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

    轻手轻脚的推开的门,室内烟雾弥漫,顺着呼吸呛到了咽喉。嗓子里痒痒的却不敢从喉咙里发出一丁点不被允许的杂音,忍者越来越难以自抑的急痒,弯腰恭顺的开口:

    “社长nim,您叫我。”

    “哦,是志勋啊....”

    “内....”长时间的沉默,直直的弥漫过来的雪茄烟雾里充满着烤面包,肉豆蔻和肉桂的香气,悠长的余韵洋溢着坚果和橄榄的味道。只是如此美好的味道在呼吸之间,却无时无刻不在加剧着喉咙间的急痒。

    保持着鞠躬的姿势一动不动,腰间的酸痛在他的额头上增添了许多汗水。同样程度的刺激,急痒对忍耐力的要求无疑是要比痛苦要高的多。

    “坐吧....”仙音忽至,腰继续弯下去行礼:

    “内...”坐在椅子上的全志勋下意识的的深呼吸,大口的烟雾突然呛到肺里彻底断送了全志勋长时间忍耐克制的结果。

    “咳!咳!咳....”三声咳完拼命忍住剩下来的咳嗽的**,抬头卑微的咧嘴笑了笑。眼镜男满脸和煦的笑容问道:

    “志勋啊,最近,少时那边你都进行了什么动作啊?”

    “内社长nim,派了两波anti去,第一次通过关系混进了艺人准备区,差一点您就能在报纸上看到‘少女时代’被anti泼粪这样的新闻了,只是...最后被张石那小子拦住了....”

    “去执行任务的弟兄们呢?”

    “一个跑了回来,另外一个....”全志勋抬头看了眼老板椅上社长的眼色,讷讷的欲言又止。

    “另外一个怎么了?”

    ‘被....张石那小子打了一顿放回来了....’

    “被打的那个怎么样了?”

    “脸上挂了彩,惨兮兮的模样,身上到时没什么伤,一直喊疼,去医院看了,只有一些於伤。”全志勋抬眼瞄见老板椅上的社长锁着眉头沉默不语便没有卖关子继续道:

    “第二次我们派人找了少女时代最大的anticlub,找了两个人,给他们东西帮他们混到观众席前排。只是因为前一次打草惊蛇,sm派了很多人,最后...也没有成功,只是听说tiffany好像受了不轻的惊吓。”

    “志勋啊,前两天我家里发生的事情都清楚吧。”

    “内...”

    “说说看,你怎么看..”全志勋心疼的看着烟灰缸里那只还剩下5分之四的雪茄,低头想了想抬头答道:

    “我觉得应该是报复行为。”

    “说下去...”

    “抛去烟雾的附加特点,其实本质就是一坨牛羊的粪便。恶作剧首先被排除,因为从烟雾发生的情况上来看,投掷的数量是超过一个的,那么就可以排除恶作剧的嫌疑。其次,到现在也没有从监控上找出投掷者的身影。证明那人身手很好,且有很强的反侦查技能。”

    “嗯,很好,说下去。”

    “如果,那么这样一个身手敏捷,且有着丰富的反侦查手段和反侦查经验的人是我们的仇人,为什么仅仅只是放了几发烟雾弹?而不是更彻底的放一把火?”

    “所以....”全志勋精神振奋笃定的说道:

    “所以这是警告!”

    “那么,为什么要警告我?”

    “结合粪便这个特殊的东西,我可以肯定,一定和张石那家伙有着必然的联系!社长nim,张石的伸手我们在月初可是体会过的,那么多人明晃晃的追踪却依然被多次甩掉。而且...”全志勋意味深长的说道:

    “张石那家伙和少时的关系您可是知道的....”坐在老板椅上的眼镜男表情依旧云淡风轻,看着全志勋的目光中带着审视和警惕。全志勋被眼镜男审视的目光压的额头直冒汗,低头端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直到眼镜男视线转向窗外,如山的压力才渐渐消失。

    “志勋啊,你说我该拿这个张石怎么办?”全志勋表情狰狞的开口道:

    “社长nim,要不要我带几个弟兄把他....”说着在脖间比划个割喉的动作,表情带着残忍的笑容。

    “张石的情况你都了解清楚了吗?”

    “其余的不太了解,只是听说是在孤儿院长大的,除了之前听说有过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其他的都不清楚。”

    “你需要多少人?”全志勋满脸踌躇满志的兴奋,信誓旦旦的道:

    “连我10个就够了。”眼镜男视线转到全志勋身上,看着踌躇满志的全志勋玩味的笑道:

    “你确定?张石那家伙身手可不弱。”

    “请社长nim放心!”

    “好!你是聪明人,也是值得信任的骨干,虽然...少女时代的任务完成的很失败,但是我还是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

    “3天后24点之前我要知道结果,如果这一次,你还是失败,我就真想不出留你的理由了。”眼镜男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全志勋感受到话语之外的彻骨之寒,身体僵硬的行礼告别:

    “内,明白。”

    眼镜男的房间重归寂静,半晌似乎是

    初夏午后的阳光再暖,也抵挡不了心里的寒。

    “大哥,社长nim怎么说?”全志勋沉默的摇摇头,半晌道:

    “我需要张石的所有资料,包括他的喜好,最近去了哪里见了谁,最近和谁在一起....通通调查一遍!今天晚上八点前我要看到!”

    “是!”

    全志勋掏出胸前藏着的项链,虔诚的握在手中,迎着炫目的太阳在胸前庄严肃穆的画了个十字:

    “万能的主,请保佑您最虔诚的信徒.....”

    ..............................................

    “欧尼快来!快点啊!”

    “知道了知道了!呀!带这么重的东西我怎么快啊!真是的!”

    “欧尼欧尼这!坐这里,这里是我们的位置。”

    “呀!你那里拿来的这么好位置的票啊?”

    “这欧尼你就别管了,反正......哎呀好了好了,我说是了。就是这里的一个oppa想追求我,所以送我的票。”

    “真的?”

    “欧尼!快看李政宰前辈出来了!啊啊啊!好帅啊!”

    李政宰身后跟着几个经纪人从车里下来,在一众或高或矮泯然众人的经纪人里,身形挺拔还留有部队行止风格的张磊无意是鹤立鸡群。

    张磊和其他经纪人护着李政宰一步一步的走向事先搭建好的t形舞台,神情专注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专注的看着自己,百感交集的目光中除了复杂还满是意外和欣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