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 啊!看她的欧派!
    ,!

    侦察兵的经历让张磊无论在任何逆境都盘算着逃出去的方案,这个队伍本来就有三个打手分布在这排,而这里距离大门还有4米。

    透过拥挤的人群所花的时间约莫20秒,遇到突发情况,那些打手的反应时间应该在6秒左右,反应完毕到前来堵截所需时间应该是10秒。

    那么16秒之后在距离大门还有1米的时候,他们应该刚从我之前站立的地方返回追过来。

    “不对不对”张磊在心中否决了这个方案的可能性。

    “打手们又不是瞎子,看到可疑的情况会过来没错,但是看见可疑的人逃跑他们必然会改变路线去围追堵截。那么改变路线之后的时间反而会更短,也就是说在14秒的时候就应该与打手们相遇,而其他队伍里的打手支援到这里的时间也不会超过15秒!到时候面对6个人,自己又是现在这个废柴的身体,到时候真是插翅难逃。莫非我张磊一世英名刚穿越过来就要葬送于此么!!!”

    墨镜后的张磊双眼满是不甘心的怒火。身后那个猥琐的男青年又微微靠了过来,诧异的出声提醒:“这位小姐?”

    看着眼前这个猥琐的痴汉张磊气的银牙紧咬。

    “丫丫个呸的,这孙子嘴太特么欠了!真特么想糊他一脸五指印!叫他丫嘴欠!对了!五指印!!!”

    就在打手们把怀疑的目光转移到此处时张磊尖着嗓子大声的喊:“变态!!!”

    说完转身心里构思着女性最愤怒的表情加以模仿,还举起身后男子的左手依旧模仿着尖细的女声咆哮:“呀!你居然敢摸我!变态呀!”说完左手抡圆了扇了过去,一个清晰分明的五指印肿了起来。

    那男子之前还有些懵逼被举起左手的时候正纳闷:“我是想摸来着,可我伸的是右手啊!关键是我摸到了吗?没摸到反应怎么这么大,可是摸到了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脸上火辣的疼红唤醒了懵逼中的痴汉,如火中烧的右脸疼的男子眼睛一红,举起手掌就要扇。

    围观的吃瓜群众纷纷摇头,用鄙视的目光看着那男子,吃人家豆腐还要打人,这么没品的变态也是少见。

    殊不知这一巴掌张磊是含恨出手,一般的女孩儿最多也就红一红,五指印不用两个小时就消下去了,而张磊这一掌用冰敷第二天都能看出印子。

    眼见男子肥硕的手掌挥舞过来张磊暗叫声好,举起手里的女士包包往那痴汉身上招呼。

    用着巧劲哪最疼往哪招呼,打的痴汉疼的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想开口骂,刚吐出一个音节更痛的击打就把剩余的脏话打了回去。

    围观群众嘻嘻哈哈拍手叫好,精神和**都受到羞辱和折磨,再也忍不了的痴汉只能拔腿就跑!张磊挥舞着包包跟上,人群自然而然的给他们让路。

    两人十分顺利的靠近了门口,甚至痴汉已经出现在门外,而那些打手还在犹豫到底该不该拦下。张磊甚至已经一只脚踏入门外了,异变陡生!

    张磊“熬人”曲线的重要组成部分:欧派!两个混圆翘挺的欧派从张磊的胸前突然滑落,就好比一个女孩儿胸前的器官忽然被切,然后移植到了肚子上。眼前这惊悚的一幕吓傻了一群吃瓜,看守只大门旁边一个留着八字胡个字不到170的猥琐男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不敢相信的伸手使劲揉了揉眼睛,发现刚刚还在追打的两个人此刻已消失不见。

    “老大,刚刚是什么情况?”

    “那个女人是张石假扮的。”

    “啊?不会吧,身高上不对啊。”

    “应该不会错了,在这个节点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张石还能有谁,追吧!”

    “内!”

    在jx区空港洞的大街小巷一个带着棒球帽的男子在前面不发一言的跑着,身后追着一群面向凶恶的打手。大手们气急败坏又大喊大叫的情景在免店折扣店密集游客繁多的空港洞里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

    “网上说这家炸鸡店有后门,后门的小路直通乐天玛特。为了失败才准备的路线居然真特娘的用上了,呀呀个呸的!”呼吸配合着迈步的节奏,精细的节省着每一千焦的体力。

    进门无视大婶的招呼,直奔公布在网上的后门,七拐八拐一个仅供货物进出的小门出现在眼前。踢开脚边的空货框,刚伸出手想要推门,门却自动从外面被拉开。

    两个满脸凶狠却又得意洋洋的小混混拉开门走了进来,抱着肩膀堵在门口,其中稍瘦些许的男子冲张磊轻浮的扬了扬眉毛,笑的格外得意:“呀!张石,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

    另一个相对矮胖一些的男子笑着拉出塞在耳朵里的耳机:“知道这是什么吗?我们是有组织的正规公司,想跑?哪那么容易,附近所有有后门的店都放了人。你啊,逃不了了!”

    瘦高个跟着开口道:“你还是乖乖.......”话音未落张磊干净利落的将两人打晕。

    驻足两秒计算一下剩余体力,不禁有些绝望的摇摇头。从上午到现在长时间绷紧神经的逃跑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即使张磊运用这部队里带出来的方法节省体力也禁不起这样的消耗,更何况新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张磊只能保持着呼吸的节奏默默的为自己打气:

    “连长说过:即使再绝望,不到最后一刻也决不能放弃!”

    .......................

    汝爱岛栋18号马路的南侧,耗尽了所有体力几欲晕厥的张磊靠着毅力支撑着自己跑到了最繁华的马路接头,也是靠着毅力保持着最后的清醒。双手扶在膝盖上颤颤巍巍的歇息着,一阵大风从背后向北吹过,张磊个踉跄被吹倒在大街上。

    一群满脸凶相的人冷漠的沉着脸从后面围了上来,为首一个戴眼镜穿着帅气西装的中年男子,脸上的微笑和煦温暖,伸出干净修长的手拦住了一群沉着脸的人。

    男子慢慢踱着笔直均匀的步伐,带着恰恰好的温度的手掌,轻柔而干脆的扶起张磊的头,笑容忽然盛开,洁白整齐的牙闪烁着阳光的辉芒,像是把玩着一件趁手的玩具,满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张磊的额头,像是在欣赏一件没有瑕疵的头盖骨。

    “张石xi~怎么样?还跑么?”笑靥绽放如花...

    马路的对面一辆保姆车悄然声息的停在了kbs的门口旁边,后座上三个穿着闪闪发光像是演出服的女子趴在窗边关切的偷看这马路对面的一切。

    深咖啡的头发的女孩儿小手隔着车窗玻璃指着马路对面的张磊有些焦急的说道:“欧尼欧尼,马路对面那个被胁持的那个人好像是张石oppa!”

    酒红色长卷发的女孩儿不以为然的开口:“hat!大马路上胁持?怎么可能,忙内啊.....”

    忙内口中的欧尼一头金棕色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俏皮的马尾,一脸凝重的附和:“对,应该就是张石oppa。”

    忙内转头看着她的欧尼焦急的喊:“欧尼,oppa做过我们5年的经纪人,现在被坏人劫持我们不能不管啊欧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