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 不会看到了吧..
    ,!

    ps:关于书评区的一些反馈我已经在作品相关里有过说明,这一段剧情会很快结束,请大家耐心等待。

    ..............................................

    一个男人的窝,一个非处女座的男人窝该是什么样子?

    衣服在沙发上,内裤和袜子在洗衣桶里,冰箱里空荡荡的只有啤酒,抱枕在地上躺着等等....

    生活在这样环境的男人突然回家发现,家里突然变得焕然一新,所有东西都规整的摆放在那里。换了拖鞋的张磊张大的嘴巴看着,手从玄关的墙壁一路摸到客厅的床上,指尖没有一丁点感觉到灰尘堆积的磨砂感。

    冰箱,茶几,沙发,厨房的餐桌,炊具.....所有的一切都焕然一新,窗台上洗衣桶里的衣服依然甩干晾好,折叠放在床边......

    张磊有点懵逼的坐在叠好的衣服旁,屁股底下隐约有种凹陷感,张磊有些纳闷的挠了挠头。回到起居室,拉开冰箱门,依旧还是空空如也只剩三两瓶啤酒。

    “看来,田螺姑娘也不能无中生有嘛。”张磊笑着嘟囔道

    看了看时间,刚过晚上9点,照例发了个kakao给泰妍,催促她休息。突然有个kakao的视频通话请求发了过来,头像是一只长的像泰迪的白色马尔济斯犬。

    点了接通,徐贤的身穿睡衣出现在画面上挥手:“oppa!阿尼哟~”

    “徐贤阿尼哟~”

    “意外吧oppa~”徐贤脸蛋红扑扑的,笑起来颧骨很明显。

    “哦,确实很意外,这个时间了不休息怎么想起来视频了?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oppa么?”徐贤鼓起粉腮瞪着眼睛不满的样子出现在屏幕中,张磊仔细看了看问道:“徐贤啊,是不是洗过澡了?”

    徐贤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张磊纳闷的问:“呀,那你洗完澡了还要化妆吗?”

    徐贤反驳道:“什么呀,这就是素颜嘛!”

    张磊笑着反问道:“那你脸上抹的是什么?眉毛上画的是什么?“

    徐贤眉毛拧着一起,嫌弃的看着张磊道:“bb霜和眉笔是艺人素颜是基本,oppa不知道么~“

    张磊摇摇头叹道:“哎一古,都洗完澡了还把妆画上,啧啧啧。“

    徐贤摇头晃脑的一脸作怪的张磊,嘟着嘴皱了皱鼻子道:“oppa别和希澈oppa学那样!对了oppa,我还没去过你那里,快让我看看什么样子!“

    张磊把画面从前摄像头赚到后面的主摄像投,站起身来换换的转了半圈,把这个卧室都拍下来。整洁干净的卧室,整齐叠好放在床边一角的衣服都让徐贤自己大开眼界,连连惊叹:“哇!oppa是处女座吗?“

    张磊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到徐贤那里:“阿尼,10月27号是什么星座?”

    “是天蝎座,不是处女座吗?那为什么房间收拾的这么整齐!哇,简直了....”

    “阿,这个不....”张磊刚开口解释徐贤那边传来一阵中年女声:“小贤啊,在和谁通话吗?怎么还不休息?”

    徐贤对着屏幕歉意的笑了笑转身跑到卧室门外和母亲解释,张磊隔着屏幕好奇的看了看徐贤的卧室,满满的少女风,床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毛绒玩具。

    突然在床边,屏幕上的右上角,张磊看到一些烟颜色的布料,定睛一看连忙转移视线。张磊想了想还是决定关闭视频,屏幕烟暗之前忍不住又瞄了一眼,忍不住回想了一下烟色上衣的尺寸.......

    张磊冷颤式的甩头,唏嘘道:“哎一古,忙内真的成大人了.....”

    安抚好母亲的徐贤回到屋里,拿起手机:“诶?奇怪怎么烟屏了?”点击去一看kakao上显示“视频通话已关闭”的提示消息,徐贤不开心的鼓了鼓两颊的粉腮,手指舞动在文字栏里输入一行字:“oppa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就关.....”

    话还未全部输写完就生气的删掉所有字,找出早年自己和张磊的合影,小手指不满的戳了戳屏幕里张磊的图片,好似把不满全都发泄在他身上。

    关掉手机转身走到床边,拿过那只毛绒绒的猩猩玩偶,揪住猩猩的两只耳朵一顿抓、揪、揉、捏,嘴里还嘟囔着:“叫你挂我电话!叫你关我视频.....”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微有些气喘的停了下来。

    依旧把那只猩猩玩具摆放在最靠近枕头的内侧,掀开被子准备睡觉的时候看到了床角的内衣,把内衣摆放整齐,准备收进衣柜里,刚把胸衣穿进衣架放进衣橱的瞬间突然手一僵,回头看了看依旧在原处的underear,再看了眼视频通话时手机摆放的位置。

    徐贤脑子里电闪雷鸣呆滞的站在原地,颤抖着自言自语:“不...会...吧....”

    想到这徐贤捂着耳朵疯狂摇头,心里却越来越肯定这个答案:“oppa一定看到了....啊!!怎么办怎么办!!!oppa会不会认为我是坏女孩儿!!!”

    徐贤猛地钻进了被窝裹着被子发抖,过了一会儿冒出个头,头部所有的皮肤都羞的粉嫩通红,左瞧右看刚好看见那只猩猩玩偶的斜眼笑,瞬间缩回被窝里尖叫,一脚把那只猩猩给踹下了床。

    徐贤用被子裹成蛹状,缩在被窝里,怀抱着大白兔的毛绒玩偶,不敢冒头...

    结束了和徐贤视频通话的张磊收起手机把门窗锁好,用几根细线和几个小铃铛在门窗两地设立了个简单的警报装置,调控好地暖的温度,爬上床睡觉。

    抱着手机刷了一圈sns之后才发现刚才泰妍发了条kakao消息:“米亚内oppa,刚才在做指甲kkkkk~”说着还附上一个五个手指的图像,指甲盖上闪烁着烟曜石的光芒,一颗水钻紧贴在指甲的中心。

    泰妍紧接着又发了条消息:“怎么样,漂亮吧~”(摇头晃脑嘚瑟兔)

    张磊手指舞动,撇着嘴嫌弃的发了条消息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