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 姐妹谈心
    “哦,吓我一跳....欧尼?!你怎么来了?”刚开门进屋的sunny就看见漆黑的四周,唯有餐厅亮着一盏昏黄的灯,自家姐姐坐在等下,手里把玩着盛了半杯红酒的高脚杯。

    “呀,李顺圭,开灯干嘛,好好的气氛都被你破坏了。”

    “好好好,我关灯行了吧,米亚内哟,欧尼。”sunny换好拖鞋又急忙把灯关掉,在姐姐的对面拉开椅子坐下,拿起红酒瓶,仰头对着看剩余的液位,半晌放下酒瓶,自言自语道:“嗯,还剩一杯的量。”

    起身在摸到厨房的灯光,寻摸了个高脚杯,关上灯又坐了回去。

    倒完刚好3分之2杯的量,李银圭竖起拇指:“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到底是wuli‘酒圭’!”

    玻璃杯轻碰,发出清脆的声响,玫瑰色的酒液在杯中摇晃,异口同声:“cheers!”

    sunny抿了一口酒放下杯子就反驳道:“欧尼还说我,自己一个人喝了一整瓶红酒还面不改色,欧尼,‘酒圭’这个名字你还是带回去吧。”

    李银圭见妹妹眉眼间有郁色,关心的问:“呀,最近被男人甩了?”

    sunny无语的翻着白眼:“欧尼,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的?”

    放下手里的高脚杯,八卦的扬眉:“要不就是你把别人甩了?是不是那个男人有什么不行?”

    sunny没好气的白了眼姐姐:“哎一古,19禁和酒....都是家族遗传啊,家族遗传....”

    一条白色的马尔济斯不知何时跑到sunny脚边坐好,抬头专注的看着。

    sunny一把抱起小狗,放在怀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叹道:“哎,真的很担心泰妍和徐贤她们啊....”

    李银圭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随口问:“她们怎么了?”

    sunny:“她们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

    李银圭眉毛一扬:“这么狗血?”

    sunny一边摸着狗狗的背,一边道:“还有更狗血的呢。”

    李银圭捂嘴嘴角开心的翘起:“不会吧~~”

    sunny对着八卦的姐姐白眼,无奈叹道:“比你想的还要狗血。”

    李银圭放下酒杯,双手交叉托着下巴,期待的问:“说说看,怎么狗血啦~”

    sunny:“一般狗血三角恋的剧情基本都具备了,还包括推开,退让,成全,伤害等等....很齐全。”

    李银圭神情激动:“(*o*)哇~完全电视剧的程度啊,是现实吗?qinjia呀?”

    sunny肯定的点点头:“哦,qinjia呀。”说完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李银圭的窥私欲得到暂时的满足,眉眼间满是兴奋,有些莫名的high。

    李银圭托着下巴期待的问:“那个男人,是谁啊?财阀二代吗?”

    sunny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欧尼,突然觉得心好累,不想和对面这个清凉里大婶说话。

    李银圭伸手在sunny面前摆了摆:“呀,说啊,好奇死了qinjia~”

    sunny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姐姐:“欧尼的鼻音撒娇,还是留着对付男亲把。moya财阀二代?欧尼不觉得这种题材太土了吗?”

    李银圭不忿的反驳:“土?呀!知道《花样男子》收视多高么,况且财阀二代才有趣啊,那人到底是谁啊?”

    sunny:“现实不是电视剧,哪有那么多的财阀二代,就是我们之前的一个经纪人,现在离职在别的地方做经纪人了,仅此而已。”

    李银圭怅然若失:“是经纪人啊,这种剧情好没意思的....”

    sunny无力扶额,李银圭放下双手凑近问道:“那一个经纪人怎么会和少时两位产生纠葛呢?不现实嘛,毕竟只是个经纪人而已,尤其是你们的忙内徐贤,她可是清潭洞少女,怎么会?”

    sunny弯腰把狗放下,拍了拍小狗的头顶,轻声道:“lami啊,去睡觉吧,偶妈和姨母还要说话。”

    看着狗狗听话的跑远,sunny直起腰喝口红酒道:“其实徐贤我还是能理解的,毕竟徐贤的王子、骑士情结从小就有的,再加上欧巴救了她两次,所以我能理解徐贤,我不能理解的是泰妍....”

    李银圭皱眉:“泰妍怎么了?”

    sunny纳闷的摊手:“泰妍她是个外貌协会,和黄美英一样,只是她不像黄美英一样什么都说出来而已。”

    李银圭:“那个人长得很丑吗?”

    sunny:“嗯,在普通人里算中上吧,放在idol了,不动刀上不了舞台。”

    李银圭:“那怎么会?人怎么样?”

    sunny托腮:“挺好的,料理也很好,为人也很和善,也很温暖,反正人挺好的。”

    李银圭眯着眼睛点点头:“啊,是暖男型渣男吗?”

    sunny摇摇头:“还行,他挺有分寸的,也不是很渣的类型。”

    李银圭:“有分寸就好,那你担心什么?”

    sunny叹了口气道:“我是担心忙内啊,这孩子已经陷进去了....”

    李银圭:“怎么说?”

    sunny无力的抓了抓头发:“这孩子自己退出角逐,成全他们俩,还留在他身边看着.....”

    李银圭啧啧道:“什么是铭心刻苦的爱情?任何一段平凡的爱情,只要掺杂上奉献、牺牲、成全...这些‘舍己为人’的成分,都会变得刻骨铭心。”

    sunny点点头:“是啊,已经刻骨铭心还怎么放得下.....”

    李银圭也感慨道:“这世界哪里都不缺孤注一掷的,无论是赌场,职场还是爱情。而他们一旦输了,结局大多不是太好,要不然,汉江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纵身一跃了。徐贤这孩子已经投注很多了,等她把一切都投注进去,结局就真的很可怕了...顺圭啊,你担心是对的,不能坐视不理啊。”

    sunny仰头长叹:“那孩子执拗的性格....哎,我是没办法拉了。”

    一阵相顾无言,半晌sunny随口问道:“怎么突然回韩国了?”

    李银圭慵懒的伸个懒腰,和sunny不想上下的尺寸显得一阵波涛汹涌,伸着懒腰的声音也满是慵懒:“叔叔让我回来的。”

    sunny:“叔叔要开始布局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