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 消亡的生命
    ,!

    走出剧场,夜幕已然降临,张磊和徐贤漫步在博物馆附近的园区,园区的风景布置兼顾了博物馆的严肃、沉淀和儿童主题的梦幻感,走在其中颇有些身临《博物馆奇妙夜》的味道。

    昏黄的灯光和天空中玉钩洒下的月光混合在一起,撒在各色的鲜花、绿地、黄色雕塑上,颇有几分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的仙气儿。

    徐贤手里攥着棒球帽,看着周围的景色惊叹:“哇~qinjia!“

    张磊宠溺的看着惊叹中的徐贤:“怎么了?感叹什么?“

    徐贤恋恋不舍的看着周围的景色叹道:“这里太美了,真的太美了。“

    张磊揉了揉徐贤的头顶:“走吧,我们该离开了。“

    徐贤一边整理头发一边眷恋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么美的一切没办法天天都看到,真是太遗憾了。“

    张磊:“正是因为无法拥有和必将离开的缺憾,才让这些美好更加美好的出现在我们的记忆里,不是吗。“

    徐贤看着张磊的眼神中异彩连连:“oppa说的真好!“

    张磊摇头:“只是些拾人牙慧的东西罢了。“

    徐贤品味着张磊的话,半晌站住拉着张磊的手臂,大眼睛闪烁:“oppa四字成语用的真好。“

    张磊轻笑:“基本的程度而已。“

    园区的门口,徐贤挽着张磊回身看着大门长叹:“真美啊。“

    张磊纳闷的看着普普通通的大门:“大门哪里美了?“

    徐贤虚着焦距,话语中带着感伤道:“这份记忆...好美!像是一个最美的梦,害怕醒来,却不得不醒来....“

    张磊把徐贤手里的棒球帽给她带好,口罩也带好,迎着她感伤的目光,微笑着说道:“uli徐贤会有一天遇上一个人,一个会让你每天都像活在梦中的那个人。当你头戴婚纱,在大家的祝福和赞美声中,和那个人交换戒指的那个瞬间,才是你这一生中最美的梦。“

    徐贤满眼小星星的看着面前的oppa,期待的问:“那个人....是谁呢?“

    张磊笑着回答:“这当然就要靠uli小贤自己去寻找了。“

    徐贤重重的点头:“我知道了oppa。“

    张磊欣慰的点头:“好,走吧,吃饭去!“

    吃饱的两人,走在首尔的街道上,手里捧着special.bean咖啡店买来的咖啡。身旁新航银行营业厅的荧光灯已经关闭,国立韩文博物馆也已经关闭,只有炸鸡店和7-11的招牌已然闪烁着。

    徐贤喝完咖啡长呼一口气,轻声唤:“oppa。“

    张磊:“怎么了?“

    徐贤抬眸定定的看着张磊:“oppa谢谢你!“

    张磊:“谢我什么?“

    徐贤:“所有,谢谢oppa陪我度过这足以让我铭记一生的一天。谢谢oppa给我这么美好的梦,以后,每当我回想这个梦的时候,我都能想起陪在我身边的oppa,谢谢。“

    张磊也认真的回道:“oppa也谢谢你。“

    徐贤歪着脖子笑着回问:“oppa又谢我什么?“

    张磊微笑着说道:“所有,谢谢我们小贤能原谅、接受我这个没出息的oppa,谢谢小贤关心、惦记我这个不称职的oppa,所有的一切都很温暖,谢谢。“

    笑容还依旧挂在嘴角,眼泪却从眼角滑落。

    两个人相互回馈着,从对方那里收到的温暖,并把这份温暖放在心底珍藏。

    突然一个不良在路上,飞快的骑着,速度甚至超过了35公里每小时。

    眼看他飞快的骑了过来,即将撞到徐贤的时候,张磊右手拉着徐贤的手臂,一把把她拽到怀中,左手按着徐贤的后脑勺,压住头发防止被带到。

    骑车的不良丝毫没有减速,依旧以逃亡的速度远去,张磊冲着不良的背影,想生气的大喊,可再看那背影已消失不见,只得作罢。

    张磊捡起地上的棒球帽,弹了弹灰尘给徐贤带好。突然张磊发现附近的人,三三两两冲着自己这边戳戳点点,有的还拿出手机拍照,有的和旁边的朋友分享刚刚拍到的照片。

    张磊和徐贤连忙加快脚步,去取车离开。刚走到人行横道边,一声巨响从北边t型交叉路过传来。远远望去,一辆小轿车撞倒了路灯,之后又撞上了消防栓。一辆满载着桶装水的卡车追尾,巨大的惯性把烟色小轿车挤压的不成样子。

    人群蜂拥而去,热心的市民想要上去救援,打电话喊救护车的,打电话催救护车的,报警的,感叹的比比皆是。

    张磊拉着徐贤反着人群的方向,停车场狂奔。

    正在发动车子的徐贤看到张磊依旧站在外面纳闷的问:“oppa上车啊,怎么了?“

    张磊指着身后道:“你先回去,我回去看看事故现场,看看有什么能够帮忙的。“

    徐贤点点头竖起大拇指:“oppa小心,尽量早点回去。“

    张磊:“嗯,我走了。“

    张磊回到事发现场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大批吃瓜。卡车司机被人救起,车开门的瞬间酒气就把前来救援的群众勋的不轻。

    卡车司机似乎没有扣安全带,剧烈的撞击也让他撞到了挡风玻璃上。躺在不远处的他,额头上淋漓的鲜血,证明他的伤情也不轻。

    被撞塌了的消防栓冲天喷出大量的水,形成雨幕降落地面,也阻挡了热心人士的营救。众人还是决定,等待消防人员的专业救援。

    如果是平常,10分钟出头不到15分钟,消防车就能抵达现场,碰上星期天,又是夏天,晚上车马不息,人流涌动,还要经过龙.山区最繁华的地段,时间已经向着17、8分钟去了。

    20分钟过去了,消防车依旧没有抵达,张磊小心点了车内人的数量和状态,以这个出血速度,20分钟已经很危险了,再加上往返时间可以肯定车内人是活不了了。

    张磊悄然的退出人群,救护车已经到场,把卡车司机搬到车上做些应急措施。又是五分钟,之后消防车才姗姗来迟,相继花了十几分钟把车里的两个人救了出来。

    躲在人群中的张磊确认了那张脸,也看到医护人员确认了这二人已经死亡的事实,抿着嘴唇,重重的松口气,悄然转身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