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那个…… 她们在等你(可跳过)
    ,!

    ps:我发现大家都不太喜欢这段剧情,所以我打算两章内结束,不想看的可以先跳过。

    ..................................................................................................................................................................................................................

    阴暗的仓库,周围满是凌乱不堪的杂物,只有白炽灯下的那个座椅是扶好摆正着的。一个人被套了个大麻袋反绑在椅子上,椅子也和承重柱绑在了一起。

    从仓库的小门进来一个人,踱着步在仓库了走着,皮鞋踩在地面上传出“咔啦咔啦”的声响。麻袋拿了下来,麻袋里的男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把倒在地上的椅子扶正,弹弹灰坐上去,笑着问道:“你还活着,是不是很意外?全志勋xi。”

    全志勋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本该已经死了的张石:“你怎么.....你怎么..”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比如我怎么活下来的,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的,他们怎么样了等等。”张磊拽了拽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道:“有些答案你可以自己脑补,不过...是我把你救了下来你得承认这一点不是么。”

    看着全志勋有些懵懂的样子张磊接着说:“你应该能记得,你被我制服的那一刻,之后你的同伴们的决定吧。”全志勋眼珠转动,回忆到那个时刻然后突然紧闭眼睛。

    “看来你已经记起来了,我想确认一下,你不会愚蠢到还以为那是迫不得已而为之的吧,全志勋xi,你觉得呢?”看着全志勋沉着脸紧缩着眉,面色犹豫,张磊接着分析:“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自己就明白了。第一个,我想你之前还是有不少手下的吧,这次带来的这些人,有一个是你自己的手下么?可以信任的那种?”

    全志勋抿着嘴唇不说话,张磊笑了笑:“第二个,既然他们不是你的手下,那么他们一定是你们那个所谓的‘社长’亲自安排过来的吧。”

    “...........”

    “第三,关于刺杀我的这次任务,是不是你主动请缨的?”

    “........”

    “呵呵..既然那九个都不是你的人,那么你的计划方案对于你那位社长来说比如也是透明的。不得不说,你的计划方案设计的真的非常不错,差一点点,我就交代在你手里了。”

    张磊在全志勋面前踱着步笑着总结道:“结论很明显,你是个聪明人,也不乏野心,那么那位社长要顺带除掉你的理由就很充分了。”

    张磊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接着道:“我想你应该立过‘军令状’吧,额....就是完不成任务就会如何如何的?”

    看着全志勋脸上的凝色更重,不见迟疑和犹豫的时候张磊知道,自己说的话被他听进去了。

    张磊抬腕看了看时间道:“有没有想过出去之后怎么办?”

    全志勋抬头诧异的问:“出去?”

    “当然,我目前不想手上占上鲜血,哪怕是你们这些人的鲜血。不是我圣母,我只是觉得太麻烦。想好了么?出去后怎么活?你是聪明人,我觉得你不会愚蠢到还留存侥幸想继续回到那个想除掉你的社长那里吧。你是想远走高飞呢?还是想在首尔这个地界,怂一些东躲西藏的过日子呢?还是有什么别的想法?”

    全志勋沉默了许久开口道:“我要找那个杂碎报仇!”

    张磊笑着点点头:“很好,目前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全志勋差异的挑了挑眉:“我们?”

    张磊点点头:“我不可能放过那个社长,不过既然我们目标一致,那么脏活就由你来代替我来做,我说过我不想手上沾到血,太麻烦。”

    全志勋沉默着不说话,张磊接着说:“你考虑考虑吧,两天后还在这里碰面,我希望到时候你能给我个准确的答复。可是如果,在这之前你出现在我的附近,我会认为你拒绝合作,那我也只好顺带着把你也处理掉。”

    看着全志勋拧巴的表情,张磊叹道:“言尽于此,你自己考虑吧。哦,那些捆着你的绳子,我就不帮你解了,我可不认为这些绳子真的能困的住你,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南律师,很抱歉这时候打扰您,有个司法问题向您请求帮助.......”

    张磊回到了两个小时前被伏击的地点,四周或卧或趴着五六个人事不省的人,电话打出去5分钟不到警铃大作。

    两个小时后,天空已然大亮,张磊看了看窗外转头说道:“金律师,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我想回去了,今天还有工作,麻烦你和警方沟通一下。”张磊指了指身上破烂的衣服和横七竖八的伤口笑着自嘲:“毕竟,我还得换个衣服,顺便处理一下伤口不是。”

    西装革履的金律师笑着点点头:“好的,张石xi,您的要求合理合法,我一会就和警方沟通,至于费用问题,南律师nim已经和我沟通过了,您不用担心。”

    “麻烦你了律师nim。”

    半小时后,走完流程的张磊拿上自己的东西,走出了警局。

    早晨四点半的天空已然是浅蓝色的白昼,云随风动,云卷云舒。

    刚出警局的大门,便有人拦住去路。肉嘟嘟的微胖脸,头顶烟色的卷发,鼻子上架个四四方方的烟框眼镜,一副书呆子的既视感。

    书呆子讷讷的拦住张磊:“那个....张石xi,泰妍xi和徐贤xi在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