权限开除你的啊,干嘛非要废了那么多事,还冒着法律的风险,违法做这么多呢?”

    张石理了理头发,举重若轻、淡定冷静的说道:“主要是之前的工作比较出彩,李政宰他比较信重我,所以我的直属司,不好毫无实际证据的把我开除。这样会让他和李政宰之间多年的情谊出现不可修补的裂痕,对于依靠李政宰的信任过活的他来说,这种损失是致命的。所以他只好伪造证据出来,并且凭借李政宰的信任,让这个看似天衣无缝的证据被李政宰采信。只要李政宰信了,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泰妍把玩着指甲问:“那欧巴想好以后做什么了吗?”

    张石眸光熠熠,咧着嘴角,略带兴奋的竖起两只手指笑道:“我有两个并行不悖的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