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此生无憾
    一片小树林,一间小木屋,一个山洞,还有一片笼罩着雾气的白茫茫的天地,这就是离恨天内全部的东西。

    “咳咳……”

    一阵压抑的咳嗽声从黑乎乎的山洞传出来,不难听出那是个男子的声音。

    “萧亦……”

    涟倾月听到这的声音,当即脸色一变,急急忙忙朝着山洞内奔了去。

    这个名字弥浅是熟悉的--她父亲的名字,所以她也紧跟在涟倾月的后面。

    “月儿怎么来了?”

    还没等涟倾月进入山洞,山洞章中已经有一个男子先她一步走了出来。

    男子一袭白衣胜雪,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春水,温润得如沐春风。

    鼻若悬胆,似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薄薄得唇颜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更显得男子贵气无双。

    “你还问我怎么来了,你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涟倾月语气中充满了浓浓的忧伤,无奈与心疼。

    “月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做父君的,总要为我们的女儿撑出一片天地吧……咳咳……”

    话还没说完,神萧亦又忍不住咳了两声。

    他第一反应就是用手捂住嘴,但是终究还是没能够瞒住涟倾月,因为有一抹血丝从他的手缝间渗了出来。

    “你……”

    “吃了它吧。”

    几乎就是在同一时间,两道不同的女声同时响了起来。

    “月儿,这位是……”

    先前两人的聊天太过于专注,将周围的事物都给忽略了,以至于神萧亦才会有此疑惑。

    涟倾月的眸光闪了闪:“萧亦,你认不出来吗?她是我们的女儿呀。”

    “女、女儿……”

    神萧亦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他禁不住好好地打量了弥浅一番。

    这真的怪不得他,因为他的女儿一生下来,他就一面都没有见过。

    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命运戏人。

    弥浅还是沉默不语。

    “女儿,对不起,这么多年来,父君都没能够陪在你的身旁。父君知道父君错过了你人生当中最美好的年华,这也是父君最大的遗憾。你会,怪父君吗?”

    神萧亦,一个来自洪荒时期的神邸,活过了漫长岁月的他,在此时此刻,面对自己亏欠了很多年的女儿,眼底都忍不住泛起了晶莹。

    “我,不怪您……”

    弥浅面对神萧亦的态度,明显比面对涟倾月的时候好得的。

    或许她对涟倾月,只是怨,怨她那么多年宁愿在暗处看着她,都不愿意出来见她一面。

    让她一次一次的失望,以至于到了最后的绝望,她甚至想着永生水世都不要再见到自己的父母了。

    而神萧亦,不是他不愿意见她,而是他根本无法来见她。

    “好孩子,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

    神萧亦不住地赞叹道。

    在他有生之年,还能够见到自己的女儿,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哪怕他知道,这可能是他见她的最后一面,他也就没有遗憾了。

    “本座的小公主,你叫本座一声父君吧。”

    神萧亦慈爱地看着她,眉目间满满的都是期待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