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 意义和理由
    ,韩娱之星灿首尔!

    僻静的走廊尾间,草娥扯起嘴角问:“ppa什么时候到首尔的?”

    “昨天到的。”

    “那怎么不说一声,至少来公司之前说一声,我去接你啊。”

    “说了今天就不是惊喜了啊。”

    “呵呵,惊喜····”

    “再说了你手机不是藏宿舍了嘛,还怎么联系你啊。”

    “也对。”

    “胃病怎么样了?”

    “还行,没什么的。”

    张石一时语塞,低头沉默了半分钟,气氛也沉默了半分钟。来时兴高采烈,满腹想要分享的话,却被堵在了喉咙。

    张石拎起食盒递给草娥,迎着不解的眼神解释道:“今天上午,我估计你要么在公司,要么有通告,身上不可能装手机,我就发了,说我要去fn。然后阿姨私信和我说让我去你家一趟,有点事情让我帮忙。”

    草娥皱眉:“我偶妈?怎么会?”

    张石:“我去的时候,那边还有一个年轻点的小姐,说是你的堂姐。然后阿姨就把食盒递给我,让我一定要交到你手上,不要被公司发现。阿姨说,她就不过来了,免得给你添麻烦,老人家去公司的话还是有点不方便。阿姨在电视上看见你,看你瘦了,心疼你,所以准备这么多。看见自己的女儿变得这么瘦,阿姨和叔叔都很心疼。我也把我的号码给他们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打电话给我。”

    草娥手紧紧的攥着食盒的把手,低着头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食盒的盖子上。练习的辛苦,未来的迷茫,对父母的思念,练习到出道这么长时间受的委屈···一切的一切,在生病时的脆弱下,都被放大,变成汹涌而出的泪水宣泄而出。

    张石看着抱成一团抽泣的草娥,也只能转过身背对她,顺便为她遮挡走廊那一头好奇的目光。自己已经没有资格,给她肩膀,也没有资格去为她拭去脸庞上的泪痕,能做的就是这样默默的保护她的体面。

    听着身后的声音,知道草娥不在哭泣,转身掏出手帕纸递过去。

    草娥低头擦完眼泪,仰头睁着通红的眼睛,梨花带雨的笑了笑:“米亚内,ppa,让ppa看到这些。啊···丢死人了真是的。ppa谢谢你,为了这么点事情单独跑这一趟,偶妈真是的。”

    张石看着疏远而客套的草娥,笑着说出感谢的话语,仿若是邻居帮忙那个快递一般。张石长舒一口气,失望的别过头,拿出自己准备的礼物递给草娥,冷冰冰的说道:“从北京给你带的礼物,拿着吧,我走了。”说完不等草娥起身相送,大步离开逃跑似的仓皇离开。

    在拐角草娥看不见的地方停下,胸膛仿若有一团火在燃烧,一团悲愤的怒火。张石疯了一般在拐角处来回踱步,越想越愤怒,越想越觉得心寒。

    张石咬牙一拳捶在墙上,受伤青红一片,却仿若未觉。越想越走不出去的张石,转身一脸愤怒的返回朝着草娥走去。

    张石走到草娥面前,胸膛剧烈的起伏,目光如隼般犀利。

    草娥把礼物抱在怀里,满脸莫名的仰头看着去而复返的ppa,红红的眼睛,时不时抽动的粉鼻,幼童般茫然的眼神都让草娥萌的像个孩子。

    张石眼含悲愤,颤抖着声音质问:“‘对不起?’‘谢谢?’你为什么说这些,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草娥被吓的一颤,低着头瑟瑟发抖不说话。

    看到草娥这个样子,张石简直快气炸了。来回快速的踱步,好一会儿情绪才稍稍稳定一些。

    张石颤声问:“我算什么?草娥啊,回答我,我到底算什么?我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

    “我们十岁就认识了,到现在15年了,十五年啊,草娥你告诉我这十五年对你来说算什么?”

    “我从一个小学生,到初中,到高中,到退伍,到现在。这十五年来我们认识,相识,相知,最后顺理成章的相爱。这十五年,我能记得的每一个时刻,都有你的身影。说真的,哪怕我想过我们可能做不成恋人,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你会对我说‘谢谢’‘对不起’。”

    “我没有办法想象你会对我说这些,我无法想象我们即使分手之后,你会像陌生人一样的对我。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俩会带着面具说话。每天带着面具走上社会和所有人说话,转过身来却连个能让我脱下它的人都没有,连个能让我敞开心胸不至于郁闷到无法呼吸的人都没有。那得有多可悲啊”

    “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想不明白,我真的想不明白我的存在对于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这十五年的青春对于你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说真的,我听到你说这些,我有多心寒你知道吗?心里好像要炸开一样,我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到底特么的为什么?!可是我想不出来,草儿啊,你能告诉我吗?”

    一滴泪水滴在了礼物盒上,如同决堤的信号,泪水不停的滴落在盒子上。张石慌张的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越哭越伤心的草娥,边哭边哽咽着说道:“p···pa完全pa···b呀!哪···哪有男人分···分手了还···还和前任联···联系的,要是···要是泰妍前前辈误会了可可怎么办啊。”

    张石鼻子一酸,仰头使劲眨巴眨巴眼睛,不让泪水从满溢的眼眶流下来。喉咙里哽的难受,张石的嘴唇颤抖着,眼眶红红的看着哭的像个泪人的草娥。

    大声道:“呀!她是她你是你!你瞎操什么心!别想那么多没用的!ppa自己可以解决!呀!下次发现你这样,我····我揍你!知道嘛!哎一西!”说完把身上所有的手帕纸,拿出来放她手里,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站在fn门外,张石回过头看着这幢四层小楼,伸手摸了摸脸上的泪痕,消失在街角的人群中。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