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 突如其来的见长辈
    ,!

    第二天一早,sunny正闭着眼睛任由化妆师施为,突然电话铃声响起。

    sunny瞄了一眼手机上的陌生号码,懒洋洋的接通:“哟不塞哟?”

    “阿尼阿塞哟,sunnyxi,我是公司公关部门的崔智成,池部长nim让我和您沟通,关于徐贤的澄清问题,请问您有什么意见或想法?”

    sunny想了想说道:“事情发酵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单单公司官方澄清已经太迟了。要准备召开记者会,澄清绯闻,时间就定在下午1点,记得提前去接徐贤,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我想你们应该都清楚。”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迟疑:“sunnyxi,时间会不会太紧了些,毕竟只有半天的时间准备,放在明天怎么样?”

    sunny皱眉,不容置疑的沉声道:“就在今天,时间是被你们池部长给耽误了,抱怨的话和他说去,我只要一点,今天必须顺利圆满的召开澄清新闻的记者会!”

    “好吧,那请问除了徐贤外,少女时代的其他人到时是否有人出席?”

    “这个你去问一下tts的经济人,确认一下泰妍和tiffany的行程,如果有空的话,让他们过来。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我就挂了,还有行程。”

    “那个....我想问一下,另一位当事人能来吗?因为,这将决定我们的方案的方向。”

    sunny沉默半晌:“他不能来,有记者问起的话,就说因为个人原因不能出现在公众面前。”

    “内,阿易给思密哒。”

    清潭洞,一个高档小区内,三两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正对着一对中年夫妻行礼。

    “徐先生,徐夫人请留步。”

    徐夫人在家门口客套着:“我们徐贤还有不懂事的地方,就多麻烦经纪人您费心了。”

    经纪人也客套着,说些漂亮话满足一下她的虚荣心:“您说的哪里的话,工作的职责嘛,再说像徐贤这么知书达礼的孩子可是很难得,都是您二位的功劳,哪里说的上麻烦呢。”

    徐母矜持的颔首微笑:“您过奖了。”汽车载着徐贤远去,直至消失不见,徐母依旧端着,自矜的挥了挥手。

    两分钟后,徐父站在徐贤房间外,好奇的问着房间内翻箱倒柜的自家夫人:“找什么呢?想找等孩子回来再找嘛,孩子走了再去翻找多不好。”

    徐母不耐烦的挥手:“看你的报纸去,就是要等孩子走了才找的。”

    徐父皱眉无奈的摇摇头,徐母继续在不大的房间里翻找着,似乎有什么目标,又似乎没有。半晌在书桌的抽屉里找到一张对折的纸张,画纸上画着一个男人的微笑,攥着画纸一角的徐母不由的紧了紧拳头。

    徐母深呼一口气,掏出手机:“哟不塞哟,打扰了宋室长,我是徐贤的母亲,有些事情想向您咨询一下。您或许知道,这次和小女传出绯闻的那位是谁?”

    “哎一古,徐女士,却送诶哟,我还真不太了解,只知道不是艺人,应该也是圈内人。怎么?徐贤没和您说嘛?”

    “这孩子只说个名字,叫张石,其他的一概不说,我总觉得这个名字特别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哎,我们徐贤这么单纯的一个孩子,我这个做父母的心里难免有些担忧啊。”

    “张石?莫不是?不会吧...那个徐女士,请问您知道这个shi到底是哪一个shi汉字意思是什么?因为怕重名误会,所以想问一下。”

    “听说是石头的石,汉字也是这个字。”

    “如果说他的话,我还真知道,之前我把他辞退过,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还真不清楚。”

    “谢谢你了宋室长,能否麻烦您说一下,这位叫张石的小伙子,以前的情况?”

    “不麻烦,这位张石啊,曾经.......”

    自从张磊隔三差五的,坐李政宰的车去一些地方,哪些rpmanar就不敢再那么肆无忌惮的欺压张磊。虽然买来的咖啡依旧没有张磊的份,虽然有跑腿的活依旧指使张磊前去,却不敢再有故意玩弄他指使。

    工作量少了许多,张磊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休息,想想以后,想想她,刷刷sns....

    突然陌生的号码打进来,张磊想了想依旧没有印象,纳闷的接通:“哟不塞哟,张石易密哒,努古塞哟?”

    清潭洞一家名叫foreshill的咖啡厅,侍者把张磊引到二层便下去了,靠窗的位置,一位举止都带着上流社会范儿的女士正在向自己挥手。

    张磊走到位置前,行礼:“却送哈密哒,来迟了,张石易密哒!”

    女士头发微卷气度雍容,矜持的颔首:“坐吧孩子。”张磊老老实实的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

    刚坐好只听对面女士开口:“突然被我一个电话叫过来,很堂皇吧。米亚,之前一直觉得张石这个名字好熟悉,见面才想起来,你之前是tts那三个孩子的经纪人吧。”

    张磊躬身点头:“内,玛思密哒。”

    徐母:“我想即使没有那通电话,你也能认识我吧。”

    张磊:“内,您说徐贤的母亲。”

    徐母点点头:“我这次来呢,是看了看naver上的新闻,所以才冒昧前来,了解一下情况。”

    张磊双手放在膝盖上方,腰板挺直坐好:“内,您请说。”

    徐母也依旧客客气气的礼数周全:“孩子,我想问一下网上说你和我们徐贤在交往,是吗?”

    张磊连忙摇头:“阿尼密哒,新闻上那些是误会,我们是很亲的亲故,不是恋人。”

    徐母不由的眉头微皱:“那些图片也是误会吗?”

    张磊只好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再次复述一遍,看着对面年轻人坦诚的目光,徐母神色稍缓,张磊也暗自松口气。

    张磊想了想应该没有什么遗漏的,才面露微笑的停下来。

    徐母转身从包里抽出一张折起来的白纸,尺寸比a4稍稍大上一些。

    徐母把白纸递过去:“虽然我们之前几乎没有什么接触,但是我相信你,可是有些事情却不是为一个人的意愿而转移的。你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