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此心难得
    “这是帝界吗?烨?”

    弥浅随手接住一片玉兰花瓣,放在鼻尖闻了闻,笑着半眯了眼。

    “是的。浅儿喜欢这里吗?”

    烨皇挥挥手,用神力从树上折下了一朵雪白的玉兰花,轻轻地簪在了弥浅发间。

    他的帝界不似弥浅的兰界,他的帝界是在这一世才开启的,而弥浅的兰界是每一世都伴随着她的。

    一个沉淀了千万年之久的帝界,自然显得比兰界更古朴,更美丽。

    “当然喜欢呀!不过相比之下,玉兰花和桃花我都挺喜欢的!”

    一身白衣的弥浅在花瓣铺成的地毯上翩翩起舞。

    无数洁白的花瓣缭绕在她的身旁,逐渐的,她的衣裙开始变长,眉间缓缓绽放血莲,湛蓝的眸子金光闪烁。

    “还是更喜欢古装的烨皇啦!”

    弥浅打了个响指,原本围绕在她身边的花瓣便都齐齐朝着烨皇飞了过去。

    不过片刻,烨皇就大变了一个模样。

    银眸璀璨,银发飘飘,紫衣翩翩。

    “本君真真是拿你这个小丫头没办法了。”

    烨皇嘴角啜着一抹温柔的笑意,看似无奈实则宠溺地看着弥浅。

    “烨,等以后我们把天外异数解决后,把帝界和兰界合并,单独成一个物质位界,可以吗?”

    到了此刻,弥浅依旧还不知道,如今的万万界已经变成了六界,以为只是单纯地加上一个物质位面罢了。

    如若真加了这个物质位面,六界倒成了七界了。

    “可以。随你吧。”

    弥浅的一切要求,烨皇都不会拒绝。

    五万年前是如此,五万年后依旧是如此。

    “烨,我们出去吧,以后有机会我再来这里玩儿,不然母神该着急了。”

    虽然弥浅很喜欢这里,但是迫于时间关系,也不能长久地留下去了。

    早就说好今日要同夙柔把星河族带出这里的,先前就已经浪费了些时间,现在更是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恐怕夙柔早就已经叫人来找她和烨皇了。

    “那好。”

    烨皇点头应声,紧紧握住了弥浅的手,银光一闪,两人已经出现在了外面。

    “神女、神子殿下,我可终于等到你们了。”

    云绾悠闲地坐在弥浅之前坐的地方喝着茶,看到两人凭空出现,眼睛顿时一亮。

    夙柔早便叫她过来在这里等着了,说会等些时间,果不其然,这不就是了吗?

    “夙神大人已经等了两位殿下好一会儿了,两位殿下这便随我来吧!”

    云绾起身,先是朝两人掬了个躬,然后道。

    “嗯,好的。”

    烨皇自然是不会应的,只有弥浅应了一声。

    夙柔等人是在界门处等待着的,距离云家还是有一段路的。

    云家紧挨着的便是苍家,路过苍家的时候,弥浅总是觉得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怎么也抓不住。

    弥浅没有过多在意,毕竟她上一世可是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的,有什么感觉也不为过。

    自从那日云绾之事后,云家原本有些心术不正的人彻底是歇了心思的。

    因为他们清楚的明白,他们再怎么负隅顽抗,也是斗不过弥浅这位神女的。

    “浅儿,你才是星河族神女,这界门,得由你来开,才能将星河族人带出去。”

    夙柔退开到一边,示意弥浅开界门。

    不是她不帮弥浅,只因为她不是星河族人,无法通过血脉传感将星河族人带出华夏大陆。

    华夏大陆是一个完全被封印在秘地当中的世界,任何人到了这里,气息都不会传出去。

    也正是因为看中了这一点,夙柔当初才将星河族人在这里定居下来,一手创造了华夏大陆和古武界。

    至于当初为什么星河族人能够进秘地,这……还是因为弥浅的母亲涟倾月的缘故。

    “好的,母神。”

    弥浅毫不犹豫地用神力割破了自己的手指,一滴金色的血从伤口处飞出。

    没错,弥浅的确是堕了魔的。

    但这世间,又有谁敢说自己是真正了解神女的呢?

    所谓神女,便定当心怀天下。

    魔也好,神也罢。

    只要你有这份胸怀,都可以是神女。

    可惜,这世界能做到此的,几乎没有。

    作为从小被万物宠大的小神女,弥浅或许还无法看透这世界的一切。

    但是,她爱这世间,此心难得。

    即使堕魔,她也是神女,从来就不曾改变过。

    “以吾神之血,召吾神之脉,万物生无极,开!”

    弥浅凝眉,用神力将那滴金色的血使劲朝界门处一推。

    随着咒语落下,不多时,血就浸入了界门处,界门霎时闪烁着耀眼的金光。

    跟在后面的一众星河族人几乎是下意识地闭住了眼,只有弥浅,烨皇和夙柔三人淡定如初。

    可能也就只过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吧,待到众人回过神来,已经立于了星河神巅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