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8 爱情的灿烂
    草娥的泪水在脸颊肆意的流淌,看着眼前满脸关切的张石,草娥无力的摇摇头:“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着越过张石去玄关穿鞋。

    张石一把拉住草娥,一头雾水的问:“到底怎么了?和我说啊!有什么你不能解决的,告诉我啊,我帮你啊,你不说我怎么”

    草娥下意识的挣扎,手机从外套的口袋里滑了出来,掉落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张石蹲下捡起手机,屏幕亮起,锁屏的界面上数十个未接电话,分外醒目。张石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梨花带雨满面神伤的草娥,愧疚的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轻声细语小心翼翼的解释。

    张石:“米亚内,pp手机静音了,没听到所以”草娥依旧冷着脸,不理张石,心气未消。

    看着草娥的表情,张石不得不从头开始讲:“因为工作的原因,pp我要去出差,但是我还兼着酒吧的一份工作。所以今天特意去酒吧,和店长说了一下,结算了薪资。把钱存进银行里后,我就给所有的人,认识的人发了”说着拿出手机翻找证据。在未读短讯里看见了草娥发来的数条短讯,言辞间满是不解和焦急。

    翻到最上面,张石看见自己最新给她发的短讯:“我要离开去中国了”没头没尾,结合未接电话,张石终于明白草娥情绪的个中缘由。

    费尽口舌,终于把草娥的眼泪哄住,小心翼翼的看着草娥的脸色,不再如刚进门时的愤懑哀伤,张石暗自擦了把汗,长叹一口气。

    草娥默默的走向卧室,张石摸了摸鼻子跟在身后。默默的坐在床边,把行李箱打开,默默的叠起衣服,西装、长短袖衬衫、内衣、袜子依次放好。

    看着草娥面色如常的给自己叠内衣,毫不嫌弃的拿着洗过任然留有异味的袜子。好像妻子习以为常的给即将外出的丈夫准备行李,好像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只是她的发色变了仅此而已。张石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半晌受不了这份沉默,想点支烟,却发觉自己身上从来没有存过烟草。张石看着草娥身上青春洋溢的着装,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没给她买过几件像样的衣服。

    张石突然想起草娥到今天也才23岁,花一般的季节,可在自己的脑海里,早已是这样温婉贤惠的样子。从高中开始,仿若就没有见到她撒娇的样子。

    别的孩子在高中依旧靠着父母的零花钱,攀比着一切的用度,而草娥却因为自己,从不给自己添哪怕一件衣服。

    不知何时起,自己好像习惯了她懂事贤惠的样子,理所当然让她陪自己承受生活的磨难,理所当然的让生活磨掉了她的稚气,理所当然的牺牲了她本来应该有的花季雨季。愚不可及的相信了她放弃大学的理由,任由她早早的开始兼职,磨练出她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销售技巧。

    当她拿着五百万的销售提成,不给自己买一件衣服,全部拿来贴补家用的时候,自己何曾为她心疼过,仿若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想到这里张石鼻子微酸,呼吸粗重而急促,喉咙里好像哽着什么,难受的不行。

    平复好半晌,张石开口说话,声音却突然变得嘶哑:“草儿啊,pp米亚内,和那么自私的我在一起这么多年,米亚内”

    草娥呆呆的抬头看着张石,四目相对,泪水突然从眼角滑落。沉默着流着泪,半晌草娥笑了起来。

    张石擦擦眼角的泪水,笑问:“你笑什么?”

    草娥嘴角扬起微笑,羡慕又感慨万千的道:“爱情真是神奇啊,能让pp变了那么多。”

    草娥一边把手里的衣服塞进箱子里,一边随意的开口问:“pp和泰妍前辈的感情进展如何了?”

    张石眼神一怔,草娥抬头看见张石的表情微笑道:“pp每次提到泰妍前辈的眼神我是女人,我怎么看不出来。怎么样最近?”张石笑容牵强的摇摇头,不说话。

    草娥放下手里的衣物,坐到张石身边,幽幽的说道:“拒绝了我,去追求你的幸福,可是你的幸福呢?为什么你的眼睛里依然只有悲伤。”

    张石深呼一口气,定定的看着她,四目相对,缓缓开口:“如果我没有失去记忆,如果我在医院醒来还能记得你,我可以确信我仍然爱你。但是我不会追你回来,去祈求你的原谅,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放手不去打扰你。”

    “可当我眼睛睁开,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你,想不起我们之间的一切。当你扑向我的怀里,哭的像个孩子,当我终于想起你,当我以为我们可以重新在一起,却发现她已经走近我的心里。”

    “我没有办法忘记她,我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她,我没有办法给你完整的爱情。我知道我们仍然有感情,可它不再完整,它也不配你完整的心。我不能残忍到让你拥有这样的爱情!这么多年,你已经”

    张石喉咙里哽的难受,仰头用力眨巴眼睛,半晌情绪激动的继续道:“我怎么能让你遭受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让你遭受这么不公平的事情,我怎么能还让你受这样的伤害!”

    草娥抬手轻轻抚摸着张石的脸庞,指纹丈量着他脸庞的每一寸皮肤,幽幽的轻笑一声:“pb”

    张石一愣,怔怔茫然:“什么?”

    草娥翩然起身,来到行李箱前,压了压塞的满满的行李箱,把箱里的扣带扣好,拉上拉链,提起来放在墙角。拍了拍手掌,走到玄关和跟在身后的张石道:“pp,我走了。”

    张石:“我送送你。”

    草娥俏生生的站在门外,伸手挡住了跟着外出的张石,眼神坚决。

    张石只好站在门内,眼神担忧。

    草娥温柔的看着张石,微笑着说道:“pp,任何人都不能替别人做决定,哪怕是出于爱的名义。多关心一下女人想的是什么,关心一下她们要的是什么,这比仅仅关心她的安全有意义的多。”

    “pp阿尼哟”

    转身的刹那,滴落的泪珠,星辰般灿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