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 田螺姑娘
    ,!

    “我回来啦!”sunny放下手里的钥匙冲着空荡荡的房间喊了句:“家里有人吗?”

    徐贤伸着懒腰出门道:“欧尼,回来了?晚上没有通告?怎么这么早回?”

    sunny把包放在玄关上一边换着拖鞋一边道:“今天没有通告啊,下午去见了oppa。”

    徐贤伸了伸懒腰:“哦,是徐仁国oppa?”

    sunny摇头:“阿尼,张石oppa。”

    正准备去冰箱娶面膜的徐贤停下脚步,惊讶的回头问:“张石oppa?欧尼怎么会和....”

    sunny:“oppa还请我喝咖啡了呢,在公司附近那家‘angle.in.us’。”sunny换好鞋把包和自己都扔到沙发上舒服的叹气。

    徐贤端着粉红色的马克杯坐在sunny身边,好奇的问:“欧尼和oppa都聊什么了?之前分明还....”

    sunny嘴角弯起莫名的笑容轻声自语:“果然谈到张石你就很关心啊忙内...”

    徐贤:“欧尼你嘀咕什么呢?”

    sunny叹气:“阿尼,我说,所以我要去道歉啊,为我之前那样的态度...”

    徐贤点点头:“oppa肯定原谅欧尼了吧,都请欧尼喝咖啡了呢。”

    sunny无奈摇头:“阿尼啊,oppa和我见面都是我逼他来的,他那个性格完全无语....”

    sunny直起腰背靠沙发转头对着徐贤道:“徐贤你知道吗,oppa他生气的时候就完全.....”sunny想了半天找不到什么准确的词汇形容:“oppa好像生气的时候说话就这样:sunnyxi,木损易米嘎?sunnyxi,您言重了思密达,sunnyxi.....完全历史剧的语气啊完全。或许,oppa有历史剧的癖好?”

    徐贤摇头:“阿尼呀,是oppa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只有用这样的疏远保护自己,刺猬一样。”

    sunny赞同的点点头:“是啊,自尊心...”

    说完瞄了眼徐贤故意道:“真的是,就没见过oppa这么小气的男人了,道歉了还提什么伤痕,真是的...”

    徐贤放下茶杯鼓着腮帮生气的看着sunny道:“欧尼怎么能说oppa,oppa正是敏感的时期,欧尼还去刺激他,oppa还请欧尼和咖啡了呢,欧尼怎么能说oppa小气呢!”

    sunny调笑道:“哎一古,这才到哪,我们忙内就这么向着你家oppa啦。”

    徐贤不依的分辨:“欧尼,我说的是事实嘛。”

    sunny敷衍的点点头:“内....事~实~是吧~”

    徐贤:“欧尼!”

    看着明朗的徐贤,sunny想起下午的谈话,不禁长叹一口气。

    徐贤看着惆怅的sunny好奇的问道:“怎么了欧尼?欧尼和oppa的沟通进展很不好吗?”

    sunny仰头盯着天花板心不在焉的回道:“阿尼,还行,至少他愿意在我面前说半语了。”

    徐贤微笑着点点头:“那进展很好嘛。”

    sunny长叹一口气:“是啊,很好....”

    说完sunny起身拿着包,一步一挪的走向自己的房间。

    打开门的瞬间回头看着徐贤道:“徐贤啊,如果...你真的想和张石oppa很亲的话,如果你真的喜欢这个oppa的话,如果....你不希望他投向别人的怀抱的话,多和他联系吧,他可没你那么了解你。我休息了,晚安。”

    徐贤乖巧的欠身行礼:“晚安欧尼。”

    徐贤看着sunny的房间门,楠楠自语:“欧尼和oppa说了些什么?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

    “社长nim,我回去了。”张磊一边解着工作服的纽扣一边和店长打着招呼。

    店长喊住了向着更衣室走去的张磊:“哦,张石xi,我正好有个事情和你说一下。”

    张磊停下解扣子的手整了整易容道:“内,您说。”

    店长:“明天张石xi你就不用来了。”

    张磊难以置信的看着店长:“诶?!社长nim是要炒我吗?我有做错什么了吗社长nim?”

    店长笑呵呵的摆了摆手:“米亚,我的意思是,张石xi的工作时间从星期一到星期六改为星期一到星期五。”

    张磊恍然点头:“啊,这样啊,社长nim,我能问一下原因吗?”

    店长:“有个高中生孩子要来这里打工,只是周末,看那孩子挺需要钱的,就同意了。”

    张磊扬了扬眉:“高中生?”

    店长颔首:“是个很漂亮的孩子呢。”

    张磊笑着问:“男孩儿女孩儿?”

    店长一边去锁门一边说道:“女孩儿,听说还是个练习生呢。”

    张磊闻言调笑道:“哎一古,莫不是就是因为那孩子漂亮,社长nim才让她来的吧。”

    店长点了点张磊笑道:“我才不像你们年轻人,有什么心思呢,就是觉得她应该挺需要这份工作的。”

    张磊笑道:“漂亮到社长nim,专门剥夺我的工作日的这种程度。那只有sm的颜了,突然很好奇啊,回是谁呢?”

    趁着夜色回家,抬眼一看,贴在门上的纸条又断了。就着走道的灯光看一眼锁芯,没有被撬过得痕迹。

    张磊掏出钥匙一边自言自语:“莫非是田螺姑娘又光顾了?呵呵....”

    一手提着从包里拿出来的甩棍暗自警惕,一手缓缓推开门,点开玄关旁的灯光。

    果然,房子再次焕然一新,茶几上,沙发上甚至连空荡荡的厨房都摆放的整整齐齐。

    手指随着脚步,抚摸过身边的一切,依旧毫无灰尘的沙触感。

    打开冰箱,依旧空荡荡的,只是寥寥的几件食物也被摆放的整整齐齐。

    “opp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