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 短发...是谁?
    ,!

    李政宰安全的走上台之后,松了口气的张磊跟着其他人走了下来,忽然赶紧有束灼热的目光在看着自己,转头顺着目光看过去的时候那种被注目的感觉又消失了。

    张磊纳闷的皱眉看着之前感觉的方向,目光扫过观众席的前排,在满是抬头鼓掌尖叫的人群中,一个短头发的姑娘低着头却有些显眼。

    十米开外的距离能看见的信息少的,红色的卫衣里面的白色的长袖t恤,下身一件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越看越有些眼熟的衣服,越看越觉得熟悉的人,短发..短发...短发....张磊隐隐约约的有种更深处的记忆在缓慢上涌的感觉,张磊耳边甚至好似响起了那一声熟悉而甜腻的呼喊:“oppa!”张磊不由的慢慢走向观众席走去,身后宋岷宇的呼唤声把张磊唤了回去:

    “张石xi,过来吧。”

    “内!”

    李政宰的通告结束了,南珠慧的电话也适时的打了过来:

    “阿尼阿噻哟,南律师。”南珠慧爽朗的声音传来:

    “张石xi,上次你委托我的事情已经基本上处理完毕,赔偿的数目维持在17万上下,也就是被推倒的13位艺人每人会获得17万左右的赔偿款,总共是221万,今天是最后磋商了张石xi要不要过来一下?”

    “阿尼,我这边还比较忙,我就不用去了,关于赔偿款的数目我没有异议,你问一下泰妍就好。”

    “好,既然你忙,我就不拉着你了,再见。”

    “内,麻烦您了南律师,再见。”

    就在张磊接听电话的那个瞬间那种被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的感觉重新出现,猝不及防转身回头去,却只看见短发和身边女孩儿匆忙离去的背影。

    下班的早顺便缴齐水电费和瓦斯地暖的费用,刚出了缴费大厅的大门,收起手机关掉和泰妍的聊天界面,忽然有种被盯上的感觉,是那个短发女孩儿?应该不是,如果她跟到这里自己肯定早就感觉到了,那么....

    张磊加快步伐,50米后在离站台不远的地方突然右拐进入小巷,七拐八拐之后发现一条仅比一人宽些的小巷,在一边是一堵墙,另一边是出口。张磊紧贴着墙站立,不到20秒就有两个人急冲冲的冲了过来,一手刀打晕后面那个人,另一个手攥住前面的人,脚步微挪从腰间借力,一脚揣在那人的胸腹,借着脚力把摔在墙上。

    从墙上自由落体到地上惨叫声都被摔的走了样,哼哼唧唧的呻吟声。张磊拍了拍那人的脸蛋:

    “别哼哼了,说吧,谁派你来的。”

    “.........”

    “你们那里前几天是不是回去一个男的三十大几岁,满脸胡茬,脸上挂彩了,身上一直喊疼却查不出什么来。”

    “你...嘶....你..怎么知道!难道是你....”

    “他现在还疼着吧,你想先体验一下更疼的版本么?”

    “...........”看着眼前小混混颇有几分想死扛的样子就知道他应该比他身后的那个小子地位高些,知道的也更多。张磊摇摇头有些惋惜的道: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张磊把那人脚上的鞋带抽出来绑在男人的嘴巴上顺便再把自己刚买的口罩给他戴好,防止一会儿的尖叫声动静太大。

    躺在地上那个小混混看着面前这个叫张石的小子手脚麻利,动作熟练的样子本来坚定的内心突然有些慌乱,额头的虚汗渐密。

    等张磊把一套“分筋错骨手”在他身上施展完了,倒在地上的那个小混混青筋毕露,惨叫声在喉咙间翻滚,胸腹夸张的起伏着。

    惨叫又回归到呻吟的时候张磊又拍了拍小混混的脸颊道:

    “装晕行不通啊,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

    “........”小混混依旧咬紧牙关的沉默让张磊多了些兴趣,张磊微笑着说道:

    “你想好了,刚才呢只是第一级的水准,要是还不说的话,后面的那些高阶的手段可就要一一使个遍了,到时候会不会落下什么终身残……”小混混想到什么了,浑身一颤,嘶哑着声音道:

    “我...我说!我说...”

    ...........................................................

    张磊戴上兜帽、口罩、眼镜,回头看一眼墙角被鞋带绑着手脚,仍然还在昏迷当中的两个小混混,大步流星的走出小巷,融入日落之后的人群中。

    在闹市区转悠了几圈确认没有跟踪之后转道回家,掏出钥匙抬头看了看,门边粘着的纸条已经断了。

    张磊从电视里学的小招式,把一个颜色与门相近的小纸条一头贴门上,一头贴门框上,只要回家之前断裂就说明有人在主人不在的时候不请自来。

    门锁并没有撬开的痕迹,来人显然是有钥匙的,到底是谁?!

    张磊手里握着50公分的钢棍,小心翼翼的拉开一条门缝,后背弓起,随时准备关门逃跑。

    房间里烟暗且静谧,张磊紧张的听着房间里面的动静,半晌听不到一丁点的呼吸声。

    里屋突然传来了女人高昂的声音:

    “呀!34万!你到底喝了什么酒要34万!”男人大着舌头道:

    “今...今天,请..后辈...喝...喝了...喝一瓶洋酒……”

    “呀,秀彬明天就要交钢琴的学院费了,宇彬明天还要交英语课的钱,钱呢!”

    “不....不知道,不....不上这些....学院不...不行吗?”

    “呀,酒醒了自己对孩子说试试......”

    张磊被那一声如尖叫一般的“呀!”吓的张磊猛的一颤,转身欲跑。

    却忽然觉得那声音有些耳熟,总感觉像是邻居的声音,侧耳倾听才发现是邻居大嫂在和自家男人吵架。

    讪讪的转身进门,上前一步伸手去摸玄关那里的电灯开关。

    “啪嗒”一声,灯光亮了,眼前的一切让张磊猛然睁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