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 忙内你的故事呢?
    ,!

    首尔永登浦曲汝矣岛

    kbs2副社长、放送局局长、音乐银行mainpd...寥寥几位kbs的大佬在观看完事发现场的录像之后沉默不语。在放映室昏暗的光线下忽明忽暗的烟火光为这沉默的放映室增添几丝压抑和阴霾。

    烟燃到指间,放送局局长沙哑的嗓子开口道:

    “孔pd你怎么看?”被点将的孔pd虚着眼睛分析道:

    “那两个家伙看起来像是少时的anti,最后制造了混乱的那个人显然和少时认识且关系甚笃。”孔pd说完便停了下来,放送局局长把烟嘴在烟灰缸中碾灭不容置疑的冲着孔pd继续道:

    “说下去。”

    “内,看起来只是个anti事件,但是有问题的是,两个anti的逃跑路线。他们显然对kbs很熟悉,甚至比很多内部人员都很熟悉。在逃跑的过程中并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徘徊,坚定不移的从既定路线逃跑,而且在一道很少人走的小门上刷了门禁。”kbs副社长问道:

    “是谁的门禁?”放送局的局长回答道:

    “暂时还不能确信,我们找到这张卡的时候上面已经没有任何可供识别的信息,在垃圾桶里,已经被消磁了,无法恢复。”孔pd接过话茬回答道:

    “最近一个月内补办过门禁卡的员工,整个kbs2有十四位。”副社长瞟了放送局局长一眼,意有所指的问道:

    “孔pd,他们是怎么堂而皇之的进入准备区的。”

    “额....还不太清楚,我一会儿回去就查,相信应该可以排查出来。”副社长从鼻子里哼出个音节:

    “哼。”孔pd擦了擦汗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这个事情您看?”

    “查出公司内部提供门禁的人,顺藤摸瓜把那两人的信息交给警方处理。至于后来那个推倒了很多人的那位,让警方去找tts,至于当时那些idol们,告诉他们的经济公司,有民事纠纷自行解决,kbs不过问。”

    “内,那对外.....”

    “对外就说是anti的个人行为,今后kbs会加强防范。这还要我教?”

    “内,明白了。”

    “我先走了,等查出是谁吃里扒外第一时间通知我。”

    “内。”放送局局长冷眼看着孔pd和副社长的对话,副社长带着两个人走出放映室的时候,依然坐在那里吞云吐雾。

    等到副社长一行走远之后,坐在座椅上的孔pd猛松一口气。

    “瑞镇啊,kbs有两个3副社长,你知道为什么是他来吗?”孔pd连连摇头,局长眯着眼睛轻轻碾了碾烟嘴道:

    “这次的事情,不用猜都知道,叛徒一定出在放送部,他想染指放送部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这次......”

    “让他来吧,我坐这个位子这么多年,还不怕一个无关紧要的钉子。”

    .......................................

    夜凉如水,ls区距离二村地铁站15分钟路程的“清凉里财务顾问中心”,夜深依然灯火通明。

    新月如勾,初夏的夜晚有些凉,苍蝇在成群结队的飞舞。一个西装革履带着眼镜,40岁左右的男子在一帮人的簇拥下走出大门。

    眼镜男转头对身边的男子嘀咕了几句,在一片喊着“社长nim”鞠躬的身影中坐上一辆奔驰s级轿车绝尘而去。拐角的巷口里一个带着兜帽的人藏身烟暗中看着远去的车尾。

    .......................................

    少女时代的宿舍,依旧只有泰蒂徐三个女孩儿围坐在客厅,天南地北的聊着,相互安慰相互给于对方安全感。聊了一圈圈中的八卦之后,话题又转到了张磊这里。tiffany好似想起什么的问道:

    “泰妍啊,张石oppa高利贷的后续怎么样了?”徐贤也立即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泰妍,泰妍一手托着腮一手指绕着茶杯的杯口,毫不在意的答道:

    “我帮oppa还了。”tiffany两眼睁大,不敢相信的看着毫不上心的泰妍,伸出5个手指在泰妍面前比划:

    “呀!你不会说真的吧,5千万啊,那帮人要五千万啊,不是小数目啊,你怎么说替他还就替他还了?!”泰妍依旧慵懒的托着腮道:

    “我只给了他们四千万,oppa说会还我的。”徐贤也不说话,别了别头发盯着泰妍眨眼睛。tiffany犹自难以置信的问道:

    “张石oppa从出道前就开始,带了我们五年。他确实挺照顾大家的,也没错。可是....借钱借了4千万这种事我还是无法理解,什么时候他和你关系这么亲了?”泰妍把茶杯推开,双手托住下巴,眼神放空陷入回忆,娓娓道来:

    “在我们出道前,和公司签约的时候,oppa就是我们的经纪人了。有一次我从全州带着生活费来首尔,当时公司只发了一点点餐费和交通费,根本不够用,常常饿肚子饿的难受,又没钱买吃的,父母心疼我就给了我一点钱。”

    “欧尼,然后呢?”泰妍看了正抱着膝盖,睁着大眼睛一脸好奇的徐贤一眼,继续说道:

    “当时在火车上,因为训练太累所以在火车上睡着了,然后钱全部被小偷拿走了。”

    “那你当时怎么办?是连公司发的餐费一起被偷了吗?”泰妍点点头:

    “后来,oppa知道以后就拿出积蓄给我,让我敞开了吃。oppa还说,他相信我们能成功,所以不担心我不还钱。”tiffany握了握泰妍的手,泰妍朝她咧嘴一笑然后继续道:

    “两年前,run.devil.run的时候,有一次舞台上有一个阿扎西突然跑到舞台上来,把我往台下拽,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害怕极了!“tiffany拍掌道:

    “哦,没错没错,我想起来了。”泰妍点点头继续回忆着说道:

    “sunny就来拉我,但是还是被那个狂饭拽过去。当时oppa是去买咖啡的,oppa看到了之后,也像今天这样,扔掉手里的东西疯了般跑了过来制止了那个狂饭。后来,听说oppa还去教训了那个饭来着,在我最无助的时候,oppa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个时候我就觉得,oppa是个像父亲一样可靠的oppa,有他在我很安全。”tiffany点头赞许:

    “像父亲一样可靠的oppa,很了不得的评价呢。”泰妍说完看着也在回忆中的徐贤,微笑着问道:

    “忙内啊,说一说你的故事呗。,

    “欧尼,我哪有什么故事。”

    “哎一古,看你今天扑向oppa怀里那个样子,看来我们忙内也有小秘密呢。”徐贤脸颊微红,局促的紧了紧抱着膝盖的手:

    “哪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