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言灵尊神
    “云绾,这下你这个族长可又得辛苦一番了。”

    弥浅笑道,顺手拍了拍云绾的肩膀。

    “万年时间,星河族的布局倒没改变,只是要麻烦你给族人们重新安排住处了,本殿可看好你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血脉尊卑的缘故,当弥浅的手拍上云绾肩膀的那一刻,云绾只觉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朝她袭来,让她差点没直接跪倒在地上。

    空闲的时间,弥浅又瞥了云绾一眼,见她一脸难受的模样,才后知后觉地一拍脑袋:

    “惨了!本殿的血脉对你们是有压制的,刚才拍你肩膀的时候忘记把威压收回来了!真是的,云绾你难受也不说!”

    一边说着,弥浅又捏了个诀,印入了云绾的额心。

    云绾这下不难受了,回到:

    “神女殿下所吩咐之事,云绾定会完成的。”

    “知道你能完成,我们这便走了,再见!”

    话落,眼前金光一闪,弥浅、烨皇、夙柔三人已消失不见。

    云绾眸光复杂地盯了远方一会儿,然后低头,摊开手掌心,那里俨然放着一枚桃花水晶印。

    “小神女,只愿你能解开这局……”

    身后突然上来一名长老:“族长,我族人……”

    即使不说完,云绾也懂得他的意识,袖摆一挥,开口:

    “毕竟现在是古代,大家便都回去换身衣服吧!之后本族长再另做安排。”

    “谨遵族长之令!”

    ……

    天外天,当然也称离恨天。

    三道身影凭空降临,神邸倾世。

    “母神,我的母亲,她……真的在这里吗?”

    空气沉寂了许久,弥浅轻叹了一口气,微闭了眼问道。

    “浅儿,你不必问我了,你母亲她已经来了。”

    夙柔的语音有些低沉,目光紧盯着的地方是离恨天的本源处。

    想当初,她和涟倾月,也是至交好友……如今怎料,成了这番局面。

    终归终归,还是涟倾月欠了弥浅和神萧亦的。

    空间猛地一阵扭曲,巨大的神力波动拔起了离恨天中很多珍奇植物。

    来人是涟倾月。

    涟倾月身着一袭水蓝色天织锦裙,金发尽数用一支莲簪绾住,举手投足间透露着尊贵的气息,额间水蓝色的星辰花神印闪闪微微光芒。

    弥浅与涟倾月对视,一时之间谁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烨儿,随母神暂时先离开吧,母神还有事同你商量,也顺便让浅儿和言灵尊神叙叙旧。”

    夙柔传音对烨皇说道。

    烨皇没有回答。

    只是深深地看了弥浅一浅,转身走了,夙柔没说什么,也跟上。

    “浅儿,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良久良久,涟倾月才开口。

    她的声音,真的非常好听;她看向弥浅的目光,有疼惜、有无奈……

    很多很多的,以至于弥浅都看不懂。

    “我想,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您现在再来问,不觉得太迟了吗?”

    弥浅看着涟倾月,目光清明。

    对于夙柔,她可以轻易接受,但对于涟倾月,她却无法轻易接受。

    从一出生开始,她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亲是谁。

    她不是万能的,她也曾单纯过,她也曾渴望过,有一天能见着自己的父母。

    但这么多年都已经过去了,她的心,从一开始的渴望,到失望,再到现在的彻底麻木,真的已经太久太久了。

    她不怪自己的父亲,因为她知道,这一切的策划人,都只是自己的母亲涟倾月罢了。

    本着涟倾月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弥浅说话也没有太过,尊敬地唤了她一声“您”。

    涟倾月的眼眶有些红,声音也有些哽咽:“对不起,浅儿,是母亲对不起你……”

    这是她盼了整整亿万年的女儿啊,即使知道她……她也依旧爱她啊!

    她真的不想骗她,可又不得不这样做,一切的一切,她都只是为了保护她……

    “我想,我们都应该静静。我会好好想想的。”

    弥浅说完,转身走向以前她在离恨天时居住的小屋。

    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离恨天的确已经生了灵智,但还不足以用于与她时时对话。

    但只有一种可能了,每一次,与她对话的人,都是涟倾月。

    明明是早该猜到的真相,她都愣生生到了万年后才知道。

    这事儿,不是……可笑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