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 要不要跟我干?
    “常务n,焦灼了一天了,到今天终于谈下来了,还是托张石的福。我们庆祝一下吧,照这个势头,常务n我们甚至可以提前回首尔啊!我们庆祝一下吧!你们是说是不是!”

    众人轰然应诺,林世玲笑道:“刚才荣成政府的招待晚宴,不是才结束嘛,怎么?都没吃饱?”

    一位女性随行人员,借机冲着林世玲撒娇:“常务n!都说是宴会了,怎么吃得饱嘛,又不是很合胃口,连糖醋排骨都没有的晚宴,真是的。常务n现在啊,要是能来碗大酱汤和烧酒,就完美了!”

    众人连连点头认同,林世玲心情愉快之下也点头应允:“呀!既然大家都没吃饱的话,我请客吃最好的牛肉!”

    众人兴奋的高举双手:“脆骨!!常务n脆骨!!”

    整个山东半岛都与朝鲜半岛隔海相望,尤其是荣成,荣成是中国离韩国最近的地方。从威海大水泊国际机场,到仁川机场,韩亚航空只用1小时10分钟。

    许多韩国人,在烟台,威海,青岛,荣成等地工作。由是在以上几个城市里,一家韩国人开的韩餐馆并不难找。

    要了个大包厢,一排长桌,众人按坐次坐好。

    一瓶瓶烧酒和啤酒摆在桌上,纹理华丽的肉片放在的烤盘上,自动形成的一个小圈子里,最小的那个自觉地拿起夹子和剪刀。

    张石刚在靠门的桌尾坐好,林世玲身边的刘理事便起身,来到张石身边,略带夸张的语调道:“哎一古张石,你可是我们的大功臣呐,大功臣!怎能让您坐这儿呢!请到常务n对面坐吧!”

    张石谦虚的摆了摆手笑着道:“哎一古,什么大功臣,谈不上谈不上!理事n,我坐这儿也行的。”

    刘理事哪能让他:“哎一古,张石!拜托了,过去给我们讲讲吧!说实话今天谈判突然这么顺利,我们到现在都一头雾呢。”半推半就之下,也只好起身在林世玲对面坐下。

    紧接着就和商量好了一般,刘理事端着酒杯起身道:“这次的谈判非常不容易,昨天四个小时的工作,仍然无法取得关键进展,中方的要求,相当苛刻。本来都以为会是一场恶战,估计至少要持续谈判三天。可是今天,我们的张石,主动出击,成功奠定谈判顺利的基础,大大的缩短我们的预期。我们先敬张石一杯!”

    看见林世玲也起身,张石也只好起身道:“理事n把所有功劳放在我身上的这种说法,我是不赞同的,我认为要是没有林常务的英敏果断,要是没有在座各位的同心都协力,光有我一个人是无法完成这一切的,所以功劳是大家的!我们敬常务n!”

    张石又不在大象集团任职,所以这种功劳并无多大用处,与其安然处之,惹人生厌,不如说些好话分润出去。也正是由于张石不在大象集团任职,属于借调人员,和其他人没有利益冲突。张石的谦逊,才能在其他人眼里得到认可。众人看着摆手谦逊的张石,都觉得他分外可爱,眼睛里折射出满满的善意。

    林世玲颔首赞许,心下也对张石的人品也越来越满意。只是谈判顺利的突然,连她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等第一杯喝完后,众人坐下,林世玲就扬声问道:“张石,今天早上你和荣成的县长和威海市的局长都说了什么?”

    张石沉吟半晌道:“第一天谈判不顺,但是我发现这位县长似乎喜欢在交谈中引用中国的古诗词。所以结束之后,我就去荣成政府门前,带着礼品和门卫以及领导的司机交谈。又在上找出他最近的电视讲话,两相结合,大致了解了他喜欢引用的哪几位诗人的诗词。之后就在上找了很多那几位诗人的诗词,看了一整晚。正巧,今天早上就用到了。可能是我留给他的印象好算不错吧,作为一个外国人,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能了解中国的古诗词,喜好的诗人也有很多重叠,所以他可能对我的印象会好一些。之后,常务n适当的妥协,也至关重要。”

    说到这,想起前世上,时不时出现的外资企业逼迫员工下跪的新闻。

    话锋一转道:“还有,我有个事情没有和常务n坦白,十分抱歉。”

    林世玲正若有所思,闻言笑着颔首道:“说吧,什么事?”

    张石顺势道:“在谈判的时候,我自作主张,做了一个保证。就是按照中国的劳动法,不会无故让员工加班,如有需要,也会如实发放相关的工资待遇。并且,保证尊重员工,不会在精神上存在羞辱的行为。就是这些,其他的没有了。对我的自作主张,十分抱歉!”

    林世玲脸上没有半点不渝,沉思半晌点点头:“没有必要道歉,张石做的很好。可是张石为什么会想到说这些呢?在谈判的时候?”

    张石眸光微转,有抬头坦然道:“有几个原因。第一,我们都在部队待过,部队里被上级折辱导致自杀的情况时有发生,我们又是即将在这里投资建厂的投资方,提前杜绝很有必要,万一将来有出现什么负面事件,对企业的国际形象,以及国际业务的开展都非常不利的影响,中国市场是东亚,乃至北半球的经济发动机,紧抓中国市场,才能在市场浪潮中巍然不动。相反,如果因为一些可以避免的事件,失去了中国的市场,其损失可见一般。”

    “第二,目前中国中央政府对地方的考核,逐渐由p的考核,向环境,居民幸福度,健康等多重指标的考核演变。而我之前做出的保证,就是为了告诉中方的领导,我方不会在这一方面拖考核的后腿。”

    “第三,是为了给中方的领导留下一些好印象,如若未来有更多业务在山东发展,那么在山东半岛,有这个好印象做基底,其他业务的开展会顺利不少。”

    长篇大论说完,张石回过神来看,林世玲沉思出神,几位高级干部满是惊讶的看着自己。

    张石小声的结尾:“就是这些,我说完了。”

    林世玲被惊醒,看向张石的目光满是惊异:“这些都是你当时那一瞬间相出来的?”

    张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阿尼,不是一瞬间,是在谈判的过程中,不断有想法涌出来。我总结了一下,觉得应该说,说了对谈判应该是有好处的,所以没和您商量就冲动的说出来了。很抱歉!”

    林世玲惊了半响,终于忍不住尝试的问道:“张石有没有想过换一份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