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 荒唐和愚蠢
    sunny在泰妍的对面抱膝坐下,摸了摸金泽的头:“哎一古,ginr呀!过的好吗?”

    泰妍紧了紧搂着金泽的手,脸颊贴在金泽的头顶上来回摩挲。

    sunny翻着白眼:“呀!别勒了,金泽都喘不过气来了,你听它的叫声都变了。”泰妍松手,金泽跑出门。

    sunny:“午饭吃了吗?”

    泰妍眼神呆滞的发呆:“...........”

    sunny瞧见泰妍依旧失魂落魄的模样,叹了口气道:“能和我说说为什么吗?”

    泰妍抱着膝盖,眼神发呆的把头侧枕在自己的膝盖上,不发一言。

    sunny气馁的叹气摇头,抬头看着泰妍依旧凄楚的模样,挪动屁股坐在泰妍旁边。

    搂着她的肩膀,把她的头放在自己的左肩上,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轻声道:“我一直是站在你这边的,现在也是,所以告诉我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好不好?”

    泰妍靠着sunny的肩膀,不发一言,sunny循循善诱:“要说你对张石oppa没有感情这种话,我不信,可到底为什么?以你这鬼性格臭模样,按道理不至于这么快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啊,怎么着也得过个三五个月什么的。咳咳,所以我肯定,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儿,对不对?”

    泰妍犹如木头人,任sunny发问都毫无反应。sunny只好抱住泰妍一直摇晃,直到她有点反应为之。

    被晃的晕头转向的泰妍,皱眉挣脱的时候sunny停了下来:“怎么?现在有反应了?呀,你要是再没反应我就上手了啊,我可记得你身上有几块痒痒肉~”

    泰妍有气无力的质问:“你干嘛?”

    sunny没好气的反问:“我要问的是你想干嘛?别告诉我,刚才我说了什么你都没听到....”

    泰妍:“............”

    瞧见泰妍又要开启发呆模式,sunny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只笔状物体,在泰妍眼前晃了晃道:“瞧见这只录音笔了没?里面存着我今天去找oppa谈话的全部内容....”sunny见泰妍的眼神有些变化,兴冲冲的拿着笔晃动:“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把它给你,怎么样?”

    泰妍看了录音笔半晌,视线转移,发呆继续。

    见泰妍又要自己一个人发呆,sunny收起笑容,字字诛心:“你就不想知道,你给oppa的伤害有多深吗?”

    泰妍身躯猛的一颤,半晌抬眸看着一脸关切的sunny漠然道:“李顺圭,我的感情生活,我自己可以的....”

    sunny眉毛蓦然皱紧,脸色难看的质问:“你说什么?你自己可以?这是什么意思,嫌我多管闲事?”

    泰妍别过头视线躲避,sunny气笑了,蓦然笑容一收,点头肯定:“是,我确实不该介入别人的感情,不管她是不是我的挚友,我都相信她们能自己解决好一切。可是你呢?你所谓的‘自己可以的’就是现在这样,整天苦着脸?”

    sunny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泰妍:“臭丫头,你要是可以潇洒的,坦荡的面对一切,无论是你伤害他也好,他伤害你也罢,只要你自己能潇洒一点,我都不会这么担心。可你呢?能做到吗?你知道张石oppa现在整瓶整瓶喝着烧酒,有多沮丧吗?”

    泰妍身躯一颤,痛苦的闭上眼睛,把头埋在膝盖中。

    sunny没好气的说道:“你伤害他,可以,我不管,毕竟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可是之后呢?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没出息的窝在家里面,一副心碎,痛苦的熊样?你现在这样....我能不管?”

    sunny:“你知道oppa说什么吗?”

    泰妍把头从膝盖里抬起来,仍然一言不发。

    sunny目光灼灼的看着低头的泰妍:“oppa说,他到今天才发现原来他只是单方面的喜欢你,一厢情愿的以为你也喜欢他,想起以前他说的话,他说很对不起泰妍xi...”

    当sunny说出这个“泰妍xi”,泰妍蓦然紧了紧握着的拳头,仿若用尽全身力气要把指甲掐进肉里。

    sunny看见泰妍的小动作,一字一句的送上最后一击:“oppa当时还说:‘你说我是做了多大的蠢事,我是有多蠢,到今天才发现这一点,泰妍xi该有多堂皇啊,居然忍到现在,居然一直在承受,想到这儿,我真的是内疚的想死....说的难听一些,简直就是骚扰。’这是oppa原话,有何感想?泰妍xi?”

    泰妍抬头,痴痴的盯着旁边的地板喃喃道:“早上的时候,希澈oppa叫我过去,在去奥林匹克公园的路上,我看到了在汉江公园里的oppa和忙内。我把车停在路边,看着他们一路走着,看着他们依偎在一起合影....真的好般配啊,他们俩...我就想,那我算什么?第三者?我对于oppa又算什么?想了好久,我找不到答案,也不知道答案该是什么,所以....”

    sunny抢先道:“所以,你就决定把oppa推向徐贤,自己彻底退出?”

    泰妍抱着膝盖,下巴托在膝盖上,沉默不语。

    sunny赞同的点点头:“很好啊,确实是你的风格,反正你推开他不是一次两次了,那么问题来了,做出这么‘善解人意’‘潇潇洒洒’决定的你,这些悲伤、痛苦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其实那天oppa去汉江公园是和徐贤整理清楚的。”

    sunny:“张石oppa怕你因为徐贤而影响到你们之间的感情,他默默的做了许多,哪怕觉得对不起徐贤。而你做的,就是自以为是的成全,一次次的把他推开。明明是相爱的人,却为了给对方自以为是的幸福,牺牲自己,一厢情愿的成全别人,宁愿自己孤苦伶仃......”

    “你认为是徐贤先喜欢oppa的,所以即使oppa爱的是你,你也不愿意像个第三者一样横亘在他们之间是吗?你无法面对和徐贤争爱的自己是吗?其实所谓的看起来‘般配’,都是自己退出的借口,我真是想不出比这更荒唐更愚蠢的事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