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 灵光乍现
    11月的首尔气温已日渐寒冷,从早前最低气温13度,断崖式的降到46度。大街上时不时有人裹紧冬衣打着咳嗽,快步离去。

    张石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眼神没有焦距,脑海中回荡着宋岷宇志得意满的话语:“哎一古,现在真是到哪里都有人讨厌你啊,张石,为什么不反思一下你失败的人生?对了,你之前的劣迹斑斑的光辉事迹圈里的每个公司我都发了一份,哈哈哈哈”

    大排档米肠的香气,喧嚣的人群,酒杯清脆的碰撞声唤醒了放空中的张石。随便找个位置坐下,要了一份米肠,一瓶烧酒。一杯烧酒灌下去,一阵龇牙咧嘴,烧酒怪异的味道即使过了半年依旧还略有点不适应。

    四周三五成群的人,对形单影只独自喝闷酒的张石投来异样的目光。一瓶烧酒下肚,越想越憋屈的张石拿出手机,一个个打起电话。

    “俊成啊,在哪呢?”

    “在家?带着多无聊,出来一起喝酒。”

    “不能喝?我也不能喝,就少喝点。我今天有点郁闷,嗯,你出来吧,一起聊聊。要不我一个人,心里难受得慌。”

    “嗯,就在你家不是离弘大近嘛,去弘大吧,你来再和我联系。”

    “呀基浩啊,你人呢?”

    “来弘大陪我喝酒啊!”

    “没什么,今天出了点事,心情不好。”

    “嗯,到弘大打我电话。嗯,嗯,来的路上慢点。”

    “太侑啊,你现在在哪?”

    ………………………

    “来!我们…先干了这杯!”张石笑着举杯夸张的笑着。

    “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为友谊!再干一杯!”张石仰脖一饮而尽。

    三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的喝了两杯。张石正要倒第三杯的时候,年纪最大的崔基浩,拦住了张石。

    关切的问:“呀,石啊,你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张石扯起嘴角,摇头笑道:“没多大事,我被炒了。”

    具俊成皱眉问:“不是干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被炒了。”

    李太侑:“之前还政宰长,政宰短的,怎么突然说开就给开了?出什么事儿了?”

    张石喝完第三杯,长叹一口气:“是我大意了,被小人算计了。进公司的第二天,顶头上司联合公司前辈一起坑我,想坑我30万。”

    崔基浩皱眉:“坑你?怎么说?”

    张石长舒一口气,娓娓道来:“第二天,到剧组后,其他经纪人无所事事的玩。那个室长宋岷宇,让我跟着一个同事去买咖啡。是买给剧组所有人,外加我们的,总共三十多万。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明明有卡,公司专门为了李政宰在剧组或者节目组的时候,请客用的卡。”

    “明明有卡,却非要我付钱。我当时就打电话给那个室长,可是这孙子真能让我付,还特么说什么不成文的规矩。我特么浑身上下连2万都拿不出来,三十多万,连个零头都出不起。要不是服务员提醒了我,我还天真的以为真有什么不成文的规矩。”

    “从那天开始,我心里就有个疙瘩,我和他们的关系一直就不好。宋岷宇还有他的爪牙,也处处针对我,和我过不去。时间长了,李政宰也渐渐信任并重用我,去哪都把我带着。李政宰越重用我,宋岷宇就越嫉恨我,害怕有一天我取而代之。”

    “后来,李政宰派我去中国出差,宋岷宇那小人,趁机安排霓虹的行程,把李政宰支到霓虹去,然后趁李政宰不在的时候陷害我。找一批小混混三番五次去办公室闹事,打着找我算账的旗号,然后就着这个由头,先斩后奏把我开了。反正李政宰在霓虹,事实真假他嘴巴一张的事。”

    崔基浩拍了拍张石的肩膀宽慰:“没多大事儿,工作没了可以再找,至于这人,以后总有机会收拾他。”

    具俊成和李太侑也如是安慰张石,张石用力揉了揉脸:“唉,关键是,本来已经确定要去大象集团任职了,也一起泡汤了。”

    李太侑:“大象集团?又是什么情况?”

    张石仰脖再次一饮而尽,叹道:“本来受到大象集团常务的赏识,打算去任职。结果也泡汤了。”几人一边安慰张石,一边陪他喝着,不一会儿每个人身前都有一个空瓶。

    崔基浩拍着张石的肩膀,大着舌头道:“哎呀,工…作没了,可…以再…找,你这…这…么年轻,能…力又…不是…是没有,怕…怕…怕什么!”

    张石沮丧的摇摇头:“没有个大企业科长的身份,别人怎么把自己家的女儿交给我。”

    李太侑贱兮兮的笑道:“石啊,老实说,是不是谈恋爱了?是谁这么有眼光?”

    崔基浩推了一下李太侑:“去你的,一边去。”说完搂着张石的肩膀,头挨着张石的头,忍着醉意道:“不要…灰心,今天!我们张石…能…能被大象集团的大…大人物赏识,明天!就能…能被三…三星的李家赏识,放…放宽心,向前看!除了…借钱,其他的能能帮忙的,哥决决不推辞!干杯!”

    具俊成是烧酒瓶林立的酒桌中,唯一一个思路清晰,还算清醒的人。他拍了拍张石的肩膀分析道:“照你所说,这个宋岷宇应该是个瑕疵必报的人,他肯定不会只把你开除就完了的人。想必你可能也清楚,以他在圈内的影响力,你应该很难再在圈内就职了。你想过以后做什么没?”

    张石摇摇头:“不知道,我也没做过别的,以我这个学历,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具俊成搂着张石的肩膀道:“上次你叫我去帮忙,拍的那个综艺节目不是挺好的吗?很有意思啊,为什么不尝试着继续?就你这个脱稿主持的水平,好好学习锻炼锻炼,再有刘在石那样的老师教一教。申东烨,金济东那样的,未尝不可啊。”

    张石摇头哂笑:“我这样,哪里来的老师,还刘在石…”

    具俊成摆摆手:“以你的悟性,即使就是看综艺,自己去揣摩,去分析,都能学个三五成。刘在石,申东烨,姜虎东,没人都学个三五成,再加上你自己的水准,为何不可。”

    张石闹中仿若有一道闪电打过,急忙道:“你前一句说的什么?”

    具俊成不明所以的回道:“以你的悟性,即使”

    张石急忙打断:“再前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