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 来接我回家吧,求你了!
    ,!

    “五千万!”眼镜男伸开五指在金泰妍面前来回比划,神情中不无“吃定你”的得意。金泰妍皱着眉,不渝的偏过头,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和不耐:“有合同么?”

    “当然!”眼镜男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我们可是正规的公司。”眼镜男从西装的内里口袋掏出几张订在一起的纸展开递了过去。

    经纪人接过纸张转交给金泰妍,场面一时平静下来,只有金泰妍翻动纸张的声响。

    张磊微眯着眼睛看见三个完全陌生却又邪门的感觉到亲近和熟悉的女孩儿,心里微微松口气:“这应该是那个混蛋张石的朋友吧,终于......得救了.....”头一歪昏了过去。

    徐贤的目光自打下车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她的“张石”oppa,张磊头一歪徐贤就不顾一切的推开身边的随行保镖,蹲在张磊身边。

    看见张磊脸色蜡黄灰头土脸的躺在地上人事不省,带着哭腔的唤了声:“oppa!醒醒啊,说句话!”

    瞧着眼前的oppa半点反应也无,徐贤被吓坏了,或许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泣不成声的摇晃着张磊的躯体,悲声恸哭。

    帕尼的眼角也闪烁着泪光,蹲下身阻止徐贤继续摇晃下去,目光在“张石”昏睡着的脸庞流转,回忆着那些年快乐的过往。

    忽然一抹血红闪过眼帘,待看清楚那鲜艳的红色帕尼突然惊叫出来:“jesus!快看这里!!”

    喊声惊动了在一边翻合同的金泰妍,当她看到那一抹鲜红的时候立马冲了过去,跪在张磊头边小心翼翼的差看着伤口,幸运的是只是破了些皮并没有大面积的流血。

    金泰妍夺过经纪人递过来的手帕,整齐的叠好,小心翼翼的拖在张磊的伤口出,冲着经纪人吩咐道:“oppa请你帮我把他送到最近的医院,医疗费先垫付一下,回头我转给你。”

    人命关天的时候经纪人也不多说,招呼两个保镖把张磊放到了一辆车的后座,风驰电掣的离开了。

    金泰妍带着徐贤和帕尼在保镖的簇拥下进了车,眼镜男始终沉默的不发一言。

    车窗降下,金泰妍冷着脸看着眼镜男一行人,冷冷的开口道:“这份合同我先带回去看,至于利率和利费计算方式会按照国会出台的文件执行,利率肯定会按照国会允许的最大值来计算,该是多少就多少。”

    “另外.....”金泰妍克制愤怒铁青着脸继续道:“关于张石xi的所有医疗费用都将由你方承担,这没问题吧。”

    也不管眼镜男是否答应,也不管他脸上愈见难堪的神色继续说道:“如果张石xi被医生检查出包括但不仅限于脑震荡的任何后遗症状,其相关的赔偿将有律师代理我们与你当协商,就这样。”

    车窗升起,烟色的玻璃膜反射着眼镜男愈见狰狞的面孔,短短几句几乎要摧毁了眼镜男苦苦维持着的风度。

    眼镜男身后的手下们也都个个脸色难堪,明明是烟社会,却被一个女idol欺负至此,叫他们脸上怎能好看!

    离眼镜男最近的一个穿着花衬衫的手下忍不住上前一步试探道:“社长nim,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眼镜男眯着眼睛看着远去的车队狰狞的表情渐渐平静:“派个人跟着他们的方向去最近的医院看着。”

    “您的意思是.....”

    “张石这小子可能还会跑,下一次就没这么好抓了。”

    “内,知道了。只不过......”

    “不过什么?”

    “那个女idol的事儿....和兄弟们怎么说?”

    “她们是sm的招牌,最得宠的艺人。怎么,你想让我们和背靠大国家党的sm正面刚?”

    “我不敢,只是兄弟们心里都......”

    “别拿兄弟们当枪手,把你那点小心思收一收!”

    “社长nim慧眼如炬,我哪敢啊。”花衬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憨厚又带着讨好的笑着道:“我就是觉得有点儿憋屈。”

    眼镜男指了指花衬衫笑骂:“你啊,就知道耍这些小聪明。”

    “嘿嘿嘿,我也只有小聪明了,社长nim您才是有大智慧的人,要不然怎么会带领兄弟们发展的这么好?”

    “呵呵,你小子是这些兄弟里面最聪明的人,胆大心细心眼多。”

    “哪有,我这点聪明不还是社长nim您带出来的么,哪能如您万一。”

    “别贫,看你上蹿下跳的,你来说个主意。”

    “社长nim,我先问您个问题。如果按照她说的话,我们这次能拿多少钱?”

    “将近四千万,怎么了?”

    “那还是赚了,不如先依她说的尽快拿到钱,等到钱到手了再.......”

    ...........................................................................................

    “老人家,我是消防员特意救您来了,来,我带您出去。”

    “小张,阁楼那里铺设了瓦斯管道的地暖,还有小型的生活用的煤气罐。所以情况相当危及,火势不断上扬,瓦斯管道,小煤气罐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张磊!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排长!你说过,人民子弟兵,时刻为人民!”

    “老夏!接着!!!”

    “老夏!!”张磊猛然睁开眼坐了起来,结白的被套床单,病号服已经套在了身上,空气中满是药水的味道,病床旁的桌子上心电图在规律的“滴,滴,滴,滴....”

    “看来我是做了个梦,我没死,人也救回来了,嗯皆大欢喜!诶,怎么没有人?”张磊纳闷的嘟囔着。

    “哦~肯定是老夏和排长来了又藏起来了!”张磊笑着自言自语的分析。

    张磊冲着空荡荡的病房四周乱喊:“老夏!夏桔梗!桔梗哥!梗哥哥~诶?怎么还不出来?顽皮~”

    张磊扯了扯嘴角自我安慰道:“排长肯定不会躲,排长那么严肃的人一叫就出来了,嗯嗯!”

    张磊扯着脖子喊着:“排长!排长你在哪藏着呢?不是说给我请功的么!别藏啦!我都看见你啦!哈哈哈!”回应他的依旧只是空荡荡的回音。

    张磊低着头自言自语:“真不够意思,我都住院了都没人看我,还什么战友情,兄弟情....你们不来接我,我怎么回家啊!我家里还有我爸妈啊!!没有家,我可怎么活啊....我想回家,老夏求求你出来,接我回家...”

    眼泪顺着脸庞从指缝间滑落,伴随着无声的呜咽。

    给予了希望又生生破灭的痛楚,一个明明有家却再也回不了家的痛楚,剜心刻骨般痛到无法呼吸,能有什么可以化解真正天人永隔的思念,能有什么能够宽慰一颗游子欲归而不可归的心。

    看着房间里张石无助的哭泣,金泰妍驻足在门外等了良久,看了良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