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 报复,回归
    恋上你 630 ,韩娱之星灿首尔最新章节!

    周玉乾和小钱冲出房门,激动的打开张石的房门,大喊:“不许动!举手抱头!”却瞧见目标正好整以暇的坐在离房门几步远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手里攥着手机正打着电话。看见自己还不慌不忙的冲着自己俩人招招手:“来啊,这是110的电话,你俩要不要说一下。还有,我已经和大使馆通过电话,也和南京的领事馆通了电话,你们有什么想说的么。”

    张石见对面两人说不出话来,对着手机道:“有两个持枪人士,正用枪指着我,请求警方的保护。”

    张石又摇了摇手里的手机,对着两人道:“你们没什么和110说的么?那我挂咯?”

    周玉乾连忙道:“诶,等等。”谨慎的从张石手里接过手机,给小钱一个眼色,走到门外嘀嘀咕咕了半晌。

    张石笑着对孤零零的小钱道:“77式手枪,500克的手枪,762毫米子弹,满弹的重量大约是620左右,你这细胳膊小腿的,举了150秒了。看你的肌肉反应,空弹夹没错了。所以,能不能放下那个玩具,吓唬人也要装全乎了啊。”

    小钱没有经验,有些手足无措的不知应对,只是举着手枪对准张石,额头上汗水涌现。半晌周玉乾铁青着脸回到房间,张石整了整衣服淡定的问道:“怎么样现在?还准备逮捕我么?接到上级通知了?”

    周玉乾眉头拧成川字,表情不渝的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张石冷着脸指着他们,一字一句道:“因为你们让我很不爽!白天跟了我一天的是你俩吧,白天跟也就算了,不让我洗澡睡觉就过分了!趟床上随便转头,都能看到你们安放的那些摄像头。安摄像头就罢了,劳烦能不能安的隐蔽一点,专业一点,不要那么耿直好么?卧室安也就算了,浴室安摄像头,你们是想干嘛?啊?瞧瞧你们布置的那些东西,一个疑心重些的老百姓都能发现个把个。就凭你们这样的专业素养,能守护好国家机密么,能保护好人民财产安全么?纳税人的经费就是这么用的?”

    小钱被说的有些茫然的转头看了看老周,周玉乾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张石下巴微抬:“你调查出来的那个就是。”

    周玉乾笃定的摇头:“不可能!怎么解释你中国话说的那么好,怎么解释你南京路那么熟,怎么解释你能发现我们的跟踪?!”

    张石困倦的扶额,轻舒一口气懒散到不想吐槽:“我要是别有用心的人就不会让你们跟我跟了一天,我要是别有用心的人就不会任由你们在我租来的车上动手脚,我要是别有用心的人,就不会在这儿等你们了,明白么?”

    不等周玉乾再问,张石挥挥手:“你们说个章程吧,抓紧的,明天还要早起赶飞机,没有功夫跟你们耗着了。

    等了半天没见对面说话,张石无奈的摇摇头:“呐,你们要是逮捕我,那么就上手铐,或者怎么样,然后领事馆或者大使馆也有可能,他们会和你们的上级沟通,那就按外交事件的流程走···”

    小钱一脸不屑的开口:“就你还外交事件。”

    张石放下二郎腿换个更舒服的姿势道:“我是大象集团来华的随行人员,我们是来商讨合作,落实投资的,我的签证是商业签证。现在,我被你们逮捕了,你觉得大象集团会装作看不见吗?你们有没有监听过我的手机?你觉得大象集团为我奔走的话,是不是外交事件呢?”

    看见对面的年轻人悻悻的不说话,张石接着道:“那么,如果你们不是逮捕我,或者带我去接受调查的话,很明显,二位到屋里收拾收拾可以出去了,时间不早了,我也就不留二位喝两杯了,好吧。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小钱六神无主的看着周玉乾,指望他拿主意,现在这个情况,退:丢人尴尬,进:必然闯祸。

    周玉乾心思急转,居高临下的说道:“我们要请示领导,在这段时间内,你必须要在我们视线范围内。”

    张石点亮手机屏,看了眼时间道:“可以,我只给你5分钟。”

    小钱皱眉愤愤的学着张石的口吻道:“你以为你谁啊,还‘我只给你5分钟’,真拿自己当棵葱。”

    张石指了指手机:“现在这么个情况,我不相信一个汇报需要超过30秒时间,我也不相信你们领导做决定需要超过60秒的时间。我给5分钟已经足够充裕了,我需要休息,5分钟一过,我就给领事馆打电话,希望你们到时自己给他们解释,你们为什么还在这里,以及你们准备干什么。”

    周玉乾铁青着脸转身离开,张石不无恶意的出声道:“友情提个醒,你身边这位年轻的同伴,手里的枪似乎没有子弹,你可以查一下,查完再走,要不然多不保险。”

    周玉乾转头看到小钱不自信的躲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大步走出。

    张石看着计时的秒表,到4分55秒的时候,切到拨号页面,刚要在通话记录上点下去,周玉乾大步流星的走进门,看着张石在将要拨电话的手势,不渝的皱眉。眼底闪过报复的**,嘴角微翘对张石道:“张先生,好自为之!”

    张石撇了撇嘴立马接上:“则智日困而自负其责也。不送!”

    第二天张石在机场的安检耗了一个小时几乎要误机,才明白那人眼底的报复是为何物。到了北京,早高峰让张石彻底见识了什么叫“时间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的距离,而是我在顺义,你在六道口。”

    为了赶路,张石不得不学着北京的口音,挥舞着红票字,辗转于各种电瓶车和自行车的后座上。有惊无险的在林世玲前面,抵达中国农业大学的门口。

    第一天结束后,回到酒店房间,面对再次出现的摄像头,张石无力的摇摇头。彻底检查了浴室之后,也只能随它去了,毕竟是帝都,不能像南京那样放肆。

    接下来的两天,被有关部门的人员单独带走谈话一次,在**前,被带去搜身一次,在人名大会堂前被拒绝进入层出不穷的检查,让张石对昨晚那人的小心眼有了彻底的了解。

    返程的那天,给少时四人,外加草娥单独准备了小礼物。又采买了些北京的小东西,用来需要维持的人情来往。本想随着行礼托运回去,想了想还是委托林世玲常务身边的秘书,用她的名字寄到自己在首尔的家。

    变本加厉的出入境安检,吹毛求疵的安检人员,拆的几近零碎的包裹,明目张胆的时间拖延,让张石跑的异常狼狈。全速奔跑下,才在旋梯收起之前,钻进了飞机。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乘客的侧目,都让张石的体面和留恋故土的心情一起丢的一干二净。

    起飞之前,给所有人发条短讯,关上手机,躺在商务舱的座椅里,羞恼的闭上眼睛。

    “首尔,我回来了。”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