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弥浅费解
    弥浅这下都不再纠结紫寻为什么那么快回去了,反倒自己打量起了这个地方。

    这里不似刚才进来的那个宫殿,这里很朴素,但是却没有出去的门。

    当然,除了她身后的这扇。

    这里并没有灯,但是光线却很亮,甚至亮得有些刺眼。

    墙壁上密密麻麻的,不是刻满了字,而是刻满了各种各样的壁画。

    弥浅并不认为,紫寻是让她来这里玩儿的。

    反正现在也无事可做,索性就打量起了那些壁画。

    第一幅壁画,是一个背影,看上去,像是个男子的背影。

    第二幅壁画,是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正对着一棵桃花树在说些什么。

    弥浅很想看看这小女孩长什么样,但可惜的是,小女孩的脸并没有被刻上去,只留下一片空白。

    第三幅壁画,这一次,仍然有小女孩,但她的旁边,多了一只花妖。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花妖的脸也没有被刻上去。

    恍恍惚惚间,弥浅忽然想起,就在不久之前,她的脑海中也曾闪过一个花妖的影像,那只花妖说的话,她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爱人如渡劫,渡过去便是永世成双,渡不过去便是曲终人散,如就是此,你肯爱吗?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弥浅有些迷茫地拍了拍脑袋,心情也不似之前那么好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耐着心思,将一幅幅壁画全都看了下去。

    除了第一幅壁画以外,每一幅壁画上都有那个小女孩的身影。

    很遗憾的是,每一幅壁画上,每一个人物,他们的脸,都没有被刻上去。

    就像,是被人刻意抹去了一般。

    直到,最后一幅壁画……

    这幅壁画上,没有任何人的身影,有的就是一把剑,一个池子,还有一棵树。

    这幅壁画当真是无比的抽象,把三个毫不相干的物品融合在了一起。

    让人看着很不顺眼,但似乎,又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

    “头好痛……”

    先前还没有什么感觉,这会儿把最后一幅壁画看完了,都浅只觉得头无比地胀痛,忍不住抱着头蹲了下去。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她脑袋中冲出来一样。

    这种感觉,真的是无比难受。

    “咳咳……”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弥浅强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忍不住咳出了一口血。

    就在她咳出了一口血后,那血就被地给吸收进去了。

    与此同时,四周的壁画金光大作,开始脱离墙壁,飞速地移动。

    弥浅就那么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些壁画一点点在她面前破碎,然后再糅合,成了一个金色的剑鞘。

    “轻茗……”

    那剑鞘离她越来越近,她很容易便看清楚了剑鞘身上所刻制的那两个字,不禁轻轻念出声来。

    念出声后,她才惊觉,这名字,不就是当初自己为生命神剑所起的名字吗?

    那金色的剑鞘仿佛就像听见了她的召唤一般,朝她飞得越来越快,最后有一股强劲的力量,让她直抓起了那金色的剑鞘。

    “难道紫寻让我来这里,仅仅只是为了让我寻这剑鞘吗?”

    从来没对紫寻的产生任何怀疑的弥浅,在此刻竟对紫寻的做法产生了几分费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