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 他欠你多少!
    ,!

    “呀!看完了吧,时间不早了该进去了,今天可是你们的初舞台啊!”保姆车里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的经纪人指着手腕上的表,表情有些焦急。

    忙内甩了甩咖啡色靓丽的秀发一脸关切的盯着窗外,焦急的回道:“oppa,再等等,我们不是倒数第二组么,彩排也不着急的。”

    “唉......”经纪人有心说些什么,却终究是拗不过姑娘们,欲言又止的叹气。

    “欧尼,该怎么办啊!张石oppa会不会被坏蛋们抓走啊!”

    “不会吧......”

    “帕尼欧尼,欧巴之前肯定受到他们的虐待了要不然不会逃跑吧。”

    “不是说oppa之前欠了高利贷所以才被我们sm和cube接连开除的嘛,那些应该是高利贷公司的人吧,他们不会把oppa怎么样吧。”

    “泰妍欧尼,oppa会不会被他们抓回去啊!”

    棕金色马尾跟着主人的头摇了摇:“应该不会,这毕竟那么多人看着,不会光明正大的拖回去。”

    “欧尼,那现在怎么办?”

    “他们应该会离开,等他们离开我们去看看oppa,毕竟oppa照顾了我们那么多年,能帮的就帮一下吧。”

    “嗯,也只能这样了。”

    ..........................................................................

    “张石xi,能告诉我为什么会出现在空港洞的金浦机场吗?”

    “………”长时间逃跑中玩命的透支体力,体内乳酸大量聚集,水和盐大量缺失,骤然停下的心脑供血不足。

    可以说,没有瞬间休克都算是奇迹了,张磊仅仅凭着那股不服输的精神勉强支撑着自己保持着灵台的最后一丝清明。

    下巴被一根手指挑起,头被迫仰着。微眯着眼睛,迎着炫目的太阳勉强看得出是个戴眼镜的男的。男的嘴巴在动,应该是在说话,可耳边却只有刺耳的耳鸣在喧嚣。

    突然有一片阴影盖过来,是男人曲起来的指关节。额头传来的细微的痛觉,是那男人在敲着自己的头颅,像是在敲一件好玩的玩具。

    突然那男人停止了敲打的动作,扫兴的收回了手,也许是自己这个有血有肉的颅骨并不能有那样坚硬的质地和乒乒乓乓的声音。

    下巴上的手指突然收回,头猛的一顿,身体没有半点支撑的向前倾倒。

    倒地之前张磊闭上了双眼:“这下头该开瓢了吧,不知道会不会脑震荡然后变成傻子,果然在闹市的众目睽睽之下也没有让他们顾忌多少,失策啊!也不知道会不会因为流血太多死了,好不容易的新生啊,就这么终结了么?还没好好感受生命的美好,还不知道那个女孩儿到底是谁,还没来得及听她再喊一声oppa.....“

    头皮猛然一痛,从百会痛到后脑勺,头发被突然抓住,身体的惯性在这贯彻心扉的痛上又火上浇油。

    保姆车里,隔着车窗看着对面的三个女孩儿看到张磊的头被人像玩具般把玩的时候都愤怒的握紧粉拳,当看到张磊失去支撑以头戗地的时候忙内和帕尼都害怕的惊呼着捂上眼睛,金泰妍也不忍的偏过头。

    当张磊的头发被人抓住不至于落地的时候三女都松了口气,当看到张磊脸上因痛扭曲的五官,却愣是不出声的时候,这种愤怒在三个女孩儿心中积累到了顶点,忙内率先向车门伸手,在碰到门把手的时候手腕被握住。

    忙内抬起头眼中带着愤怒的泪花大声喊:“欧尼!再这样下去oppa他会死的!“

    泰妍眼角也闪着泪光,坚决的转过头看向开车的助理,不容拒绝的命令道:“金承炫xi,开车过去,到马路对面!“

    经纪人为难的开口:“泰妍啊,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回去我肯定会被骂的。“

    金泰妍冷冷的开口:“如果,经纪人你为难的话,我们走过去吧。忙内,开门。“

    “内,欧尼!“徐贤冷冷的闪了经纪人一眼,家教严格又性格善良的她,着实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冷漠的眼神已经是她表达情绪的最大限度。

    经纪人无奈的挥手阻止徐贤开门的动作,无奈的看着金泰妍:“泰妍啊,我要是不让你们去,你们肯定说不认我这个oppa了。罢了罢了,走吧。“

    碰了碰身边的助理指着马路对面道:“走吧,快点。“

    说完回过头看着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儿笑着调侃:“这下满意了吧。“

    金泰妍拢了拢额前的头发不咸不淡开口:“谢了,经纪人oppa。“

    经纪人指着金泰妍无奈失笑:“你啊....“

    sm的车队转个弯停在了张磊和众打手的身前,车门大开,一群身着烟西装带着墨镜的保镖把一周围得水泄不通,也隔绝了马路上所有人的视线。

    带着眼镜的西装男子饶有趣味的松开了抓着张磊头发的手,任他向后倒在地上。

    从保姆车里走出三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孩儿,即使有墨镜遮挡众人也能从她们脸上看出不渝和看向张磊时的关切。

    眼镜男背着手扬起的嘴角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踱步走向前呼后拥被围在中间的三女。

    笑着开口试探:“三位这是.....什么意思?“

    金泰妍沉着脸抿了抿嘴唇开口道:“我们在赶通告的时候恰巧看到你们在当街殴打,凌辱别人,我想首尔应该是个**制的地方,突然看见这么可怕的一幕,就像过来看看。“

    “哦~你说地上这个人啊,我可没有殴打他,况且他还欠着我们钱呐,怎么?泰妍xi和他有关系?这可是个大新闻,作为粉丝的我可是很心痛呢~“

    金泰妍看着躺在地上神智不清不停抽搐的张磊,心揪的厉害,也懒得和眼前的坏蛋周旋,直接了当的开口问:“他差你们多少钱。“

    眼镜男嘴角扬起的笑容在三女眼中愈发的面目可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