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 你要请客?嘿嘿嘿
    ,!

    “世玲啊,是我。米亚内,后面有跟踪所以我会晚到一会儿,米亚内~”

    挂完电话李政宰问:“张石xi,怎么甩掉他们。”

    张石回过头回答道:“很简单,一会儿在一个路口突然停车,后面跟踪的人肯定不会停车,应该会拐弯在附近。”

    宋岷宇撇了撇嘴:“就这样?”

    张磊继续无视:“等到那辆车拐弯之后,我们前面那辆车去反跟踪他们,他们肯定会掉头回来的,掉头的时候把他们逼停,警告一下他们就好,也可以知道他们的所属社,后面的事情,就是宋室长和您要考虑的问题。”

    李政宰:“好,下面车队由张石xi指挥。”

    张磊点头,拿起对讲机道:“请先走着,时速调整到30左右,车间距10米,随时准备停车。”

    “内。车队缓慢的在市区行驶着,张磊一边看着前面的路寻找时机,一边时不时盯着后面跟踪的车间。

    看到前面的交叉路口后,张磊计算时间,拿起对讲机道:“立即停车!”

    十米的距离足够刹车了,后面跟踪的车间一如预想的在岔路口右拐。

    张磊拿起对讲机:“排头的跟上那辆刚右拐的蓝色的现代,找机会逼停,看看他们什么来路。”

    “内!”

    不一会儿,情况明朗,那两个是首尔体育的人,无心树敌的李政宰只是让人警告那两个狗仔一番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车队开进一个幽静的小院,一位衣着华贵,温婉娴静的女人站在小院的门口翘首以待。

    车还未停稳,李政宰便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飞奔过去,和她相拥在一起,良久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张石和一众人等站在小院门口把守,留两人在里间温存。远处看起来气质雍容的女人,近看有些童颜的脸上却有些仿若与容貌不符的刚毅、强势。

    即使,从不主动关心实时热闻的张磊,都能认出那位女士就是传说中的林世玲,大象集团的公主,三星集团的前太子妃。

    宋岷宇板着脸挡住张磊的视线:“张石xi,管好你的眼睛,不该看的不要看,我记得第一天来就和你强调过了吧。”

    张磊:“却送哈密达,室长nim,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回去了。”

    宋岷宇:“去买些咖啡来,要冰的。”

    张磊摊手:“没钱!”

    宋岷宇眉毛一拧:“才刚发工资就没钱?还是说张石xi连请同事们喝杯最便宜的咖啡都不肯?!”

    宋岷宇说话的分贝突然上涨,几个守在门口的人听到最后一句都不由自主的向张磊投来鄙夷的眼神。

    在韩国,时不时给一起共事的三五个同事买咖啡算是基本的职场技能。

    尤其新入职不久的员工,更是隔三差五的买。甚至请客的开销要占薪资的三分之一以上。

    可背着四千多万的债务,谁还有心情去请客,更何况是相处的完全算不上和睦的同事们。

    张磊也拉高分贝:“工资都拿去还债了!我拿什么去请客?!穷到一天只吃一顿工作餐的人!”

    同事们的眼神变成了同情,同情中又有几分“他不如我”的优越。

    老是被宋岷宇针对的张磊也来了脾气:“室长不是有卡的吗?公司拨款,专门用来买咖啡的卡,为什么有卡不用,非要用下属的钱呢?难道说卡里的钱的去向......”

    宋岷宇有些气急败坏的指着张磊:“呀!你!你说话小心点!”

    张磊也是话赶话:“室长nim,我也只是有根据的猜测嘛,干嘛那~么~紧张,就算你真....我们也会当不知道的,是不是各位!”最后一句是冲着守门的各位保镖说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各个小伙子有的点点头,有的甚至开口说“是!”然后哄笑开来。

    张磊和各位摆摆手,笑看气的说不出话来的宋岷宇。

    张磊冲着各位颔首行礼:“室长nim,我走了,下周一见。各位,再会!”

    掏出震动的手机,kakao上弹出一条加好友的消息,头像是一只猫。

    下面显示的验证消息:“oppa是我,sunny呀~”

    踟蹰了几秒还是点了是,刚一通过,手机持续震动将近一分钟。

    平均一条消息震动三秒,sunny连发了将近20条消息过来。

    等手机不再持续震动的时候,张磊发消息问:“sunnyxi,请问有什么事?”

    “oppa下班了吗?我们见见吧,有些事情想和oppa聊一聊。”

    “可是,我还在工作啊sunnyxi。”

    “呀!oppa怎么能这么小气,生气了,避着我?”

    “sunnyxi,言重了,我确实是在工作。”

    “这历史剧的口气,moya!我都向泰妍打听过了,oppa平常这个时候已经下班回到家了吧,兼职不是晚饭时候才去的吗?反正,我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厅等你,oppa不来试试看!”

    发完这句话之后又发来了地址定位,地址后又发了个贴图,小兔子横眉倒竖,握着拳头,头顶着一个烟体加粗的“哼!”

    抬头看着眼前“anl.in.us的招牌,驻足良久,推开门走到二楼。

    “哎一古,oppa怎么来了?不要工作了?”

    “........”午后的暖阳,透过窗户照射在两人的身上。

    一个表情悲壮,一个满脸调侃。

    侍者拿着菜单走到桌前,张磊面向侍者,努力挤出笑容:“一杯flat.hite就好,其他的看这位女士的。”

    sunny似笑非笑的看着张磊:“oppa这意思,是要请客?”

    张磊面容严整的点点头:“内,来到这里的那个瞬间就已经做好准备了思密达。”

    sunny:“哦~这样啊,那么请玛德莲,提拉米苏,烟森林.......”

    每说出一样sunny恶趣味的目光就从张磊的眉毛、眼睛、嘴唇以及紧握着的拳头上扫过。

    sunny突然抬头向侍者问道:“对了,你们店里有可食用金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