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 这儿特么是哪儿?
    ,!

    呜咽的警铃,不断上升的云梯,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粗壮水柱,被安全救出那一瞬间的哭声以及周围看热闹群众口中惊奇的啧啧声交汇在一起,六朝古都的鸡年年味儿已被险情冲的七凌八散。

    似乎是最后一个幸存者被救出后,消防官兵们气喘吁吁的聚集在事故大楼下,等着云梯下降,等者长官做出新的指示。

    “排长!有情况!”

    “快说,什么情况!”

    “据幸存者描述,还有35层小阁楼上还有一位老人尚未被救出!位置就是35层和36层中间的窗户。”

    “妈个鸡,人都没就出来你们下来个卵子啊!”

    “排长,可是咱们云梯够不着啊。”一直蹲在一边的张磊站了出来,走到排长面前请缨。

    “排长,我去!”

    “你特么一边儿待着去,添什么乱!等云梯下来带你,再升到最高黄花菜都特么凉了。”

    “排长我身手好,全排只有我能上,东边不是空下来一辆云车么,让我上吧!”夏桔梗也站了起来,在排长身前立正。

    “排长,我去协助张磊。”排长不啰嗦,当下立马把东面刚刚结束救援的云车调了过来。立定一个军礼,张磊和夏桔梗也肃穆的还了一个军礼,转身穿设备,上云梯。

    “在那!那个小窗户里好像有人。”

    “我是李窗,张磊讲话!”

    “是排长!”

    “现在最新的情况,阁楼那里铺设了瓦斯管道的地暖,还有小型的生活用的煤气罐。所以情况相当危及,火势不断上扬,瓦斯管道,小煤气罐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张磊!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张磊热血上涌,在攀升的云提上大声的喊。

    “为人民服务!”

    “好!等你活着回来,我给你请功!”

    “老夏,我和排长确认过了,就是那里,一会儿上去我就上,你在下面接人。”

    “小张,还是我去吧,你还年轻!”

    “别特么磨磨唧唧的,我是班长,服从命令!”准备工作做好之后抓了抓身前固定的绳索,回头和夏桔梗对视一眼,无言的珍重在目光见流转,回首仰头,炙热烘烤着汗水在皮肤上留下斑驳的灰白色痕迹。

    矫健的身躯借助着工具在光滑的墙壁上攀爬,不一会儿就摸到了阁楼的窗沿,一个助力攀越进房间。四下逡巡一张单人床上老人带着消防呼吸罩,裹着潮湿的被子瑟瑟发抖。见到这一幕张磊明显松一口气,消防应急措施做得这么好的老人家可不多见。

    张磊上前两步一边发出声音一边拍了拍被子的外缘:“老人家,我是消防员,我带您下去,您赶紧出来。”

    老人转过头头过面具上的两个圆圈看到了穿着一身黄色的消防服的张磊,知道自己得救了,连忙扔下被子伸手示意消防员搭救。

    张磊前行两步,帮老人穿好绳衣,抱起老人向窗边走去,刚走两步出去,离窗沿还有2米距离的时候突然发觉脚下一热。瞬间想起瓦斯管道和房间角落里的煤气罐,大脑瞬间一空,三步做两步奔向窗边护好老人,纵深一跃,轰!

    身后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火光瞬间吞没张磊,默契的夏桔梗接住老人的瞬间就转身趴下,把老人护在身前,用后背迎接爆照的余波。

    最亲近的战友不是弟弟胜似弟弟的亲人在眼前瞬间湮灭的场景让夏桔梗目眦尽裂,近在咫尺的二次爆炸掩盖了夏桔梗身边通讯设备里的呼喊声。

    .........................................................

    首尔特别市永登浦区杨坪洞1街

    交错的巷弄,横七竖八的垃圾箱,乱七八糟架设着的电线杆,乱窜的野狗和那一群被诡异的野猫叫声惊起的一群麻雀。这一幕幕恍若20年前中国四线城市的场景,无不在彰显着首尔城建的片面和失衡。

    小区一条杂乱的巷弄里,酒鬼提着烧酒瓶踉踉跄跄走着,墙边杂乱的生活垃圾让这条路愈发的艰难,终于顺利的绊倒了本就无法平稳走路的醉汉。稀里哗啦的响动惊起几排灯光,几个迷迷糊糊探出头要开嘴骂的男人看到四脚朝天的醉汉脸上那凶恶的表情终究清醒了几分,缩回脖子训斥几句好奇心过剩的自家婆媳关上灯,缩回被子里续写温情。只剩醉汉在脏乱的巷弄里踉跄着继续前行。

    巷弄左侧一排排被响动惊的亮起的窗户中,第三层中间靠左一个漆烟的窗户在这午夜时分却显得有写突兀。房间内就是卧室,一张双人床上躺着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室内室外同样的寒冷的气温、房间内林立的烧酒瓶、杂乱堆积的食品垃圾、比窗外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脏乱无一不再昭示着房屋主人的邋遢。

    窗户缝隙处呜咽的风声又为这像极了立交桥地下乞者窝的房间增添了阴森的气氛......

    “老夏!接着!”床上的男人突然一个翻滚从床边滚落进垃圾堆里,磕磕碰碰,不知繁几的烧酒瓶碰在一起再清脆悦耳的声音交汇在一起也成了杂乱的噪音。

    “卧槽,这....呕~”不透风的房间里酒气郁结不散,再加上胃中满满的烧酒二者想加对于一个原本滴酒不沾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催吐的神方。

    当呕吐物的气味混着房屋里的酒气,另一发催吐极品悄然而至。

    吐到吐无可吐的时候男子突然爆发出强大的意志力打开床边的窗户,任凉风侵袭的时候才终于活了过来。

    “握草!我这是掉粪坑了嘛!忒恶心了这也!”皎月在窗外高悬,就着月光张磊也着实被屋内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脏乱惊到了。

    “这特么到底是哪儿!”周围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前一秒是瓦斯管道爆炸现场,后一秒就出现在这么埋汰的地方。

    如果是被救那么至少应该是在医院,洁白的床和墙壁,空气中满满的消毒水的味道。

    可是如果......没有被救,那么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是穿越了?

    风稍停,屋内的气味无处发散,在风停时悄然而归。

    犹如发酵过后垃圾池般的味道熏的张磊头晕目眩,几欲晕厥。

    昏昏沉沉之间,脑海中仿若有个陌生的面孔向自己扑来,面孔中带着些许茫然,茫然无措后又满是绝望的凶恶,嘴里说这些听不懂的语言,张磊唯一能听懂也就是那句“席八”。

    “妈卖批,孙子诶,你特么敢骂我!爷爷今儿心情不好正好修理修理你,看拳!”

    ………………………………………………………………

    晚春的暖阳透过敞开的窗户照在张磊的身上,微寒的东南风裹着湿凉的晨露吹向张磊的裸露着的脚踝。

    被成功冻醒的张磊一睁开眼看到的不是窗外和煦的暖阳,而且枕边各种颜色交错的呕吐物。

    “呕~~”空腹一夜自然只剩胃液可吐,连滚带爬的奔向卫生间。

    熟门熟路的打开淋浴,即使水龙头向左转到极致出来的也自然是冷冰冰的自来水。

    “哎一西!gas欠费半年了!”想起在部队时冲凉水澡如同饮水进食般平常,张磊咬咬牙冲进冰凉的水幕中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身体搓到通红。

    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自然而然脱口而出的韩国语,也没有注意到在陌生的环境里怎么会低着头闭着眼睛都能走到卫生间并准确的摸到淋浴的开关。

    一个空腹喝酒醉在床上的人,半夜把肠胃吐空,又被冷风吹了一夜,早上醒来粒米未进又冲凉水澡,这一番折腾下来对于一个日常酗酒的人来说无异于另类的自杀。

    洗完澡果着身体在房间里游荡,寻宝似的找一件半件能穿的衣服。捏着鼻子估摸着自己的肺活量,摈住呼吸在衣柜里翻山倒海。

    最后无可奈何的翻出一件女士的长袖体恤,胸前印着可爱的卡通团案。摩挲着衣服上卡哇伊的图案,脑海里恍恍惚惚出现一张模糊的面孔、撒娇的甜腻和她兴奋的喊oppa的声音。朦朦胧胧的身影,模糊不清的五官,愈是想要探究却愈是远不可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