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 谁欺负你了!
    草草的吃了晚饭,再次来到工作的酒吧门口,推开门,大厅内冷冷清清,只有三两个西装革履坐在沙发上,满面笑容的交谈,是不是传来碰杯时的清脆声响。

    吧台后站着一位姑娘,脸颊微圆,面容清秀,妆容却看起来颇为老成。

    张石走到吧台坐下,区指敲了敲桌面,姑娘抬起头,放下手中擦着的玻璃杯,熟稔招呼:“阿尼阿噻哟,客人ni,有什么需要?”

    张石竖起食指:“一杯啤酒。”

    她点了点头:“内,请稍等。”

    半晌一杯啤酒放在张石的眼前,长长的玻璃杯内泡沫翻涌,金黄色的液体在酒吧的灯光下显得愈加金光灿烂。

    张石从钱包里递过一张5000元的纸币:“啤酒3000元,剩下的两千是你的小费。”

    对面的姑娘默默的行礼,收钱,拿起杯子继续擦。

    本想直接找店长的张石,突然对眼前这个沉稳的有些过分的姑娘有了几分好奇。

    张石敲了敲桌面,等她抬起头就问:“之前好像没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被对面的小姑娘用一种看怪蜀黍的眼神看着自己,张石想到可能被误会了,连连摆手:“误会哈吉吗,我不是怪蜀黍,我只是好奇问问。”

    对面的小姑娘定定的看着张石,眼神仿若再说“我还没说,你就招了”。张石读懂了这个眼神,无语的扶额。

    张石一字一句的解释:“我呢,也是这里的兼职生,只不过我是星期一到星期五晚上这个时间的。”

    小姑娘直愣愣的看着张石,没有点头也没有发声。只有眼神仿若再说“兼职生还来这么贵的地方消费,当我傻。”

    张石低头平复下表情,抬起头继续硬聊:“我今天是因为有些要紧的事情要和店长谈,所以才这个时间过来的,白天工作忙,没时间来这儿。对了,一开始我是每天晚上的晚班,后来店长说要我把星期天的晚班让出来,今天才知道原来我是让给你了。”

    小姑娘表情高冷,眼里甚至有种居高临下的鄙视:“编,继续编。”

    张石只当没看见,满是疑惑的小声道:“诶?不是说高中生的吗?看起来不像啊。”

    小姑娘笃定的眼神,终于被最后一句看似自言自语的话语改变了。

    张石又乘胜追击问:“对了,听说你还是练习生?哪个公司的??”

    小姑娘瞳孔一缩,不复之前的沉稳,怯生生的答道:“阿尼,在。”

    张石意外的扬眉:“?好巧,我之前就在工作了几年。对了,你们的经纪部部长还是那个老女人吗?带着眼镜的那个?”

    小姑娘愣愣的点点头,张石笑着问:“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小姑娘犹豫了一下,怯生生的回道:“朴秀荣易密哒。”张石本想问“多大了”,感觉太像怪蜀黍而作罢。

    朴秀荣:“阿扎西之前在公司做什么工作?”

    张石放下手里的玻璃杯道:“做anar,做了有几年了。”

    朴秀荣眼睛一亮,放下手里擦着的杯子,双手托着下巴好奇的问:“那阿扎西是不是和公司里的艺人都很熟?”

    张石矜持的笑答:“也不是都熟悉,也就和少女时代很熟,uperunir里面也就希澈关系近些。”

    朴秀荣眼睛里满是向往的小星星,张石把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起身道:“时间不早了,帮我叫一下店长ni。”朴秀英乖巧的点头,转身离开。

    张石跟着店长走进他的办公室,寒暄之后,张石说明来意:“公司昨天安排我出差一个星期,后天就要离开了,昨天您不再,也就没和您说,所以闹木却送哈密哒。”

    店长沉吟半晌问:“所以你的意思是?”

    张石挫折手掌道:“从酒吧的角度,请假一周不合理,店长ni对我这么照顾,我也不能提这么过分的要求。只有一个请求,就是如果以后晚班缺人了,店长ni可以考虑一下我。”

    店长点点头:“看来你发展不错,我也祝福你将来的事业更顺利,至于店里的事情,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你再来试试。”

    张石感激的起身行礼:“康桑哈密哒,店长ni!”

    店长笑了笑:“你等我一下。”张石点头应诺,专心致志的看着眼前的一次性纸杯。

    再次出现的店长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信封:“这是你这段时间的工资,你收好。”

    再次走出酒吧的张石,捏了捏信封的厚度,满意的扬起嘴角。太阳早已落山,天空却依旧没有黑暗。

    张石一边低着头在路边走着,一边给还保持着联系的每个人群发了一条kaka。关系一般的,发的kaka字数少,较正式。关系较亲近的发的字数多一些,中间不变,开头和结尾要针对性的变一下,不至于让人看出是群发。

    刚复制好中间的部分,正准备编撰头尾,身后突然风起,一个男孩儿的声音没礼貌的大声喊:“呀!前面让开!让开!!”

    张石皱眉在决定“把他拦下,教育一顿”和“算了,让开随他去”之间犹豫了两秒,还是决定后者。

    当张石敏捷的做出躲避的动作时,也已有些迟了,男孩儿踩着滑板从张石身边飞速滑过,双手张开的时候还是碰到了张石的手臂。

    张石皱着眉,看着那个男孩儿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在下坡路玩滑板,速度还这么快,真的不要命的熊孩子。

    张石俯身捡起手机,好好吹了吹,看着边角被磕出来的印记,心疼的不行。

    把手机揣进兜里,闻着香味,在路边摊买了一份葱饼,美滋滋的站在站台边吃着,上衣内兜里手机的屏幕突然亮起,张石恍然未觉。

    张石拎着外套从外面打开房门,只见门内站着草娥,俏脸上满是怒气。

    张石纳闷的问:“诶?草娥你怎么来啦?提前和我说一声嘛,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

    朴草娥闭上眼,胸膛起伏,颤抖着声音道:“你把门关上”

    张石纳闷的关上门,草娥用力咬着下唇,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张石立刻慌了,两步走到草娥身前,手足无措的说道:“怎么了这是?不哭不哭,求你了,别哭行吗?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你和ppa说,ppa给你做主,绝对弄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