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 禁足
    ,!

    sunny收起脸上嬉笑的表情,敬语也丢弃一边。

    站起身,手撑在桌上,侵略性的前倾,蛾眉倒蹙、俏脸含霜:“我说,池晟宇!”

    池晟宇慌张的后仰:“sunnyxi!你这样不觉得失礼吗?!”

    sunny冷笑:“失礼?你拿到视频偏偏骗我说没拿到,你还有什么礼义可言?!”

    “你!你怎么能这样对长辈说话!!!”池晟宇铁青着脸,他一个人到中年的公司高管,被一个小姑娘戳着鼻子骂,满腔怒火,要不是顾着体面,对面又是公司boss的侄女儿,他早就骂出去了。

    “你还算....”刚想怼回去,抓了抓头发,sunny收着情绪说道:“算了,不和你说这么多。你那天早上什么时候去的,见了谁干了什么,用时多久,我都一清二楚。”池晟宇撇了撇嘴

    看着池晟宇的表情,sunny笑了笑:“你那天是去拿视频的吧,走的是他们局长的关系对吧,是不是在办公室,角落里的那个戴眼镜的男人那里拿的?”

    池晟宇一开始,还抱着肩膀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听到最后一句笑容立刻在脸上凝固。

    sunny一边欣赏着他脸上愈见难堪的表情,一边字字诛心:“当时那个局长是不是陪在你身边?你是不是让那个男人删除了备份数据?”

    池晟宇瞳孔猛的收缩,声音颤抖着问:“你...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sunny幽幽的笑道:“你应该没注意到你身后正上方的监控视频吧。况且,你以为删除掉备份,那份视频就永远不见天日了?我应该感谢你早上9点才去。”

    池晟宇:“什...么意思?”

    sunny歪着脖子笑道:“事关少时的新闻,你觉得当晚值班的人耍了sns之后会不会去调取视频看呢,又会不会恰好保存了一份呢?”

    池晟宇摇头,自我安慰:“不会的....不会的...”

    看着池晟宇一个公关部长这么失态的样子,sunny索然无味的摇了摇头:“这是我最后一次和池部长沟通了,如果公关部门继续当作没有看到的话,少时会直接和董事会对话。当面问一问,这么猖狂的打压少时,到底是谁的授意,到底是几个意思!”

    说完sunny拿起ipad款款离去,徒留池晟宇脸色发白,呆在原地。

    刚进玄关sunny迫不及待的喊:“我回来了,家里有人吗?”

    金泰妍抱着金泽走出房门迎接:“回来了,通告结束了?”

    sunny换完拖鞋,摸了摸金泽:“ginr,阿尼哟~”摸完直奔客厅,把自己扔在沙发上,翻个身对跟过来的金泰妍道:“今天去中找池晟宇了,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

    金泰妍把金泽放在地上,坐到sunny身边,皱眉问:“说什么教训?你不会和池部长吵架了吧,传出去别人会说我们少时的。”

    sunny自信的摇摇头:“阿尼呀,他不敢,我确信!”

    金泰妍:“怎么会?”

    sunny眉飞色舞的说道:“今天我去见张石oppa了,他给我些好东西。”

    提到张磊,泰妍歪着脖子问:“什么?”

    sunny:“池晟宇一直说没有澄清的证据才没公关的,其实他早就去拿证据了,然后还不承认。oppa把他去拿证据的视频给我看了,还教我怎么说,所以我才能狠狠的教训他,又不担心他说出去。”

    金泰妍不明觉厉的竖起大拇指:“oppa好厉害,赞!”

    sunny不爽的起身道:“呀怎么不夸我,我也很厉害啊!”

    金泰妍敷衍的安抚:“内....sunnyxi最厉害了。”

    sunny没好气的翻白眼:“敷衍...忙内呢?还没回来?”

    金泰妍摇头:“还在家里呢,被徐叔叔禁足了,除非有通告,要不然是见不着忙内了。”

    sunny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间,在关门前回头说道:“这件事情估计很快就会过去,也就是办个记者会的事情。以后呢?你有没有想过?”

    金泰妍纳闷的反问:“想过什么?”

    sunny:“徐贤和张石oppa的关系啊,那丫头现在提到oppa眼神都变了,还有你呢,你以后想怎么办?”

    金泰妍堂皇的回道:“什么怎么办?和我有什么关系?”

    sunny眉毛微扬:“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金泰妍负担的喊:“我到底该知道什么?”

    sunny挥手:“算了,不管你们了,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你们自己头疼去。”说完啪的一声关上门,金泰妍的表情渐渐的凝固,眉头也皱的越来越紧,半晌喟然长叹,起身回屋。

    清潭洞一处小区内,徐贤正艳羡的看着窗外,自由自在的路人。

    房间里没有电脑,也没有手机,要不是还有书籍可以打发时间,徐贤怕是真要被憋坏了。

    许久没翻下一页,徐贤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书籍,眼神没有焦距。忽然好似想到什么,小脸羞的通红,急忙把头埋着书里,好一会儿才露出一双含春带羞的眼睛出来。

    被一本不知名书籍藏在后面的,是一张羞的通红的粉嫩俏脸,白嫩的小手在脸旁不停的扇着风。嘴角弯起的笑容,一点都看不出被禁足的沮丧。

    放下书籍,铅笔在铺好的白纸上来回游荡,时不时咬着笔头回想,时不时的又趴在桌上羞涩的窃喜。

    “珠贤啊,出来吃饭了!徐珠贤!”突然临近的脚步声和呼唤,惊的徐贤心慌的七上八下,把已经完成的素描叠好,藏在抽屉的最里面,藏完了才关上抽屉应道:“阿哒嗖,偶妈,就来!!”

    “刚才在干吗呢?喊了半天没声音。”

    “没干什么,看书呢偶妈。”

    ”看什么书?“

    “学校的功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