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 吃醋?
    ,!

    坐在公家车上已经下班的张磊照例无聊就给泰妍发信息,只是这一次点开的不是line是kakao:

    “呀,泰妍啊,我下班了。”

    “oppa等一下.....”

    “好。”两分钟的沉默,张磊放下手机无聊的看着窗外匆匆闪过的风景。5分钟之后手机一震,屏幕解锁点开kakao,一个身材高挑,头部不成比例的漫画版美女,眨着占满了半个脸的眼睛,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身前,笑着看着屏幕外面的张磊,头上几个韩文字逐渐显示出来:“您工作辛苦了~”

    张磊瞬间感觉心好累,有好多好多头神兽呼啸而过.....

    张磊无语的一会儿看着窗外一会儿看看手机,越看越忍不住翻白眼。从网上找了个gagman捂着脖颈翻着白眼的图片发了过去。

    金泰妍又发了张同一个形象的女孩儿,这次的表情是羞涩的捂着嘴巴坏笑,头上也并没有字。张磊无力的翻个白眼,手指舞动一条消息发过去:

    “呀!你让我等了十分钟......其实你不是临时有事,就是去买贴图了没错吧。”

    “内~”(害羞女孩儿动图)

    “你刚才在一定在大妈笑没错吧。”

    “.........”(别过头抱肩)

    “泰妍啊.....真应该让你听听...”

    “听什么?”(挠头问号)

    “眼球翻动的声音.....”

    “........”

    “泰妍啊,今天下午有什么行程?”

    “sbs人气歌谣少女时代tinkle.1位受赏,不知道什么原因,临时通知时间改到下午五点开始。”

    “哦,那昨天在mbc有没有遇到anti?类似上次的那样?”

    “还好,没有,公司也增加了人手。”

    “那就好,今天也要小心一些,相信我事情很快会过去的。”

    “oppa是在做些什么吗?”(赵寅成的怀疑.gif)张磊刚想发消息过去,泰妍的又发了消息过来:

    “别冲动啊oppa!”(卡吉嘛.jpg)

    “阿尼,别担心,我没有要做什么。”

    “真的?”(赵寅成的怀疑.gif)张磊看着屏幕里表情作怪的赵寅成,青筋直跳,太阳穴气的一股一股的。忍不住吐槽道:

    “泰妍啊,放送的时候能有这样的艺能多好,下次你要去happy.togather,最后出来的分量有5分钟就可以了。”

    “.......oppa干嘛发火?”(赵寅成的纳闷.gif)张磊看着再一次冒出来的赵寅成,哀伤的长叹一口气,手伸到脑后揉了揉脖颈,点出输入法发字道:

    “呀!你不是买了很多种贴图么,怎么连续3个都是赵寅成啊!赵寅成有这么帅吗!烦死了!”

    “嗯,是很帅啊,我的理想型呢,oppa不是知道的吗?”

    “..........”

    张磊无言的盯着泰妍发的那句话看了好久,拉出输入法,写出“友尽”两个字,迟疑的一下把它删掉,又拼出:“我很生气!”

    又觉得有些娘和莫名其妙,删掉之后按下锁屏键,揣进兜里,抱着肩膀看着窗外,胸膛一起一伏还依稀能看出情绪的不平稳。

    汽车进站,站台上赵寅成硕大的广告牌闯入张磊的眼帘,张磊皱眉别过头,一脸晦气的表情,等到汽车出站才把头转过去。

    sbs的待机室,金泰妍发了好几条消息都泥沉大海,上面均显示未读,抬起头来一脸茫然。tiffany好奇的看着金泰妍的表情笑着问道:

    “dae.dae啊怎么了这个表情?”金泰妍还是那副满脸茫然的表情:

    “正和oppa聊天的时候,oppa突然发火,不理我了。”

    “哪个oppa?”

    “张石oppa。”徐贤像是被触发了敏感词一样,瞬间视线从捧着的书籍中转向金泰妍的方向。tiffany一脸的不信:

    “张石oppa脾气那么好,怎么会。”泰妍把kakao的聊天界面打开,递给tiffany,像极了被老婆怀疑于是积极把聊天记录公开以证清白的人。

    tiffany也不忌讳,接过泰妍的手机连忙向上翻聊天继续,直到时间戳显示到昨天,跳过和“晚安”有关的文字,从今天开始看。

    看到有意思的部分还指着屏幕哈哈大笑,好不容易等她看完,满足了所有好奇心之后,tiffany摩挲着下巴,眯着眼睛像个福尔摩斯式点头肯定的说道:

    “有结论了,oppa肯定是......”

    “什么?”

    “吃醋了~”泰妍本来一脸期待的表情瞬间垮塌:

    “诶。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看这几句.....明显是.....”徐贤拿起手里的手机,犹豫了许久还是放下了,继续捧起书籍,只是许久都没有翻开一页....

    .....................................

    从公交车到长途汽车站,选了最近的光明市,40分钟之后下车,乘坐市内公交在这个只有中国区县大小的城市中穿梭。

    市郊的牛羊屠宰场见到了张磊印象中张石服役时期的战友,以前黝烟的小伙子现在变成了30来岁要养家的大叔。

    “晟宇哥!”

    “哎一古,我当是谁,原来是石头啊,真的有好久没见了啊。”

    “哎一古,掰掰手指算算也有6年了,那个时候哥可是比现在要更烟啊。”战友指着张石笑骂:

    “好你个石头,居然开哥的玩笑,是许久没有被教训皮痒了吧。”

    “哥!哥!米亚内,米亚内,哥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我拿了就走,因为还得赶回首尔工作。”

    “好吧,你先等会儿。”不一会儿晟宇提着一个烟色塑料袋出现:

    “都给你准备好了,袋子都真空封好了,不会有味道的。”张磊打开确认,里面一个已经真空封好的烟色袋子,旁边一瓶可乐瓶里装着淡黄色的液体。晟宇满脸担心的问道:

    “呀,石啊,我还是想问,你要汽油干什么?”

    “哥,你别担心,保证不会造成人民人身财产的损失。”说着双腿一并立正,行个军礼:

    “忠!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