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 好烦想章节名,谁能帮帮我
    翌日,西装革履的张石在前台的引导下,在一处会客室内等候,会客室四周都是透明的玻璃,百叶帘挂在玻璃墙上。

    一杯浓香研磨的咖啡刚放下没多久,从外面进来一个人,笑呵呵的脸上深深的法令纹,看起来威严又和善,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张石起身相迎,来人上前两步握住张石的手笑道:“哎一古,我在外面就纳闷这位很有眼缘的小伙子是谁啊,进来一看原来是张石,好像有个四字成语叫轻年俊彦,我觉得张石就是这个成语最好的证明。”

    张石:“理事n了,您随便点,叫我张石就好。”

    刘理事笑呵呵的叹道:“好好好,呵呵呵,哎一古,好久不见了,回国后感觉怎么样,都还好嘛?”

    张石点点头,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微笑答道:“劳烦您挂念,一切都好。”

    刘理事像个长辈一样嘘寒问暖,关心的问:“那张石,阿尼,张石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啊?”

    张石谨慎的回道:“有些事情需要和常务n。”

    刘理事:“约好时间了吗?”

    张石:“昨天约好的时间。”

    刘理事忍不住出言试探道:“对了,上次在中国聚餐的时候,常务n事,你考虑好没有?”

    张石仿若失忆般,答道:“常务n事?什么事?”

    刘理事笑呵呵的点点头,本想转身离开,最终还是决定一探虚实:“就是上次,常务n邀请你来我们大象株式会社工作嘛,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张石恍然大悟:“哦,您说的是这个。”

    刘理事身体前倾:“对,考虑的怎么样了?”

    张石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羞赧的挠了挠后脑勺:“还在考虑中,还没想好。”

    刘理事点头笑了笑:“那好,我还有事要和常务n,那我先过去了,不能让常务n,不是?”

    张石颔首:“您忙,您忙,有时间您方便的话,我再找您聊聊。”

    刘理事笑呵呵的直点头:“好好好,那我就恭候了。”

    走出会客室,刘理事眯着眼看着张石的背影,转身大步离去。

    刘理事带着三两个人,找到尹敏书:“尹秘书,请和常务n一下,说我和几位有重要的事情要向常务n。”

    尹敏书摇头:“常务n开会,16点整散会。”

    刘理事身边的金边眼镜的金总监性急的问:“那请问常务n个会议室,还有10分钟散会,我们到会议室外面等。”

    尹敏书指了指底下:“食品部的会议,在17层的会议室。”

    林世玲:“针对这次圣诞新品上市的企划,品牌部、营销部、企划部等等各部门要做好相关工作。现在是11月初,每隔5天,我要听一次报告,告诉我你们的工作进展。散会!”

    林世玲带着一批各部门部长,刚走出会议室,抬腕看了眼时间,抬头就看见刘理事带着三个高管,堵在前路。

    刘理事:“常务n个情况现在想向您汇报一下。”

    林世玲抬腕:“不能等明天吗?”

    刘理事:“事情比较特殊,所以就着急赶过来了。”林世玲挥了挥手,其他人行礼离开,四人跟在林世玲身后进入会议室。

    刘理事当先道:“您在中国的时候,提了一句,希望同行的张石来公司任职。”

    林世玲点点头:“是有这事,怎么了?”

    刘理事:“本着对同事负责的态度,我交办下属,让他们了解一下张石的大概情况,学历,工作经历,相关评价等等。”

    林世玲眉头微皱:“刘理事有心了,但是这应该是人力资源的事情,刘理事是不是管的有些宽了?”

    刘理事五十几岁的老头,向林世玲90度鞠躬赔罪:“十分抱歉,常务n石的能力,可以说是有目共睹。我只是出于对年轻人才的好奇心,忍不住想了解一下,什么样的环境,才能造就这样的一个人才。是我僭越了,十分抱歉。”

    刘理事一直保持着90度鞠躬的姿势,太阳穴两侧已然汗水淋漓,林世玲等刘理事略微摇晃,将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微抬下巴:“刘理事起来吧,调查的结果怎么样?真实性呢?有保障吗?”

    刘理事缓缓起身,身体有些摇晃,脸上满是汗水,身边的同事伸手扶,他轻轻挣脱开来,随身带的文件双手呈上。

    等林世玲接过,刘理事倒退两步,坐到椅子上,呼吸粗重而急促:“常务n实度我可以保证。”

    林世玲打开文档,看到张石的孤儿院出身,林世玲同情的表情中还带着赞赏。等到后来因为赌博被,林世玲微微皱眉,看到因欠债4千万,被高利贷追债追到公司闹事,以两个公司的个人评价,及林世玲眉头皱的更深了。

    尹敏书带着张石走近林世玲的办公室,林世玲笑着示意张石坐下:“张石昨天说有事情和我说,是什么事情?”

    张石拘谨的握拳道:“我想过了,我认为来大象集团,或许能更充分的发挥我的才能。”

    林世玲笑着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政宰那边怎么看?”

    张石摇摇头:“我被开除了,所以,李政宰先生的看法我不知道。但是,事情是另有隐情的。”

    林世玲点头又摇头:“张石,很遗憾,恐怕你不能来集团任职了。”

    张石:“为什么?”

    林世玲耐心的解释道:“首先,张石的过去,以及被开除的这件事情,以及被公司高层所了解,他们明确反对你的到来。其次,也是最主要的一点。政宰开除了你,证明政宰认为你需要在高利贷人员,去公司讨债这件事上负责任。所以,无论事实如何,他相信了,那我就必须相信,我不想我们之间的感情存在任何裂痕。即使,这对你很不公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