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 已然有进无退了
    ,!

    “哦,泰妍啊,怎么了?”金泰妍低声问道:

    “oppa,新闻是怎么回事?”电话里的男声到时一头雾水的声音:

    “什么新闻?什么怎么回事?我怎么听不懂啊?”金泰妍狐疑的问:

    “oppa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男声一副快崩溃的模样:

    “我到底该知道什么?!”金泰妍声音渐软:

    “oppa做晚在哪里?”

    “什么在哪里,在家睡觉啊,还能在哪里?我不是发了sns了么.....”金泰妍突然反应过来机敏的问:

    “那为什么平时oppa不发,偏....”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呀!哪那么多为什么!你给我买的袜子,我找时间再过去拿,挂了。”

    “诶,你怎么知道我.....”

    “嘟...嘟...嘟...”这一次,回应金泰妍的却是冷冰冰电子音。

    从来都是自己先挂点电话的金泰妍第一被那么宠自己的oppa不耐烦的挂了电话,心里颇有些委屈和小情绪。生气的瞪了眼通话记录上的那组号码,两颊微微鼓起好似那人正在自己眼前。

    刚收好手机返身往回走,“滴哩~”kakao提示音想起。点开一看还是熟悉的号码:

    “今天晚上结束过后,到圣水洞老地方,我在那等你。”金泰妍看到这条短讯,嘴角微翘,旋即傲娇的把头一扬:

    “切,我才不去呢,叫你挂我电话!╭(╯^╰)╮哼!”

    激情燃烧的蚕室,闪烁摇摆着的应援灯从傍晚闪烁到夜幕降临,直至照亮整个蚕室体育场,应援灯连成灿烂的海洋。

    欢呼持续了整晚,但欢聚终有散去的那一刻,应付了前辈和后辈,推掉了公司的聚餐和主办方的宴请,疲惫的开着自己的车赶往圣水洞。

    汉江的江风吹的刚下车的金泰妍连忙捂着头顶的帽子,虽是初夏,夜晚的江风还是吹的金泰妍缩了缩脖子。

    “元祖独岛海鲜”几个字闪烁着昏暗的霓虹光芒。

    “姨母!”隔着烟色的俏皮口罩,亲切的喊着店里忙碌的中年女人。

    “哦,来啦,快去吧,等你一个多小时了。”

    “内~”

    从包间里面关上门,转过身就是一副截然不同的傲娇模样:

    “oppa叫我来干嘛?”张磊白了一眼金泰妍,起身走至门前,拉开一条缝对外面叫喊道:

    “姨母!请上菜吧,我们饿了!”外面招呼客人的中年妇女也高声应道:

    “知道了,你们等会。”做完这一切张磊严严实实的关上门回到金泰妍对面的位置坐好。

    看着金泰妍满脸的小情绪,张磊笑着道:

    “找你来,当然是吃饭了,要不然呢?”金泰妍失望的憋嘴:

    “今天dream.concert结束后,文化观光部要开宴会请我们吃饭,sm也有家族聚餐,就因为oppa,那些大餐我都推了......”张磊突然梗着脖子问:

    “呀!是和我吃饭重要还是和他们吃饭重要?!”

    “噗嗤....”被张磊这突如其来的幼稚逗笑,开口欲调笑,看着张磊眼睛里偶尔闪过的认真,金泰妍只好点点头道:

    “内...和oppa吃饭重要.....”张磊笑着点点头一副你很上道的模样。金泰妍哭笑不得的嘟囔着:

    “幼稚鬼~”

    门被打开,店老板亲自端着大盘子走了进来,不一会儿五个菜两碗拌饭摆放完毕。

    坚持不让泰妍动手帮忙的老板忙完之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着叹道:

    “哎一古,真是好久都没看见你们了,最近都在电视上看见你们。哎一古..你们都出息了....”店老板话语中满是感伤。

    “好了,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聊,我去外面了。”张磊和金泰妍起身相送,走到门边的店老板突然回头对两人说:

    “你们放心聊,隔壁的包间我都是空的~”说完调皮的挤了挤眼镜。

    门被重新关上,气氛却有些尴尬。重新坐下来的张磊只好开口打破沉默:

    “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什么?”金泰妍小脸微红不明所以的摇摇头,张磊再问:

    “不生气我挂你电话?”金泰妍恍然道:

    “oppa为什么要挂我电话?好奇怪!”金泰妍回忆起什么拍掌问道:

    “oppa你怎么知道我给你买了袜子?”

    “袜子?什么袜子?你给我买了袜子?”

    “oppa你不知道?那你在电话里说是什么意思?”

    “我是提醒你在电话里不要乱说话,电话通讯并不安全知道吗?”

    “哦...那oppa你回答我,新闻上那件事......”张磊把手指放在唇前示意,低声道:

    “有没有觉得那个人好眼熟?”

    “哪个?”

    “穿着内衣跑出来的那个人....”

    “是和那个高利贷公司的社长是同一个人?”

    “对,没错,我调查之后才发现,你们这两次遇到所谓的anti都是他的手笔。”

    “所以oppa你才......”

    “没错,算小惩大诫吧。”金泰妍满脸担心的道:

    “oppa还是不要再这样了,被抓到可怎么办啊....”张磊摇摇头:

    “如果他们停手,我也就收手....”

    “那要是他们不停手呢?”张磊满脸凝重的摇摇头。

    “oppa要不我们收手吧,现在公司加派了人手,总的来说还算有保障,我很担心oppa的安全啊,万一因为我们被抓起来了...”张磊摆摆手道:

    “不用担心,oppa退伍前可是特战部队出身,那些小混混怎么能左右的了我。”金泰妍幽幽的说道:

    “oppa还记得月初在kbs门口我们遇见时候的情景吗?”

    “那时候主要是我生病了,没生病怎么也不会.....”金泰妍张口欲劝,张磊摇摇头道:

    “你以为我现在收手就能全身而退吗?”

    “为什么不能?”

    “昨天夜里的事情他们肯定会查的,虽然我可以肯定不会留下太多痕迹,但是....”金泰妍满脸关切:

    “但是什么?”

    “但是该来的还是会来的。”金泰妍不能理解的问:

    “oppa不是没留下痕迹吗?那他们怎么找到你?”

    “总有怀疑上我的那一天.....”

    “没有证据单凭怀疑就找上oppa?”

    “他们那样的人,仅凭怀疑就够了,证据?那是执法者的束缚,对他们来说不是。”看着金泰妍满脸着急的样子,张磊心里暖暖的,伸手上去揉了揉泰妍的头,拿起她的汤碗满满的盛了一碗明太鱼汤,放到她面前:

    “呀!喝汤啊,再不喝都凉了,姨母的明太鱼汤你不是最喜欢的嘛,专门找你的口味点的,快喝吧。”

    金泰妍理了理被揉乱的秀发,嘟囔着埋怨张磊什么,端起自己喜欢喝的明太鱼汤,用汤勺喝了两口,放下碗瞪大眼睛直挺挺的向后倒在地板上。吓的张磊连忙起身问:

    “呀!泰妍啊你怎么了!别吓我啊!”金泰妍躺在有地暖的地板上,眼睛睁大,粗着声音像男人一般道:

    “hiong!太特么好喝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