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我的公主
    “父君……”

    看着神萧亦满怀期待的神色,弥浅也不忍心辜负,轻轻的唤了一声。

    这一声,是真真正正的发自她的心底的声音。

    “嗯,本座的小公主果然最乖了。”

    神萧亦笑着抹去了嘴角的血迹,说道。

    “父君,您快吃了这丹药吧。”

    之前的那枚丹药神萧亦并没有接过去,一直被弥浅放在手心当中的。

    此刻有了空隙,弥浅便将丹药又送到了神萧亦面前。

    “好好,父君吃。”

    神萧亦接过她手中的丹药,道。

    这可是他的小公主的一片心意,哪怕眼前的这是一枚毒丹,他也会照吞不误的,再怎么也不能辜负了自家小公主的心意。

    就在丹药刚吞下去的时候,立马就开始见效了。

    神萧亦体内的伤开始迅速被治愈,整个人也都变得精神了些。

    他的神力,看上去似乎也比之前浓厚了些。

    神萧亦也对这枚丹药的疗效感到十分惊奇。

    想他活了几十万载时光,也从未见过有丹药这样神奇。

    因为他体内的伤,可不是什么小伤,而是……

    涟倾月看着这父女俩互动的欢快,眉眼间是无比的黯然,她转身,就想要离去。

    “母神。”

    这声音让她身形一僵。

    “母神。”

    弥浅又唤了她一声,打自内心的真诚。

    “母神。”

    第三声落下,涟倾月终究还是耐不住了,转过身来。

    看着弥浅,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

    “浅、浅儿,你叫我什么?”

    神萧亦此时也察觉出来了,这对母女之间明显是有间隙的。

    他想劝,却不知道该从何劝起,只能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您没听错,我是叫您,母、神。”

    “母神”,只是两个简简单单的字,弥浅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浅儿、浅儿,母神的浅儿啊……对不起,对不起……”

    涟倾月是一个浑身带有忧郁气息的女子。

    她深刻她明白,这些年来,他们所有的人,都欠了弥浅太多了,真的太多了……

    以至于,到了现在,都偿还不清了。

    “萧亦,是谁来了啊?”

    又是一道男声从山洞里传了出来。

    相比之下,这道男声的主人肯定没有神萧亦虚弱。

    不多时,山洞当中,很快又走出了一个男子。

    那男子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

    他仿佛天生就有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英俊无匹的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的,棱角分明,线条锐利,目光深邃,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原来是倾月呀。”男子在看到涟倾月的那一刻,脸上的线条都稍微柔和了些,朝着她微微点头。

    “那这小姑娘又是?”

    打完招呼,男子的目光又转向了弥浅。

    同样的,他也是从来没有见过弥浅,所以才没有认出来。

    “玄溟,他是我的女儿--弥浅。”

    神萧亦的脸上洋溢着浓浓的、骄傲的神色,有这样一个女儿很是让他欣慰。

    “原来你便是浅儿啊……”

    知道了弥浅的身份,男子……哦不,是帝玄溟脸部的线条更加更加的柔和了,仿佛弥浅是他的女儿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